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我想他已经知道是我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北城回到桌前,不见白小初踪影,他问一旁的贵妇,有没有看到他妹妹,贵妇告诉他,顾北辛出去了。出去了?难道是因为刚才的两个人?

    顾北城坐下来,他的桌前写了五个水字,“我一会儿回来”。

    宋柏晏没见到白小初,绷紧神经,她给白小初打电话,问她在哪里,白小初告诉她,李菲菲喝得不醒人事,又跟风子昂再一起,她怕她有危险,所以就出去了。

    宋柏晏立刻着人保护白小初,让她快去快回,白小初挂掉电话后,朝他们所在的酒店奔去。

    顾北城撑着手,目光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宋柏晏,宋柏晏挂掉电话后,也不由看了他一眼,两人的目光再空中交汇,宋柏晏闪过一丝慌乱,刻意避开了他。

    十分钟过去,白小初回到宴会桌前,顾北城感觉她浑身散发着热气,脸颊的妆也被汗水冲花,头发凌乱,气息不稳。他给白小初倒了一杯凉饮,给她压压惊。

    “发生什么事了?”

    白小初喝了口凉水,努力平静下来,就在顾北城问话的时候,坂田银石回来了。他换了身白色衣服,漫步过来。

    白小初见到他时,手心不由紧握,脑袋里不断浮现刚刚的血腥场面。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野兽,竟然连自己的老婆都不放过…

    刚刚她逃跑的时候衣服上的穗带勾掉了。

    坂田银石走过来的同时,身旁的手下端来盘碟,里面是一张通行证,他对大家笑了笑,说道:“接下来的游戏我想大家都知道了,今年的游戏内容我想换成最流行的游戏,撕裙子。这个游戏很考验夫妻之间的默契和忠诚,而你们在座的每一位先生要做的就是保护你们的夫人,以防裙子被撕。哪位夫人身上的衣服最多,谁就能获得这张通行证,明白了吗?”

    这无疑是个变态游戏,在场的不少人敢怒不敢言,当然也有少数喜欢刺激,认为这是个非常时髦的游戏,很符合他们的口味。

    坂田银石转换了地点,带着所有人进入密室空间,那是一个超级大型的迷宫,分上下两层,有二十个进出口。

    他对他们说道:“时间为五个小时,现在开始计时。”

    冬野和宋柏晏从六号门进入,白小初和顾北城从十七号门进入,白小初看了一眼四周,到处都是监控器。也就是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坂田手中。

    “别那么紧张,有我在,一定能拿第一。”

    白小初不是紧张,她是担心,她确定四周没有监听器,这才对顾北城说道:“我身上的穗带落在坂田的手里了。”

    顾北城吃惊,“你不是去找那两个人了吗?怎么会遇上坂田。”

    “是我小看风子昂了,他故意引我到坂田银石的房间,我去的时候正好撞上他…勒死了他的夫人,在逃跑的时候,穗带就被勾掉了。最重要的是,穗带上的花纹和我衣服一致,我想他已经知道是我了。”

    “他手上沾了不少人的血,应该不被人看见,先把这场游戏拿下来,要是他问起,你就把责任推我身上,我帮你解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