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引狼入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夫人发现,周轩陵私下同六姨太所生的女儿赵美云,居然有十分密切的来往,赵夫人甚至查到,周轩陵和赵美云在津城北边的古街有一个宅院,俩人似乎是偷偷的住在了一起快一年了。

    可是,从时间上推断,周轩陵那个时候,明明是在追求我的。

    “小婉,是娘看走了眼,一直误以为,你表哥为人正直,对你是真的一往情深,结果居然是娘一厢情愿。”赵夫人说着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一脸的愧疚,说是差点就把我给推入火坑之中了。

    “娘,过去的事儿,不要再提了,如今,这周轩陵只怕是要挑拨父亲和祈夜之间的关系。”我凝眉,忧心忡忡,想着还是现在过去,同赵老爷说个清楚。

    赵夫人拉着我的手腕,坚决要同我一道去。

    她让丫鬟进来,给她梳洗打扮,我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很是心疼。

    待她打扮好了,我站起身准备扶着她下楼,她见我站起之后,那视线便落到了我的肚子上。

    “小婉,你?”赵夫人惊诧的望着我。

    “娘,我有孕了,已经五个多月了。”我看着赵夫人,说道。

    赵夫人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如今的她是悲喜交加,巨大的悲痛,实在是让她难以说出恭喜我的话来。

    “娘,先处理哥哥的事儿,其余的,我们今后再说。”我说罢,扶着赵夫人出了房门,一同去了西苑厅里。

    在这正厅里,已经设了灵堂,一个棺椁正静静的躺在厅的正中位置。

    而赵老爷则是负手而立,站在那棺椁前,背对着门口的方向。

    我的视线,在厅内扫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周轩陵的踪影。

    “爹!”我开口叫了一声。

    赵老爷的肩膀一颤,转过头来朝着门外一看,发现是我当即就是一愣。

    “小婉?你?”他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

    “爹,我?”我正想开口说话,赵老爷却突然看着我连连摇头。

    “小婉,你不会是回来,替你丈夫慕祈夜求情的吧?”他盯着我,眼中带着失望。

    或许,他已经认定,我就是个吃里扒外,白养了多年的女儿。

    “不是求情,而是,来说清楚事实。”我看着赵老爷一脸严肃,立刻开口解释。

    赵老爷听了却是冷哼了一声:“事实?什么事实?那慕祈夜杀了你哥哥,你还想来歪曲事实嘛?”

    “爹,你既然能在生意场上风生水起,也必定是聪明睿智之人,那请您站在祈夜的位置想一想,他会不会在慕军攻打幽州,哥哥帮忙和谈的时候杀了哥哥?他不是疯子,这不是逼着我们赵家也去围剿他么?”我看着赵老爷问道。

    赵老爷听了之后,却立即咆哮道:“那慕祈夜,杀你哥哥,或许是一时冲动,他本就不把我们赵家放在眼里,你与他成婚时,他就让我们赵家受尽了耻笑,他还有什么事儿是做不出来的?”

    赵老爷的情绪很激动,大抵是想起了之前,那场没有新郎的婚礼,让他丢尽了颜面,到现在这仇恨都还没有消,已经是对龙玄凌有了偏见。

    “老爷,yi 归yi ,杀害天宇的,不是慕祈夜,是周轩陵。”赵夫人开口说道。

    赵老爷一听,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情。

    那表情,分明就是被赵夫人的这一番话给惊着了。

    “夫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赵老爷看着赵夫人。

    “老爷,你知道吗?周轩陵已经同你那最疼爱的女儿赵美云,厮混到了一处,就连宅子都买了,就在津城里,你的眼皮子底下,她们俩住到了一处。”赵夫人说着,一脸凝重。

    “不可能!”赵老爷一口否定了赵夫人的说法。

    “那你自己去查一查,地址我都可以给你,周轩陵才是狼子野心,是我引狼入室!”赵夫人说完,踉踉跄跄的就朝着那棺椁走了过去。

    我扶着她,能够感觉到,赵夫人每走一步,身体都在发颤,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无法接受赵天宇已经死去的事实。

    赵夫人的手摸到了棺盖上,泪水从脸颊滴落,她哽咽着对赵老爷说道:“天宇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会让杀他的人置身事外,安稳度日的。”

    “天宇也是我的儿子,只是,如今你说的这些,根本就是对美云的偏见。”赵老爷凝眉,反驳着。

    “哼?偏见?我儿子都死了,还有心思对她存什么偏见?”赵夫人说完,转过身看向赵老爷:“天宇虽是你的儿子,可是,老爷你同我不一样,他不是你唯一的儿子,天宇去世,你还有四五个,甚至跟多的儿子,可以慰藉自己,而我呢?”

    “你?”赵老爷被赵夫人的这句话给堵住了嘴。

    “爹,我用性命发誓,这件事,跟祈夜无关,真的是周轩陵从中作梗。”我也看向赵老爷,并且发誓。

    赵老爷的眼神之中,出现了犹疑,最终,他决定按照赵夫人说的,先调查周轩陵是否同赵美云秘密同住,若是真的?

    赵老爷凝眉,若是真的,他只怕是要重新看待,那个看似“老实本分”的周轩陵了。

    可无论是否能调查清楚,这赵天宇都救不回来了,丧事儿还是要办的,如今天虽凉,可是遗体不能放太久,路上已经耽搁了三日,现在也只能停灵一天。

    今夜就开始让人来吊唁,明日一早就要出殡。

    “天宇,都是娘的错,娘就不该让你去。”赵夫人突然趴在了棺盖上,开始大声的呜咽着。

    并且,还坚持,让守在外头的家仆进来,打开棺盖,她想看赵天宇最后一面。

    “天宇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尸斑,夫人你还是别看了,免得触景伤情。”赵老爷开口,劝赵夫人。

    “不行,这是我同天宇的最后一面,我一定要看。”赵夫人抽泣着,一再坚持,最终没有办法,赵老爷冲着门外的家仆招了招手,那些人立刻进来,帮忙将棺椁盖给推开。

    我朝着棺椁里一看,这赵天宇的遗容应该是请人打理过了,只是那粉末也遮挡不住脸颊上的斑点,还有脖颈上触目惊心的割痕,那外翻的红肉,好似在述说着,当时被割喉时的痛苦。13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