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 当年的事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怀晋王的真实……身份?

    这一消息出来,满朝的人都给吓着了。

    怀晋王不是晋王之子么?如此,他还有什么真实身份?

    而高位上坐着的赵岷听到这个消息后,脸色难看得紧,在这个时候,这老太妃能够直接冲进大殿上,说明,此番之事定是她谋划已久的,而她谋划了这件大事他却不知,也就代表着,他的身边的叛徒太多了,以至于事情到了如今这一步,他竟然一丁点儿都没有察觉。

    如此……这到底是老太妃太会隐藏实力,还是赵堇城心机太深,能力太强,以至于天牢都将他没有办法?

    赵岷想了想,也就只有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但是……如此,他到底是想搞些什么?

    竟然是老太妃强入殿,以仁孝为先的赵岷在这种时候自然是不能计较这些的。

    压制住自己心底的怒火,赵岷微笑着让阻拦的禁军与宫人都退了出去,等到人都出去后,赵岷这才笑看着老太妃,道了一句:“皇婶,这里是大殿,可非是咱们用宴聊天的地方,不如……您且先去后宫寻安贵妃聊聊天?正恰,您儿媳妇也在那处陪着呢!”

    这话有面上听着是招待着人的意思,实际上,还有那么一点威胁的意思……

    赵岷在说那句“您儿媳妇也在那处陪着”的时候,语气说得有些重。

    朝堂上的人聪明点儿的,都听出来了的,不由的为老太妃捏了一把冷汗。

    照理来讲,老太妃也不过只是一个太妃,如此闯殿皇帝已经是可以治罪的了。

    但是赵岷之所以没有治她的罪,可能就是因为看在为国战死的晋王的面子上。

    朝堂上的人都明白,老太妃自己也自然是明白的。

    并没有听赵岷的话,老太妃手里捏着帕子,抹了一把眼泪,跪在大殿上猛地摇头:“老身从未与皇上求过些什么,还恳求皇上在看在老身为国而战亡的先夫面儿上,容老身将话讲完可好?”

    就这模样,一瞧着讲出来也不是赵岷爱听的事情,赵岷总感觉自己的心里怪怪的,不光如此,他瞧着赵堇城也是怪怪的。

    赵堇城此时正跪在旁边,方才本来是该平身的,结果因着老太妃突然闯入,赵岷也没有来得及让人起身,所以赵堇城才会一直跪在下边。

    而老太妃在旁边哭成那个样子,整个人跪在大殿上,她原本就比较瘦,现在跪在大殿上,瞧着小成一团,柔弱得紧,任谁瞧着她都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但是,作为其子的赵堇城瞧着自家母亲这般,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你说,这能不奇怪吗?

    当然是奇怪的!

    赵岷静静的瞧着下头的人,脑子里虽然将这事儿想得很复杂,但是,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面不改色的叫赵堇城起身将老太妃扶起来。

    听到赵岷的这声命令之后,赵堇城这才有了动作,伸手就要去扶老太妃,可老太妃执拗得紧,直接一把推开了赵堇城,也没有看赵堇城,直接再次给赵岷磕了个头,她道:“怀晋王赵堇城其实乃先帝与二十一年前暴毙的杜才人之子!”

    这句话虽然不长,但是,却足已能够震惊整个朝堂!

    赵岷听到这话后,立马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先前装出的和善啊什么的一点儿也没有带了。

    直接沉着脸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方才还很客气的尊称老太妃为“您”,而现在立马变得不客气起来。

    殿下的百官听到这个消息亦是震惊得不行!

    二十年前暴毙的杜才人,原本的身份也不怎么高,只是一个五品官员家的庶女,这也是为什么,她进宫两年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才人而已!

    杜才人暴毙的原因,殿中有官员听闻,那是因为杜才人刚产了不久,殿中便起了火,她所出的小皇子被葬身火海,当年宫人与禁军可是在被烧得差不多的宫殿里寻到了一个婴儿与乳娘的尸体的!

    而杜才人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受了太大的打击,加之本来刚生过孩子的她身子很弱,得知爱子葬身火海成炭,自然是受不了这个打击,不久后,便暴毙了!

    杜才人本来就不受先帝的宠爱,所以很快便被人遗忘,只是那个皇子是皇上的骨肉,先帝再怎么无情,有时候还是会想起自己有那么一个葬身于火海的幼子!但是……许是因为先帝无情,再加之时间过得太久,以至于先帝并不知晓自己葬身火海的幼子生母是谁!

    杜才人……时隔了二十一年,又有人提起了她!

    出杜才人那件事情的时候,赵岷是还没有出生的,所以,对于杜才人他并不知晓。

    飞快的从脑海里搜索了一遍自家父皇后宫的女人,确定他之后宫并没有一位姓杜的,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才人!

    当下便笑了出来:“皇婶可是糊涂了?父皇的后宫,可没有一个姓杜的嫔妃啊!”

    旁边一直听着没有说话的柳大人突然出列,对着赵岷拱了拱手,他道:“皇上,先帝后宫着实有过一位姓杜的才人,她是太师次女!”

    在朝中一直未太过口的杜太师,听到这话后,微微垂了垂眸。

    他最疼爱的女儿,虽然只是个庶出,但也是极其疼爱的。

    本来事情过这么多年,他都快淡忘了,如今却还是有人提了出来。

    侧眼看了一眼侧旁于殿下中处站着的赵堇城,杜太师下巴处那银白色的胡子颤抖了起来。

    这个孩子……当真是他女儿的孩子吗?

    拱手出列对着赵岷:“老臣着实有个女儿二十一年前于先帝后宫暴毙!”

    原本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赵堇城在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时,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

    江太师……

    从一个五品小官一直坐到了太师之位,还记得,这里头多少有父王的提携,但是未曾想到的是,父王提携的这个人,竟然……会是他的外公?

    瞧着杜太师那张苍老的脸,赵堇城有些恍然了。

    赵岷被赵堇城他们这一出气得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

    他呆呆的站在高位上,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然后勉强撑住自己的表情:“皇婶说,朕的堂兄应当是朕的亲哥哥?皇婶,说此话您可得有证据啊!毕竟这皇嗣可是开不得玩笑的,可不能因为皇婶您这一句话,便让朕认了这位亲哥哥!”

    强找理由,赵岷极可能推脱着。

    满朝的官员都知晓赵岷的意思,也是,毕竟凭空冒出来的亲哥哥嘛,是有些接受不了。

    再者,这赵堇城若是当真是先帝之子,那可是皇子啊,就现在这情况,怎么说也是个亲王了。

    就以赵堇城现在的这个身份,怎么说,也是会对赵岷的皇位构成威胁的。

    先前因为赵堇城只是晋王之子,所以,他若是上位的话,再怎么说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但是,若是他是先帝之子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赵堇城实力是有的,若他当真是先帝之子,只要寻着赵岷的一宗错处,想要将他给拉下台,那可是非常容易的,毕竟……这朝中可是有一大半的人,心是向着赵堇城的。

    这件事情可是摆着明面儿上的,不单只是赵岷明白,全殿的官员可都是明白得很的事情。

    这件事情,赵岷自然是不会认的。

    老太妃听到这话,当下便摇了摇头:“老身当真是没有胡说的,老身有证据!”

    说罢,便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是先夫在救出皇子后,杜才人亲手放在皇子的身上的,杜才人知晓当年宫中有人害她,她害怕皇子受到奸人所害,便让当初在宫中救出皇子的先夫将皇子带离宫去!”

    杜太师听到老太妃这话,当下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太妃所言可是属实?”

    老太妃听到太师的声音连连点头,豆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流出:“这是自然,任凭老身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

    杜太师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太妃:“可是……那件事情不是说是意外吗?皇上是派大理寺的人查过的啊,老夫当时也跟着去查了,证实了那事儿是意外,如此,又怎么会是受人所害?”

    虽然杜才人只是杜太师的庶出女儿,但是杜太师却是一个很开明的父亲,不论是嫡出庶出,于他面前待遇都是丝毫无差的。

    当初听闻自己的外孙刚出事之后,杜太师也低沉了一段时间。

    老太妃听到这话,当下便摇了摇头:“当年的事情先夫有与老身讲过,只是……这件事情的缘由比较复杂,老身并不建议在这里,当着百官的面说出这件事情!”

    老太妃的这话,明确的指出了这件事情并不是单纯的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而这故意为之的人身份却有点……

    心头明白,但是聪明的人都不会选择说出来的。

    赵岷也不傻,自然也是知晓的,当下便道了一句:“如此,那便退朝吧,劳请皇婶随朕移步至御书房,杜太师与堂……怀晋王也一同前来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婢女也秀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