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章 速去皇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疏影扶着自家主子进了丞相的书房,瞧着丞相大人的这个反应应当是不知道主子会来的。

    但是丞相大人也奇怪得很,非但没有派人将主子赶出去,反倒是让他周围的人都退了出去。

    就现在这情况,丞相大人不应当是想着法子与主子撇开关系的么?毕竟……主子做了那般多,他应当不可能不知晓主子是想救王爷的!

    在安易山屏退了四周之后,便将目光移至了没有动的疏影身上,一瞧见安易山的目光,若虞便也知晓了她这个舅舅心头所想,当下便笑道:“舅舅莫慌,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你与榆儿相谈之事,这小丫头还是听得的。”

    意思是,这是自己人!

    安易山则是不这么认为:“你可知,你今日来府上与我相谈的事,皇上知晓内容后定会治你之罪!”

    “舅舅的意思是……要通报给皇上?”一点儿也没有慌,若虞看着安易山,要多平静有多平静。

    瞧着她如此,安易山心头倒是有些不爽了。

    拧了拧眉头,虽心头不满,但也没有说什么。

    瞧了一眼旁边的空位,若虞道:“今日来此也不为别的,只是想知会舅舅一声,若您有空,便多去宫里看看贵妃娘娘吧!”

    “容儿?”经得若虞这般一提,安易山原本拧着的眉头又拧得更深了一些。

    讲真的,最近他一直忙着朝廷的事情,与新帝周旋着,着实是没有时间去关心容儿。

    瞧着自家舅舅那脸上的表情,若虞突然明白了一些,当下便冷笑了一声:“您心倒也是挺大,自榆儿眼中瞧着的舅舅,一向都是似女如命的人,如今这是怎么了?为了您所谓的朝廷,连自己女儿都不管不顾了?”

    这话说得倒是有些过分了,但是有些人么,就是得将话说得过分一些,他才听得进去。

    今日来此若虞其实也只是做做样子来的,为的就是给新帝看。

    但是你来就来吧,来了欺瞒到外面人的眼睛了,自己来却没有什么话说,那不就尴尬得很了?

    今日来与丞相说这么一件事情,其实也并非是若虞真的关心安玉容,她可不是那种所谓的菩萨心肠,感化人的那种!相反,她是属于那种有仇必报的人!

    人么,活着就得自在一些,做什么一生都为别人想?而且,你一生为别人想,别人也不一定会领情,就比如说老头子……

    他一生为国,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先帝的信任,还是百姓的爱戴?

    在当初老头子的事情一出来的时候,有几个人是愿意相信他的?

    而相信他的人,又为他做了些什么?而为他做的,又有几人有了好下场?

    咱们这位丞相大人就聪明了,当下便冷笑一声,反问了若虞一句:“这不会是你为了某些目的,才说出来的吧?”

    到底是只老狐狸,若虞在他面前着实是嫩了些,可是……即便是再嫩,那也是有些东西的。

    当下便应了他一句:“舅舅聪明如常,榆儿着实愚昧了一些,不过……今日来与舅舅讲,玉容她如今在宫中并不开心此事是真的,至于舅舅您信否,那便是舅舅您自己的事儿了。”

    反正他也知晓她今日来此的目的不纯,如此,若虞又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与他直说不更好?

    而若虞的坦白倒是令安易山意外,怎么说呢,他觉得,没有人会那般直白的将自己不单纯的目的随便说出来给别人听。

    他虽然不知道若虞是怎么想的,但就以他的观点来看,这不符合常理。

    一般来讲,如此坦白,必定有诈!

    安易山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介凡人,怎么说呢,是个人,有些第一反应也是瞒不了的。

    而若虞自小生活的地方,可就不是那般简单的环境,她看遍了各类人,瞧着安易山的眼神,多少,她也明白了一些。

    起身给安易山行了个礼,若虞道:“今日来此,如舅舅所想一般,榆儿有自己的目的,但是关于玉容之事儿,榆儿也未说什么,只是提了提玉容近来的心情不佳,至于您信与否,那当是您自己斟酌,既然舅舅不欢迎榆儿在此,那榆儿便先行告辞,您若有需,可随时来王府寻榆儿。”

    说罢,也未多说些什么,便直接让疏影扶着离开了这里。

    安易山则是盯着若虞那离去的背景许久未眨眼,直到她的背景消失,安易山才收回了目的,原来难看的老脸更加的难看了,沉默了许久后,便拿起旁边的披风,往自己身上一裹,悄悄的从丞相府后门出了。

    入秋的京城是有些凉的,微风一卷,亦是凉了若虞半边脖颈。

    等到出了丞相府,上了马车后,坐于旁边的疏影忍不住问了:“您专程来丞相府,怎么连一柱香的时间也未呆住,便离开了呢?”

    听着疏影这话,若虞只是笑了笑,过了好一会儿,才答了一句:“有些地方,呆久了可并不好啊,譬如皇宫,譬如……丞相府!”

    这话说得有些深了,疏影是听不懂的,但是,她也未往下面问。

    马车辘轳转动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伴着这车辘轳声,若虞一手掀起了马车窗帘往外头瞧,一边问了疏影一句:“疏影呐,你可是真心为王爷做事的?”

    突然间主子问了这么一句,疏影心头一跳,连忙看了一眼坐于自己主座上的主子。

    她并没有立马回答若虞的话,反倒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了主子一句:“主子,您此话为何意?”

    放下手上掀起的帘子,若虞弯了弯眸,温柔的桃花眼如同秋水之潭一边,“先前与王爷闹别扭,王爷是派你好生照看着我,并且将我一切行踪动静都告知于他的吧?”

    之前好多事情,若虞都有所察觉,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而这事儿已经过了这般久,若虞本来也不想提的,毕竟赵堇城也全是在关心她,所以她也觉得没必要再讲出来。

    至于为什么现在若虞问起了,那是因为……昨日她无意中瞧见疏影十分可疑的出府了!

    至于她去见了谁,若虞并不知晓,因为当时暗香还在她身边,暗香是个藏不住事儿的,若是她当时发现了,定会直接跑去问疏影,如此一来,疏影就会……

    瞧着自家主子这般,疏影倒也明白了,自己就算是想瞒些什么,也能被这位主子看穿,与其以后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还不如坦白。

    “奴婢是老太妃带在身边的人,虽暗香也如此,但老太妃觉得,奴婢在各方面上的能力比暗香更甚!”

    意思就是,她昨晚去见老太妃了?

    有些讶异,若虞所知晓的老太妃,是从来不插手怀晋王府的事情的,但是却将疏影安排在她的身边……

    这老太妃到底是在想些啥?

    不过话又说回来,从一开始她便知晓她在丞相府里头做一个卑微的小丫鬟,但是……记得她在丞相府时,也不常出门的,即便是出,安玉容为了不让她抢去她的风头,都会让她穿最下等的家仆装出门,怎么也不会打眼的那种!如此,老太妃又是从何处知晓,她会在丞相府的呢?

    毕竟她与赵堇城成亲几个月后,她才见到她的哎!

    疏影是个聪明的丫鬟,瞧着自家主子这般,当下便笑道:“您也不要在意,老太妃也着实是为您好才让奴婢在您身边跟着的,至于是什么原由,奴婢不清楚,但是,曾跟在老太妃身边时,老太妃便交代过奴婢,不论如何,也得让奴婢想着法子护您周全!”

    若虞:“……”

    这话听着,还有那么些许别扭!

    怎么说呢,要知道她才进王府时,赵堇城是恨不得将她杀了分尸来泄愤的,且先不说赵堇城动她跟踩死只蚂蚁一般简单,就说说疏影的身份吧,若是赵堇城当时当真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举动,仅凭疏影,是能够救她的么?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这事情若虞心头清楚,但也没有说出来,毕竟,她觉得,一个人当真是想要骗你,那可是什么话都能够编得出来的。

    她这样问着疏影,疏影若是想要骗她,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与其在这里与疏影说这般多没用的,还不如在之后的日子里,对这丫头多上些心好呢!

    今日选择在这种情况之下问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若是她交代的是事实,也就罢了,若是不是事实,那自是会慌乱的,人啊,只要一慌,便会出乱!

    想到这里,若虞突然间又好似想到了些什么,当下便直接叫了一声“停!”

    外头正驾着马车的车夫一听到里头主子的这一声喊,吓得直接打了个抖,慌忙的将马车停了下来。

    疏影也被自家主子这反应给吓了一跳。

    刚想问些什么呢,便听到自家主子转头看着她:“咱们去皇宫一趟!”

    皇……宫?

    不太明白主子这样是做什么,刚想问呢,结果便听到主子的催促声:“动作得快了,若是晚了,指不定会错过些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婢女也秀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