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4章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虞一进去便瞧着赵岷坐在龙椅上看奏折,似是听到声音,他未等若虞的问安声,便直接开口问了若虞一句:“怀晋王妃此番来此,可是又来与朕说道你先父之事?”

    这话问得也直白得很,若虞听着微微拧了拧眉头,不过片刻,她便又笑道:“皇上想多了,臣妇也不可能逮着这事儿说一辈子啊!”

    听到若虞这话,赵岷这才抬了头,细细的打量着若虞,似要将她看穿一般,过了好一会儿,他便饶有兴趣似的问了她一声:“哦?那你今日来宫,又所谓何事?”

    不是提她先父的事情,便是说赵堇城的事情,赵岷这只老狐狸明明是猜到了,但他就是不说,就要等若虞先开口。

    知晓赵岷是这样的心理,若虞也没有打算再与他绕弯子,她道:“臣妇今日来此皇上应当是很清楚的,臣妇想替怀晋王求情!”

    这话说得直白了,但赵岷听着却不舒服了,沉默了好一会儿,赵岷这才问:“先前怀晋王妃不还说,不想替怀晋王求情的吗?怎么?一整日不到,倒改了主意?还当真是女人心海底针,猜不得啊?”

    “皇上,臣妇建议您没事儿别想那般多。”瞧着赵岷,若虞有些无奈:“许久未归京,臣妇便寻思着去丞相府瞧瞧舅舅也挺好,结果,臣妇这刚一进门呢,舅舅便骂臣妇心狠又硬!”

    “丞相……骂你?”赵岷很讶异,但也并没有相信。

    只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很意外的样子,问:“丞相一向温和,又岂会骂人?更何况,你可是他的亲侄女啊!”

    微微的摇了摇头,若虞幽深的黑眸微垂:“皇上是不了解臣妇那个舅舅……”

    话刚说了这么一句,若虞又似突然察觉到自己这般说有些不妥,随后便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望着龙椅上坐着的人道:“反正啊,舅舅说得对,一夜夫妻百日恩,即便是臣妇心头再怎么不想管王爷之事,他若有难,臣妇还是得象征性的出出手才可。”

    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儿,若虞道:“您也应当知晓,臣妇在京中之名声一直都不好,即便是臣妇有着先定远侯嫡女之身份,也不能挽回臣妇之名声,人么,虽然名声已经臭了,但再怎么,也不能让其腐烂不是?”

    这道理说得还真是好得很,这女人一瞧可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说让他莫要多疑,嘿!若他当真如她所愿那般,那他还能有今日?他还能坐上今日的位置?好吧,就算是坐上了,那么,他能够活得这般久?

    答案显然都是不能的。

    瞧了若虞好一会儿,赵岷也考虑了一些原因,也没有打算为难若虞,反倒是直接想将她给打发了。

    “先前朕也与堂嫂说明了,堂兄现在的罪名,并非是朕想袒护便能够袒护的。毕竟先帝可是朕之生父,他驾崩有疑,作为其子,朕自当得还其一个公道。而如今堂兄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在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清白之前,朕也不敢直接放人的不是?”

    就知道这只老狐狸会这样说!

    揉了揉手里捏着的帕子,若虞担心极了,眉头拧得死紧,拧起的纹都能夹死一只蚊子!

    “臣妇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懂,只是……”

    “堂嫂可信朕?”

    突然间,赵岷问了若虞这么一句话。

    这话问得若虞一愣一愣的,好好的,这人居然问她这么一个问题。

    信他?若虞忍不住打了个颤,信倒也没有什么,只是……她这一信,到时候是怎么翘辫子的都不知道。

    虽然事实如此,但是若虞能够这样直接说么?答案当然是不能的!

    连忙点了点头,若虞道:“臣妇自然是信皇上的,皇上深明大义,公正公道。您若是亲审此案,臣妇自当是全信无疑,只是……也请皇上体谅一下臣妇为人之媳的为难!也正是因为臣妇对王爷之事不闻不管,臣妇派人去接老太妃,老太妃都不愿意随同臣妇归府了,非但如此,老太妃连臣妇的面都不愿意见了!”

    这话说的是真的,赵岷先前便派人盯着的。

    这女人这话说得跟真的一样,难不成……当真是他多想了?她当真只是单纯的因为外面的压力才为赵堇城求情的?

    心头虽然动摇自己的想法,但是赵岷却是坚持自己的立场。

    无论若虞怎么说,赵岷都有法子将她的话给堵得死死的,说到底,就是不能从宽。

    这个结果也是若虞早前便料到的,她之所以会浪费时间来与赵岷说这些,为的就是想让他多分散一些注意力。

    之后若虞便又再道了一句:“如此,那可否请皇上尽快处理这件事情?”

    赵岷听到这话,当下便笑了:“堂嫂不知?此事朕已交由大理寺处理了,只是……那边一直迟迟没有给出一个回复,朕也不好裁决啊!”

    “既如此,不知皇上可否让刑部也参与,如此,刑部尚书与大理寺少卿一同联办,臣妇此提议也并非是指大理寺办案的效率不高,只是若是让两部联合审理的话,此案非但不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议,更能体现皇上对此案的重视,最最重要的是,能体现皇上对先皇的一片孝心啊!”

    赵岷:“……”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这般有胆子在这里教他如何做!而且,最最关键的是……这女人说的这些,他竟然还无从反驳!

    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赵岷看着若虞好一会儿,随后便道了一句:“堂嫂是觉得,此案越快查清越好?”

    想也没想的点了点头,若虞一脸正义地道:“自然!如此可有几大好处呢!一来能彰显皇上对先皇的敬爱,二来是能体现皇上对臣子重视,三来还能表现出皇上您对大宋律法的重视!”

    听到这话,赵岷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若虞都快要以为这位快发火的时候,赵岷却突然笑了,笑得大声极了,这声音都将若虞给吓了一跳。

    正想开口问赵岷怎么了呢,赵岷却突然收了口,然后看着若虞道了一句:“也罢,堂嫂说得也不无道理,如此,那便让刑部尚书也一同侦办吧!如此,也能早些给父皇一个交代!”

    让赵岷同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因为,这殿上的两个人都知道,刑部尚书可是一直向着赵堇城的。

    只是若虞的话说得漂亮,这一点让赵岷无从反驳,于是,便也只能如此了。

    但是……事实会如同若虞所想的那般顺利么?当然是不会的!

    看了着若虞笑了许久,若虞硬着头皮的盯着赵岷的目光,瞧着他那一笑,若虞都有些发毛。

    正想着早溜早脱身呢,结果她刚叫了一个“皇”字,赵岷却突然道了一句:“近日来朕政务繁忙,没有时间去陪贵妃,你既是她姑母之女,亦是其之表妹,怎么说你俩也是有血缘关系的,想必感情定然很好!”

    好个屁!这位大神不是一早便知晓安玉容与她是水火不容的么?现在说这话,若虞也大概明白赵岷的意思了。

    面上尽量平静着,若虞默不作声。

    赵岷也细细的瞧了瞧若虞脸上的面部表情,没有瞧见自己预想的表情,倒是令他有些意外,但后来,他还是按他想法说了一句:“朕瞧她近日来郁郁寡欢,不知为何甚是忧心,故,朕想让你在凤鸾殿留上几日陪爱妃解解闷如何?”

    留她几日!呵呵呵!这老狐狸是变着法子要给她找罪受。

    他不可能不知道,安玉容最大的乐趣便是为难她!

    她若是去凤鸾殿,安玉容还不得逮着这个机会使劲儿的折磨她啊?

    显然不说安玉容如今是皇贵妃,就说说这地盘吧,凤鸾殿,那可是她的地盘,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她再怎么有本事,也在安玉容的地盘上动不了手啊!就好比如先前在丞相府里头一般。

    赵岷知晓若虞是不愿的,瞧着若虞有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他便道了一句:“方才堂嫂还指点朕如何将一件事情做得更加完美呢,怎么?朕反过来再与堂嫂提出,堂嫂便不接纳了?”

    赵岷说的这句话,大有威胁在里头,反正就若虞听到的,这里面还有一层意思,意思就是,她若是不接受,他自然也不会接受她之提议!

    大理寺一直在赵岷手上掌控着的,赵堇城的案子若是一直在大理寺少卿手里,那他的清白可就很难还了,但是刑部的人是向着赵堇城的,刑部的人若是插手,赵堇城的事情真相大白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若虞也不得不承认,这赵岷将“以牙还牙”的这个成语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事于此,若虞也只得屈膝应了下来:“臣妇遵旨!”

    而这件事情也很快的传入了赵堇城的耳里。

    赵堇城一听,当下便沉了脸:“她怎么就那般傻?她去安贵妃那里,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婢女也秀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