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 渝洲好不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彼时赵堇城的这个声音温柔得不像话,讲真,若虞并没有瞧见过这样的赵堇城。

    在若虞的心里,赵堇城这个人一直都是那种威武霸气的人,毕竟是上战场的人,若是没有点霸气,怎么镇得住手底下的人,更何况军中的那些有点儿地位的人,都没他年轻……

    思想拉得有点儿远了,赵堇城这般,弄得若虞不太想吃都不得不吃了。

    微微拧了拧眉,她还是将赵堇城的那一勺吃了下去。

    瞧着若虞吃了一口,赵堇城眼里瞬间闪过一道不知名的光,继续喂若虞一勺。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不知觉中,若虞便将一整碗都吃了下去。

    瞧着若虞将东西吃下去,赵堇城感觉心头也松了不少。

    让暗香将东西收了下去,便守着若虞睡觉。

    若虞是近身子着实没有先前那般灵活了。

    她的妊娠反应倒也并不是很大,偶尔还能感受到小家伙调皮的踢着她的肚皮。

    虽然被小家伙踢着并不是很好受,但是若虞却很喜欢这个感情,至少,她能真正的感觉到小家伙的存在!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的脚倒也没有先前那般肿了,看样子也是赵堇城的手法好。

    只是肚子大了,就没那般方便。

    既然赵堇城说,让她好生休息,他去将其他的事情安排好,若虞自然是不会去操心的。

    吃饱之后便开始睡,又许是太累,很快她便睡着了。

    赵堇城在若虞睡着之后,便让疏影守着若虞,自己便去修书一封差人给疾风送去。

    等到给疾风的书信送去之后,便又重新修了一封……

    等到两封信都送出去之后,暗卫便又给赵堇城送来了京城的两封信。

    赵堇城拧眉看了一眼手中的那两封信,他当下并没有直接打开,眼中的神色也极为复杂。

    讲真的,现在京城来的信,不论是好是坏,赵堇城都不愿意收到。

    但为了大局着想,赵堇城还是让暗卫下去,拆了其中一封。

    这一封信是京城的人传来朝中的消息。

    定远侯的事情已经落实了,老皇帝逼于无赖,便恢复了定远侯的爵位,并加封了镇国侯。

    而至于平王,迫于百官的请求之下,老皇帝不得不下令判其死刑。

    而最后,老皇帝再次因气急攻心,被气倒了,朝中局势便上太子与端王两人一同掌管。

    这消息传来,赵堇城觉得,跟没传一个样。

    本来最开始就只有太子与端王两个人在争,但是最后平白无故又冒出来了一个平王,这个平王做事儿的吧,偏生就有些沉不住气,被他抓住了把柄,而在这个时候,将平王给处置了,那么,太子与端王两个人自然还会如同往常一般的去争。

    讲真,平王能从小谋划至此,着实是一个心思深沉之人。

    但是,这人若是在后头再沉稳一点,没那般容易让赵堇城抓住把柄,或者说……他直接不予以理睬手下的那些个人,或许,平王会是最后的赢家。

    但是,偏生不巧的是,他就是在最后一刻没有沉住气!

    至于太子与端王之争……

    赵堇城微微拧了拧眉头,心头已经想到了不好的打算。

    瞧了那封信良久,赵堇城也未动,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才将那封信给烧毁。

    最后便将后面的信给拆开了。

    而这封信,是老太妃差人送来的。

    平日里,老太妃便不爱与赵堇城有书信来往,赵堇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太妃常年在府外,不曾归府,先前赵堇城也一直在沙场上,两母子感情可以说并不是很深厚。

    赵堇城曾也差人给老太妃送过很多的家书,可是不知为何,老太妃就是不回他。

    赵堇城曾经也问过老太妃,但是老太妃却只是简单粗暴的来了一句:“书面之情哪能表达心中之意!”

    赵堇城:“……”

    没有语言反驳自家母妃这话,赵堇城无奈,虽然老太妃不回他,赵堇城还是会时不时给老太妃写信。

    而老太妃寄来的这个,似乎是赵堇城从小到大,第一次收到自家母妃的亲笔执信。

    情绪复杂的拆开老太妃的信件,赵堇城的下颚一直紧崩着。

    等将老太妃的信看完之后,赵堇城瞳孔微缩,连忙将那封信给烧掉,随后便又立马修了一封书信,派人寄去了京城!

    这几日若虞他们虽在在渝洲落的脚,但是,因为害怕麻烦,若虞并没有去周府打扰周禾青。

    说明白一点,是赵堇城不想让若虞与周禾青多呆。

    若虞也知晓赵堇城的意思,但是好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因为,有些时候知道得太多,表现得太明显,是会有麻烦的!

    所以这回若虞也特别的聪明,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再加上,她自己也害怕,赵堇城与周禾青呆在一起太久,一不小心说了些不应当说的……

    这几日若虞都在客栈里养得好好的,赵堇城平日无事的时候,便也会扶着若虞在院子里走走。

    本来有些时候若虞想上街去走走的,但是赵堇城却说,街上的行人太多,稍许不注意若是冲撞到了她,便不太好了。

    渝洲也是一个比较热门的地方,若虞明白,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不疑有他,若虞便再也未提过要出去走动的事了。

    赵堇城这个人也着实是将事情吩咐出去让人做的。

    平日里也没有啥特别的,就是除了闲,便是闲。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若虞总是感觉,自己似乎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与赵堇城黏人在一起的,因为,每回她醒来的时候,赵堇城都会在自己的身边,寸步不离的那种!

    就这样过了几日,赵堇城与若虞说,事情都安排好了,便让若虞准备一下次日开始上路。

    因着要走水路,路程会比山要近一些,但是水上的行程自然得慢一些,但也算是平稳。

    让若虞意外的是,赵堇城竟然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弄到了一艘很大的船。

    这让若虞吃惊不已。

    本来是想问问这位爷是怎么做到的,结果这位爷却直接道了一句:“为夫与这里的一位员外颇有交情!”

    若虞:“……”

    后来,若虞才知晓,是这位爷在机缘巧合之下救过那员外的性命。

    商人么,拉货什么的也是常情,所以,有这么一艘大船一点儿也不奇怪。

    只是让若虞奇怪的是,那位员外居然会愿意将这船借给赵堇城。

    怎么说呢,商人拉货是需要有船的,而像这么大的一艘船,直接让赵堇城借走了,那么,那位员外就算要寻人重新造一艘,也是需要时间的。

    这个问题当然也不是若虞该操心的事情,未多说,便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次日乖乖的跟着赵堇城上了船。

    “你觉得渝洲的风景如何?”上了船,若虞站在船上,瞧着岸边的风景,正瞧着,身边的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被这话吓得一愣,若虞转头便瞧见了赵堇城拧着眉头跟着她看了一眼岸边。

    虽如此,但是手里却还是拿着一件披风,不动声色的替若虞披上。

    没有想到赵堇城会问她这么一个问题,若虞当下便愣了一下,随后便微微勾唇一笑:“妾身觉得,这里的风景甚好。”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之后便一直沉默。

    赵堇城的这个沉默拉长得有些久,久到若虞都快以为他不打算回答她了,正想开口打破这片宁静,然而旁边的这人突然问了她一句:“你说,咱们以后直接在这里定居如何?”

    正想点头,结果这头还没有点下去呢,若虞便反应了过来,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堇城。

    他说什么?他想在这里定居?

    有些不敢相信,若虞当下便问了一句:“王爷,您……是认真的?”

    转过头看了若虞一眼,赵堇城问:“你觉得为夫像是在开玩笑?”

    那认真的脸,若虞怎么瞧,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不太明白赵堇城的想法,若虞当下便问:“您现在是在考虑着什么吗?”

    被若虞这话问得一愣,赵堇城随后低了眉:“没有。”

    这个回答太快,快得有些不太真识,若虞当下便笑了:“您既然没有考虑着什么,那为何会想在这里定居?”

    没打算承认,赵堇城当下便又道了一句:“为夫只是在问你有没有这个打算。”

    “那王爷您的意思是,妾身应当在此定居?”

    赵堇城:“……”

    有了身子的女人都这般无理取闹的么?

    拧了眉头,赵堇城并不打算与若虞再说些废话。

    瞧着赵堇城沉默,若虞继续将目光投至远处的风景,若虞笑道:“这里的风景虽好,但却并不是真正的属于咱们,爷,妾身不知晓您心中有什么难,亦不知晓您在想些什么,但是,妾身想要告诉您的是,即便是您喜欢外地的风景,也永远比不上自己从小生长的热土。”

    转过头看着赵堇城,若虞温柔的桃花眼微微一弯,眸中带着些深邃,她道:“即便再喜欢,时常过来瞧瞧便好,定居的话,还是选择自己生长的地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