手机上阅读

第163章 会不会讨厌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堇城要帮那老头子翻案,这是若虞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

    她知晓赵堇城与老头子有点交情,但不过那只是战场上的杯水之交罢了。

    据若虞所知,赵堇城与老头子的缘分不过不是也征时同饮了一杯壮胆酒,毕竟当时他们俩上战场是一人以东,一人以西。

    除此之外怎么也没有交集的人……

    瞧了一眼赵堇城,若虞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王爷,妾身问您一件事儿呗。”

    问他事儿都还要这试探性的说一句,这女人是想怎的?

    眉梢微动,赵堇城细细的打量了若虞好一会儿,随之便问:“说吧,你想问我什么?”

    提着裙子往旁边挪了挪,若虞道:“您好好的,怎么会想到为定远侯翻案呢?要知道,那案子可是皇上亲自给定下来的,您若是贸然去将此案翻了,那皇上又当如何看您?”

    老皇帝本来就对赵堇城多疑了,这个时候他还跑到老虎身边去提醒他盖过的疤,那不就是等于茅坑里点灯,找死么!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当场便笑了:“你当真觉得,老皇帝会让自己那几个儿子安生?”

    若虞闻声愕然。

    讲真的,赵堇城这话,她是当真没有理解到的,老皇帝虽爱自己那高高的位置,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快进入皇陵棺中的人了,即便是再舍不得自己的高位,那也是得让出来的。

    他若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好,那他又在想什么?

    瞧着若虞那茫然的样子,赵堇城当下便轻笑道:“你也太不了解老皇帝了,你也知晓,他是多么的看不惯我,但我依旧安然无恙的过到现在,你觉得,仅仅只是因为我立的功多?”

    难道不是?

    赵堇城这种有心机的人,知晓老皇帝是对他有异心的,他做事情,定然也是那种滴水不露的那种!

    就这种情况,老皇帝就算是想寻他的麻烦,也是比较困难的吧?

    心头是这样想的,但是若虞并没有说出来。

    而这事儿即便是若虞不说,赵堇城这种成精的妖一瞧她的眼神,便就知晓了她在想啥。

    伸手抚过若虞耳边的鬓发,赵堇城也难得温柔的解释道:“皇上这个人矛盾得很,我今有此成就,也有一部分是他故意给的机会。”

    拿过一旁的燕窝,赵堇城轻轻的舀了一勺,吹了吹,温柔的喂着若虞,若虞瞧着赵堇城想着赵堇城所说的那话,并未反应过来赵堇城此举,直接张嘴接了赵堇城喂过来的燕窝。

    瞧着这女人难得如此乖张,赵堇城心情也好了些,他继而道:“从侧得到消息,定远侯那件事情是有内幕的,而那件事,皇上好似是知晓有人牵扯其中,而此刻那人正悄然对他下手,皇上自也有除他之意,只是他深在宫中,手下的人也被那人给控制一大半,彼时他正愁没有一把利刀救他于水火呢,若是我甘愿当救出他的那把利刀,你觉得,他会不喜?”

    若虞听到这话,当下心头“咯”地一声,原来,那老头子的事情,当真是有隐情的。

    可是……那事儿是老皇帝知晓的?

    那为什么,为什么老皇帝知晓实情,却还是定了那老头子的罪?

    本来想到这里若虞还是挺气愤的,气愤老头子傻,被人当了刀子使,最后还被匠人磨平。

    但继而又想了一下赵堇城的遭遇,似乎那老头子的事情,也没有好般的奇怪了。

    但有一点倒也是神奇得很,既然老皇帝那般爱残害忠良,为何那些人都没有反他呢?难不成他的表面功夫做得太好,所以没有什么人看得出来?

    对于此,这是若虞目前想到最好的解释。

    赵堇城瞧着若虞老实,便认认真真的将燕窝给若虞喂完,瞧着若虞那脸色似乎也还是不太好看,便开口道了一句:“府中的事情你还是莫要管太多了,那些杂事儿就将由下面的人去做吧,你自己且安生养好身子便行,等到再过两个月,我们便去外面游玩,好生的过过潇洒日子!”

    游戏?

    瞪大眼睛一脸防备的看着赵堇城,这次他所谓的游戏还是去山寺庙里去寻太妃?

    那可不成啊!再过俩月,他赵堇城的事情可能是处理好了,但是她的事儿呢?她的事儿可还没有呢!

    瞧着若虞那满脸戒备的模样,赵堇城当下便翻了个白眼儿。

    “你想得可真多!”

    若虞听到这话的时候,嘴角抽了抽:“您知晓妾身在想什么?”

    点了点头,赵堇城道:“自然,与你讲一件事,你且莫要激动。”

    “嗯?”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若虞问:“您想说什么?”

    目光移至她微凸的小腹,赵堇城抿了抿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我暂时不想让外界知晓。”

    意思就是……让她偷偷的生呗?

    很平静的点了点头,若虞道:“可以啊,若是爷需要妾身做什么,您大可以吩咐,妾身照做便是!”

    这语气平淡得,就跟是东街卖小菜的阿婆要卖小白菜似的,他可是不想让人知晓她要生他孩子哎,这女人怎么就那般淡定?

    再怎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落地,不论是公子还是小姐,那可都是王府里头的宝贝,她做为其生母,自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这女人……当真是不在乎?

    赵堇城是不信的,所以瞧着若虞的目光都变了些。

    若虞被赵堇城这般瞧着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当下便有些哭笑不得,瞧着赵堇城,若虞道:“妾身讲的是真的,您这不信任的表情,是怎么个意思?”

    赵堇城闻声,当下也毫不掩饰地道:“你能这般平淡的放弃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我着实意外得紧!”

    知晓赵堇城的意思,若虞耐心道:“妾身明白您所想,但是妾身想要告诉您的是,妾身信您。您这样做着实是为了妾身与孩子考虑,妾身都是明白的。”

    赵堇城着实是这样。

    要知道,怀晋王府一般不出喜事,一出便连着来,再加上身份上太过抢眼,很多事情,想低调一些都不成。

    如今朝中局势混乱,原本以为嫡夺之战只有太子与端王展下两虎相争,可谁知道就在两虎斗得头破血流毫无力气的时候,又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名同狮子平王赵钰。

    狮虎之争,虎尚且能胜,可若是一只残虎与猛狮呢?

    也正是因为局势混乱,赵堇城是处于那种高处不胜寒的人,盯着他的人自然也不少,但若是让那些人知晓了王府即将迎来第一个孩子呢?

    那可保不准有人会借此机会以孩子来挟持赵堇城呢!

    赵堇城本来是以为自己还要多费一些口舌与若虞解释来着,结果这女人倒也是聪明,一下子便想到了他心中的顾虑,能够允许他那般做,也是让他意外得紧。

    正想开口再为自己说几句呢,结果面前的女人却抢他一步道:“爷想为定远侯翻案,可想好了这事儿是从何开始?”

    赵堇城被若虞这个问题给问怔了一会儿,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若虞会问他这么一个问题的。

    既然她要问,他也无心瞒,自是老实的答道:“前些日子便派人着手了,皇上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他心头自然也是想快些寻个陪同他的,所以,现在我需要做的,便就是寻一些当时案子最有力的证人罢了,只不过……侯府里头原本的人,也都未能幸免当时的惨案,而能寻到的府上丫鬟也就只有八皇妃,至于定远侯原手下的副将胡守山……”

    说到这里,赵堇城忍不住拧起了眉头。

    若虞听出了赵堇城的无奈。

    胡守山着实是一个人精,先前她也几次去寻过他,但他基本上都是没有见她的,即便是见过,那也是若虞费了很大的心思去与其“巧遇”的。但是,当事人都很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巧遇”!

    瞧了赵堇城一眼,若虞问:“王爷,您觉得,胡将军那个人,靠谱吗?”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一声问,当下便拧起了眉头摇头:“可莫要瞧着他表相一脸正气的,实则是夹着大尾巴的儿狼,你可知,当初定远侯的事儿,他在背后可没有少捅刀子!”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呢,结果便又听到了赵堇城这么一句话,当下若虞便惊了:“您说什么?”

    赵堇城微微拧了拧眉头,当下便道:“虽没有直接证据,也真相及可信度,至少八成。”

    都八成了还用得着可能呢?

    但是……若是他当真是参与了其中,那么,她的身份……

    “王爷。”瞧了赵堇城一眼,若虞道:“若是……若是妾身有事情瞒您,您可否会讨厌妾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怀着孩子太过于没有安全感的原因,她突然间很害怕赵堇城会因为她骗他而不再理会她。

    赵堇城也是没有想到若虞会这样问他的,当下便是一愣,不过也只是片刻。

    片刻过后,赵堇城直接回答若虞:“会,所以,你最好不要瞒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