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0章 给您介绍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禾青闻声,当下便是一愣,但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拱手先是对着赵堇城个了揖,周禾青道:“在下瞧着那位夫人甚像在下故友,故才跟来仔细瞧瞧,还望兄台莫要误会,在下并非什么登徒子。”

    赵堇城闻声,当下只是挑了挑眉,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便道了一句:“有些话我想问问你,不知可否移步对面茶楼一叙?”

    周禾青闻声,当下便拧了拧眉,刚想摇头拒绝,他这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呢,那人就像是知晓他要说些什么似的,当下便抢于他前道了一句:“瞧着这位公子的样子,似乎很想知晓内子的事,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咱们便来讨论讨论!”

    讨……论?

    周禾青一愣,他活了二十年,还第一次听闻,丈夫与不识得的外男一同讨论自己妻子的!

    而正恰,周禾青就是想知晓关于那位夫人的事情,毕竟……她与她真的是太像了!

    想了想,周禾青觉得尚可,便点头应了下来。

    赵堇城瞧了周禾青一眼,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周禾青会意的点了点头。

    赵堇城与周禾青一道去了对面的茶楼,让店小二安排了一个房间,并上了壶上等的茶叶,赵堇城挥手让店小二退了出去。

    赵堇城心头有疑,因为,他并不知晓自己对面坐着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晓,他对若虞到底有没有什么危害。

    所以,即便是赵堇城要问他些什么事,也得从侧面去问。

    再者,如今定远侯的事情已经明了了,就算别人知晓了若虞的真实身份,其实对若虞来讲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但是吧……他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心头这样想着,赵堇城便又看了一眼周禾青:“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周禾青闻声,拱手道:“在下姓周,字砚山,名禾青。不知兄台又如何称呼?”

    赵堇城闻声,幽深的眸子微微一动,这个名字……好似在哪里听过?

    转而一想,便又想起,他曾经在华桒那处听到过。先前华桒在定远侯府里,关于侯府的事情,基本都与他闲来唠了唠,再后来因为知晓了若虞的身份,他也还是去寻华桒了解了一下若虞先前周围的人。

    而正恰,在她没有回侯府之前,她的身边就正好有这么一号人物。

    而赵堇城也从华桒那处听闻过,这个人对若虞也一直是极好的。

    就从方才他看若虞的眼神,赵堇城便发现了些什么,若是说这人对若虞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过,打死他,他都不信!

    看破,却不说破,一惯是赵堇城的作风。

    “在下姓赵,名堇城。”

    直白的回答了周禾青,赵堇城当真是半点儿都没有带掩饰的!

    周禾青刚想说一句“赵兄好”啊什么的,结果话刚到喉咙里,他便反应了过来,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看了赵堇城好一会儿,周禾青反应过来便起身要给赵堇城行礼。

    料想到了周禾青的下一步,赵堇城直接先他一步,伸手将人按住,微微摇了摇头,赵堇城笑得柔和:“出门在外,还是莫要声张的好。”

    知晓赵堇城的意思,周禾青也能明白。

    瞧着周禾青不说话了,赵堇城看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随后便问了一句:“你可识得内子?”

    定远侯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而若那人当真是芷榆的话,那么,王爷也不可能不知晓她之身份,再加上方才他瞧见了,王爷待芷榆也当真是极好的,他瞧着她的时候,眼睛里头的温柔可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

    如此,周禾青即便是承认他认识芷榆,好似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周禾青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三年未见的人,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别人的王妃。而且……怀晋王与怀晋王妃的事情,先前可是一直都闹得沸沸洋洋的。

    讲真的,他作为一个外观者来讲,怀晋王妃这人着实是思想有问题,好好的抢什么小姐的未婚夫。

    但那人若是芷榆……周禾青摇了摇头,这里头定是有什么隐情,因为,他了解她,她断做不出那种抢人未婚夫的事情,更何况,这丞相家的千金长上也是芷榆的表姐,那便更不可能了!

    思考了一番,周禾青颔首点了点头:“只是瞧见王妃与在下所识得的旧人有些相似,先前在茶楼里碰见了她,但是她却说她并不认识在下,但与在下从小一块儿长大之人,在下又岂会认错?出于好奇之心,在下便冒昧的跟了过来。”

    赵堇城闻声,动了动眉梢。

    当下事情便也全都明白了。

    微微一笑,赵堇城便道:“不知我可否请周公子帮个忙?”

    做为一朝王爷,在他这个庶民面前,都没有自称“本王”,周禾青觉得,这个王爷也太过于近人了些,心头对其好感立马就翻了个倍。

    既然人家有事需要他帮,周禾青觉得,只要不是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他都是可以应下来的。

    当下便点了点头,周禾青道:“只要在下能做得到的,在下愿意相帮。”

    点了点头,赵堇城便向周禾青解释了一番。

    他也告诉了他,因为害怕若虞的反应过大伤了胎气,便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她,包括定远侯的事情也是一样。

    到现在,若虞还以为定远侯的事情没有解决,需要等着她去为定远侯昭雪。

    周禾青是与若虞一块儿长大的,自然是了解若虞的脾性,想了一下,也着实觉得赵堇城这想法是为若虞考虑的,当下便应了下来。

    周禾青这里的事情问完了,赵堇城当下便道:“此番去南方,你若是回渝洲,便天好有一段路咱们是能够同行的,若是你不嫌弃的话……”

    话未说完,周禾青当下便明白了赵堇城的意思,连忙道:“王爷哪儿的话,若是能与王爷同行,自是好的!”

    点了点头,赵堇城便道:“方才若虞似是见了你有些心不安……”

    关于这一点,赵堇城还是有些担心的。

    若虞心思如何,赵堇城是知晓的,别瞧她整日对着他笑嘻嘻的,她的心思可真的是绕了十八个弯子来。

    这周禾青一出现,若虞那惊得小脸苍白的样子,别说,赵堇城瞧着还有些心疼。

    周禾青明白赵堇城的意思,当下便颔首点了点头:“在下明白王爷的意思,您放心,不利于芷……王妃之事,在下定然不会做。”

    瞧着周禾青这般明白,赵堇城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之后两人再聊了一会儿,周禾青便先告了辞。

    疾风正恰收拾好东西,来寻自家主子,一上楼便碰着了周禾青。

    莫名其妙的看了周禾青一眼,疾风走到了赵堇城的跟前。

    “主子,您不是说要傍晚些才走吗?为何咱们得提前走了?”

    赵堇城听到疾风这话并没有回应他些什么,反倒是起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窗边,瞧了一眼刚从茶楼出去的周禾青,赵堇城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因为……遇到了一些意外啊!”

    不太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疾风也跟着自家主子看了窗外一眼,可是他瞧见的都是人来人往的百姓,其余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刚想开口问自家主子是什么意思呢,结果便听到自家主子道:“你且先带着暗香去南方吧!”

    刚想点头,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家主子说的话,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为何要让奴才先带着暗香去南方?那您是王妃呢?”

    微微抿唇,赵堇城道:“本来先前行路的计划现如今已打乱,你且先去,顺便知会山上的人一声,就说我要通路去南方,况且,你先去了南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更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先去联系一下浣溪。

    浣溪是华桒派去的人,赵堇城知道,而他猜想,华桒也应当还没有来得及与浣溪沟通,若是让若虞知晓些什么,他并不知晓她会做出些什么来。

    而且,他瞒了她那般久,若是是因此而记恨他……赵堇城并不想这个样子!

    瞧了自家主子一眼,疾风也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当下便应了下来。

    让疾风与暗香先去,主要是因为疾风可以帮他做一些事情,而浣溪是个女人,对付女人,还得女人来,至于为什么赵堇城没有让疾风带疏影去,那是因为,疏影为人要细心一些,照顾若虞的话,赵堇城更放心一些……

    这些事情,赵堇城自然是不会与疾风说的。

    等着将所有事情与疾风交代清楚后,赵堇城便带着疾风出了茶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