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7章 凶手是怀晋王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堇城的身份现在成谜,赵岷觉得,自己怎么叫好似都有些不太妥当,于是便直接叫他怀晋王。

    皮时的赵岷心头是乱得很的,毕竟,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在他身边,他能安心得了么?

    本来是想着将这个人给拉拢的,可如今这个人的身份再是……

    脸色难看得紧,吩咐了大太监几句,赵岷便摆架去了御书房。

    殿间的这位臣子纷纷行礼恭送了圣驾后,无关的官员便退了朝,而被点名的人都留了下来随着大太监的引路去了御书房。

    而安易山并没有直接出宫,反倒是去了一趟凤鸾殿。

    外头出了这般大的事情,而若虞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今日的安玉容却是十分的奇怪。

    因为,她前几日都没有让若虞做过什么,只是让若虞跟个透明人似的跟在她身侧。

    但是今日……却不知为何,珠儿附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后,便直接让她去帮她煎安神汤去了。

    就若虞在这里呆了几日的情况来看安玉容的气色着实是不太好,而且……她也曾听其他的宫女言,安玉容最近的睡眠也并不是很好,她安神汤都已经服了一个月了!

    服了一个月的安神汤都没有效果,这一点着实让人在意。但更让人在意的是,便是珠儿与安玉容说的话。

    “主子,奴婢总觉得……贵妃娘娘今日不太正常!”疏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拧着眉头在灶前煽着火,看了一眼正拿着勺子搅拌安神汤的自家主子。

    若虞听到疏影说着这话的时候一顿,当下便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对,但是,我们即便是知晓她不对劲,但并不知晓此做法的目的啊!”

    微微抿唇,若虞瞧了一眼那药的颜色,放于鼻子边轻轻闻了闻,她总觉得这个药……有点不太对劲,至于是哪里,她并不知晓。

    看了一眼疏影,若虞问了一句:“这药的单子是珠儿给的?”

    因为当时安玉容正与她说着她近日身子怎么怎么的,所以是让疏影跟着珠儿去拿太医给开的药方。

    点了点头,疏影道:“是啊,她珠儿姐姐说,贵妃娘娘这一个月一直都是用的这个药方,奴婢为了谨慎起见,去太医院拿药的时候,还让太医仔细瞧过这方子的。这方子着实没有问题。”

    点了点头,若虞也未再说什么了。

    疏影这般谨慎是没有毛病的,毕竟皇宫这种地点,有的也只有心机与私心。

    而安玉容一直都不太喜若虞,若是说她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将她怎么着,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安玉容的反常,跟赵堇城……有关系吗?

    想到这里,若虞又想到赵堇城还在天牢里。

    虽然她让新帝让柳大人插手了,但是,谋害先帝再怎么说都是一件大事,赵堇城先前也着实是跟她说了,他是有安排的,但是那个时候情况那般的危急,谁知道赵堇城是不是为了安慰她而故意那样说的?

    想到这里,若虞还是不由的担心起赵堇城来。

    疏影瞧了一眼自家主子,便知晓自家主子在想些什么,当下便笑道:“主子,您还是莫要担心王爷了,先前王爷的处境也不怎么好,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不都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么,虽然这次事情是要比先前的那些严重一些,但是,就凭王爷的能力,有什么事情,是他过不来的?”

    这丫头……倒也是个会安慰人的,轻轻一笑,若虞点了点头:“也对,罢了,这安神汤也煎好了,咱们还是先给贵妃娘娘送去吧!”

    疏影闻声当下便点了点头,放下手上的扇子,起身开始将安神汤从罐子头倒出来。

    随后便站着安神汤,随着自家主子一道去凤鸾殿的主殿。

    为了方便,这药是在凤鸾殿里头煎的,所以若虞煎好后再送至凤鸾殿主殿的路也是比较短的,只是……快至主殿的时候,若虞却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疏影正跟着自家主子后头,一瞧自家主子停了下来,忍不住问了一句:“主子,怎么了?”

    微微摇头,若虞道:“没什么,只是……我好像瞧见丞相了!”

    丞相?

    疏影闻声立马侧身往自家主子所瞧之处盯了一眼,并没有人啊!

    “主子可是瞧错了?奴婢并没有瞧见有人啊!”

    微微摇头:“是有个人,他只不过是拐弯了,我瞧着的也只是一片衣角罢了,还穿着朝服。”

    在凤鸾殿进出穿朝服的人,一般……也只有丞相吧?

    如果不是的话,那又是谁?如果是……丞相来这里……难不成是赵堇城的事情有了变?所以令他们不安了?

    这样想着,若虞便提着裙子脚下的步子加快了些。

    疏影瞧着自家主子这般,倒也是意外得紧,但还是端稳了手中的拖盘与汤碗,紧随自家主子其后。

    若当真是丞相来了,赵堇城的事情有变的话,那便说明,赵堇城多半已经从天牢里头出来了,如此,丞相大人跑来后宫来与安玉容说这事儿,也是不奇怪的。

    想着,若虞心头的希望之火苗燃得更旺了一些。

    只是……她一进凤鸾殿的主殿的时候,安玉容整个人就像是没什么事儿的一般,她依旧摆着她方才去为她煎安神汤时的那种躺姿。

    屈膝给安玉容行了个礼,若虞叫了一声:“贵妃娘娘。”

    安玉容原本是闭着眼睛的,但是一听到若虞这话的时候,也没有太过于着急睁眼,反倒是默了许久,这才缓缓的睁眼,看了一眼若虞,然后道了一声:“免礼。”

    瞧着安玉容那双有些微红的眼睛,再加上她眼角的湿润,这是……哭过了?

    有些惊讶,但若虞也没有问她这个,只是开口问了一句:“方才可是……舅舅来过了?”

    安玉容听到若虞这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接着最始回应若虞的,依旧是那长长的沉默。

    本来以为安玉容并不想回答自己这个问题,若虞都打算再换个方式问,结果这话刚到喉咙边,还未说出来,安玉容却突然道了一句:“他并为,你为何如此问?”

    语气却是若虞从未见过的温和。

    是的,是温和,如普通的人一般的问答。

    安玉容可是从来没有用过这种口吻与若虞说话的,所以,若虞在听到安玉容这声音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随后便道:“方才来殿时,晃眼一瞧,有些像是舅舅。”

    安玉容闻声,眼珠子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伸手珠儿立马上前扶着,安玉容坐了起来,瞧了一眼若虞,她道:“你瞧错了,他今日并未来。”

    起身慢慢的走到若虞的身边,安玉容突然说了一句:“其实……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

    若虞一愣,随后却突然笑了一声:“羡慕我什么?羡慕我一出生便不知生父,羡慕我自从小随着母亲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羡慕我一认爹便不受全家人喜?羡慕我刚认爹就屠杀满门?还是羡慕我好不容易可以过过安稳的生活夫君却出了意外?”

    安玉容竟然羡慕她?

    若虞笑了笑,不知道她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

    她这一生,过得最能算得上是正常人的生活,怕就是遇到赵堇城了吧?

    如果她所指的事情是这个的话……话又说回来,她之所以能够与赵堇城成亲,不都是她一手安排的么?如此,她又有什么好羡慕她的?

    安玉容听着若虞说的这些,很神奇的是没有生气,反倒是微微一笑,然后神色复杂的瞧了一眼疏影手里端着的那一碗安神汤。

    在她伸手要拿来喝时,若虞忍不住道了一句:“你最近……是否操心的事儿太多了?”

    原本想拿安神汤的安玉容手一顿,突然抬头看了若虞一眼。

    若虞瞧着她的目光耸了耸肩,她道:“别误会,我这个人就喜欢当烂好人,忍不住想插一句嘴,你身子本来就不好,失眠估计也是心头想的事情过多罢了,这安神汤虽说可安神,但你喝了这么多都没有什么效果,再加之这东西本来是药,是药三分毒,我并不建议你长期喝的。”

    安玉容也没有想到若虞会对她说这样的话,而若虞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说错了什么话刺激了安玉容。

    安玉容抬起的手正打着抖,也不知道为什么,安玉容原本有些红的眼睛一下子便凝满了泪,紧接着,那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水晶珠似的啪啪往下头掉!

    若虞都被吓了一跳,刚想问她怎么了呢,安玉容突然开口道了一句:“这个时候想讨好我啊?可惜晚了!”

    这话说出来,若虞只感觉自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正想问些什么,安玉容直接端起安神汤的碗,一口将那碗安神汤喝了下去。

    刚一喝完,安玉容也不知为何,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蹲身捂着肚子直接吐了口血,紧接着眼睛一瞪,硬生生的倒在地上。

    若虞被她这突然的情况给吓着了。

    而旁边的珠儿反应贼快的接叫自家主子,随后瞧着没反应,便伸手探了一下自家主子的鼻息,紧接着大哭着冲出去边跑边喊:“来人呐,怀晋王妃毒害了贵妃娘娘!”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婢女也秀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