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1章 怀晋王在南方一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华桒这个人矛盾得很,所以,弄得若虞也别扭得很。

    你说……他不想与她沾上除师徒外别的关系吧,那她当时离开他后,他就直接不用管她了便是,做什么还在她走后,默默的在背后为她付出那般多?又得不到她一丁点儿的好。

    但若虞这个人也是别扭啊,别人欠她的,她要讨回来,可是她欠别人的,别人即便是觉得她还不还都无所谓,但她也想还清。

    赵堇城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便问了若虞一句:“如娘子这话,那为夫为你做的,你可也打算还?”

    被赵堇城这突然冒出来的话问得一愣一愣的,若虞当下便拧了眉:“您也说了,您是妾身夫君,那便是与妾身是一家人,如此,一家人哪还有还恩情的道理?相反,您还是帮着妾身去还师父的恩情呢!”

    若虞说着,还有点儿小委屈,还别说,赵堇城听到这话却十分的开心。

    因为,她说了,他们是一家人。

    伸手温柔的摸了摸若虞的脑袋,赵堇城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那孩子的名字,便由华兄取吧,若是他不嫌弃,收了咱们儿子做干儿子,为夫也不会气咱们儿子叫他一声爹!”

    嘴角微微一抽,若虞看了一眼赵堇城:“有人曾与妾身说过,一日为夫,终身为父,您说,妾身儿子唤师父一声‘干爹’……这……合适吗?”

    一记白眼优雅的翻过,赵堇城道:“江湖上还有一种说法,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的时候还以身相许呢!咋地,按这说法,华兄还得嫁与我?”

    “噗哧”一声,若虞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赵堇城正经的时候跟块木头似的,逗起来的时候简直就……

    想了想方才他说的话,若虞歪了歪脑袋:“您方才说,您救过师父?”

    眉梢微动,赵堇城点头:“嗯,那应当是五年前了吧,也就是那回,为夫才与他相识的。”

    有点无法想法华桒还要赵堇城搭救。

    怎么说呢,在若虞的心里,华桒一直都是那种特别厉害的人物,他想做什么做什么,就连曾经赵岷想拉拢他,他都能直接将人关在门外三天都不带理的那种!

    想来华桒也是挺吝啬的,当时她记得,那人连口水都没有给赵岷喝!

    不过当时因着她的身份不便见太过朝中人,更何况还是先帝的儿子,所以,华桒也没有让若虞见过赵岷,但这事儿,她还是知晓的。

    赵堇城将多余的东西挪开,伸手将小床上的小奶团子给抱了起来,瞧着若虞那特别想抱的样子,他叹息了一声,还是将奶团子放在了若虞手上。

    说起来,这也是若虞第一次认真抱这奶团子呢,瞧着他睡着的样子,简直跟身边的那人一模一样。

    赵堇城瞧了一眼若虞,然后在床榻旁边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奶团子嫩嫩的脸蛋,他道:“其实你也莫要想太多,华兄是你师父,我亦是华兄之友,这是你的儿子,亦是为夫的儿子,以我与华兄情谊让我儿子认他做个干爹,倒也没有什么的。”

    赵堇城说这话也是认真的,若虞听着,也微微的点了点头。

    其实……要让孩子认师父做干爹也未尝不可,只是……不知晓那个人会不会答应……

    抱了一会儿小奶团子,若虞便有些累了,自己都不知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反正若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之后几日,赵堇城都陪在若虞的身边,一直照顾着若虞的所有。

    明显的将暗香疏影的活儿给抢了。

    暗香疏影两人最近也闲得紧。

    赵堇城一陪着若虞,疾风也没事儿干,正好暗香也没事儿,然后两人闲着也是闲着,便常常约在一起去逛集市。

    暗香也是个率真的丫头,每次去集市逛了一圈儿,都会顺便带一些小玩意儿回来给小奶团子。

    因着华桒没有来府上,小奶团子的名字便也未取,故而若虞便为小奶团子取了一个乳名,叫永儿。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永、长,为长久永久长远,若虞是希望,他们一家人能永远像现在这样。

    赵堇城对于这个乳名也甚是满意,甚至说,若是将这名字取成大名,也尚可行。

    永儿的出生,倒也给若虞的生活丰富了许多乐趣。闲暇之时,若虞便让疏影寻了一些针线,学着为永儿缝制衣裳。

    赵堇城心头就有些不爽了,因为若虞给永儿缝,没有给他缝,虽然嘴上说着生气,但是若虞想做,他还是没有让拦着,若虞在给永儿做衣裳的时候,他便拿了一本书在窗边的软榻上躺着看书。

    时不时会盯一眼认真做衣裳的若虞,再时不时的起来逗一下永儿。

    小日子过得倒也是红红火火。

    南方的天气好极了,温柔的江水被太阳照得美丽极了。

    但是,同一片蓝天下的京城,似乎过得就没有那般好了。

    赵岷登基,虽然是被群臣拥上皇位的,但是,到底还是将赵然一党得罪得死死的。

    太后因着赵然的死而接受不了,气急攻心之下便倒了,倒了之后,也不知怎么的双目失了明。

    宫里头传消息说是太后因痛失爱子整日以泪洗面,便哭瞎了双眼,当然,原话传得是文雅了一些,说白了就是哭瞎的。

    不知情的人自然会信这些,但是心头有所猜疑的人还是知晓,这件事情并没有那般简单。

    算算日子,赵岷上位也差不多一个月了,但是后位却迟迟未立,而作为原配妻子的安玉容却也只得了一个贵妃之位。

    后宫无主,赵岷登基后为稳住群臣,后宫便又多纳了一批妃子。

    没错,是一批,不是几位……

    安玉容自然是不高兴的,但是,她也知晓,在赵岷这个位置上着实不容易,加之赵岷的洗脑,心头虽然不高兴得紧,但也没有发作。

    关于后位,赵岷着实是有别的人选,但是丞相那里,他也暂时不敢得罪,所以,便一直各种法子去稳住丞相与安玉容。

    安玉容虽然还不是皇后,但是,凤印和主掌后宫的权利都在她手上捏着,而她过着的日子也跟皇后的身份无异,只是差个名分罢了。

    赵岷每天也忙得要死,除了要安抚丞相与安玉容之外,还有朝中的大臣,不论是早朝,还是朝后,赵岷都忙得很。

    处理了朝中事务又要安慰女人,安慰完之后还得批发奏折……

    反正赵岷是挺可怜的。

    有时候赵岷自己都在想,他到底是要到这高位做什么?让自己更忙?

    这日,赵岷收到消息,说是赵然旧党手下的李惟逃至临南一带,在临南建了一座城,自命临南城主。

    一瞧到这个消息,赵岷直接将那份奏折给扔了。

    这老头子过得好啊!

    当初这老头子狡猾得很,跟个泥湫似的,他怎么抓都抓不住。

    结果这才多长时间啊,他因着各种事情没空管他,他到好,小日子过得比他还逍遥,跑到临南当城主去了!

    还当真是占山为王,小日子过得火得不要不要的啊?

    听到动静的大公公连忙跑进去跪了下来。

    “皇上,您莫要动气,要保重龙体啊!”

    赵岷哪会听啊,当下便叫人宣了丞相进宫。

    丞相本来都快要入睡了,冷不低的就收到了宫里头的传旨,老眉一横,当下便怒道:“还当真是将自己当九五至尊了?老夫鞠躬尽瘁的为他做了那般多,他不给容儿后位也就罢了,还不分昼夜的让老夫为他收拾烂摊子?!”

    旁边的管家听到,一边擦着自己的冷汗,一边道:“老爷,您莫要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您再换个角度想,若是不去帮陛下,那日后小姐……哦不,贵妃娘娘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安易山听着,就吹着胡子瞪着眼,不再多说了。

    这个道理他也是懂的,但心头就是不爽得紧,新帝太狡猾了,那个人,脑子里随时装着埋别人的坑,虽然一直为他做着事,但是,安易山在某些方面,还是防着新帝的。

    等眼瞪够了,官服也穿好了,安易山还是叹息了一声儿,然后直接出府上了马车进宫去。

    赵岷已经在长极殿发了半个时辰脾气了,周围的宫人都不敢上前去。因为……此前皇上已经砍了两个宫人泄愤了!

    丞相来的时候,赵岷正恰又扔了一个花瓶。

    好家伙,那花瓶是直接朝安丞相脑袋给砸去的,也好在安易山反应够快,侧头一躲躲了过去。

    拧着眉头对着赵岷行了个礼,唤了一声“陛下。”

    赵岷回过神来,知晓自己差点儿砸着安易山,当下便连忙道歉:“您不必如此多礼,今日朕叫你来是为了……”

    将李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安易山,安易山一听,当下便拧了眉头。

    并没有立马回答赵岷,反倒是沉默了许久。

    过了好一会儿,安易山眉梢微动,抬头便问了赵岷一句:“老臣听闻……怀晋王在南方,那里离临南可没有多远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婢女也秀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