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5章 记忆捉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凌天看着由美子的神情,安慰着她说道:“放心吧,这个仇,一定会报的。只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井田社长尽快安息,等以后报了仇再去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由美子悲痛地点着头,叶凌天又说道:“我到现在记忆还没有恢复,葬礼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排,辛苦一下其他人,让他们去做安排。加上新义社现在的状况也不可能说像以前那样为井田社长举行一个隆重的葬礼,但是不管怎么样也还是要让井田社长体面地走完这最后一程。只能是一切从简,就由我们这些人送他吧。有任何需要我去做的地方尽管开口。”

    由美子流着泪点头,她知道葬礼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她就彻底、永远地失去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

    但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一直让尸体摆在那里,所以葬礼还是很快举行了。叶凌天的确是一窍不通,本身他的身份就不是岛国人,哪怕是他原先的记忆里也没有关于岛国这边葬礼的东西,更何况,目前来说警察在抓捕他,长海社也在悬赏要他的命,他还不适合出去抛头露面,所以就只是在别墅里,所有的事情都只能是交给由美子还有岗本木鸭他们去操办。

    而且,在当前这个情况之下,也只能是布置一下简单的灵堂,然后这些人帮着一起守灵,最后再是下葬。其实这些人包括由美子也都同样是些小年轻,哪里有什么处理葬礼的经验,更何况是井田马鹿这样社长级别的葬礼,而现在长海社虽然暂时还没有再度找上门来,谁知道是不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准备一举把他们都给干掉,所以他们也不可能说太过于大肆操办,最终就只是简单的灵堂,还有一些岛国葬礼上基本的仪式,别的几乎就什么都没有了。

    井田马鹿也算是风光半辈子了,活着的时候手底下最多有大几百号人,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结果,死的时候身边就这么些个平时根本排不上号的小弟。

    按照井田马鹿从前的身份来说,这个葬礼实在是太寒酸太简陋了,没有通知任何人,因为都非常清楚,通知了也不会有人来,现在长海社成了临义县第一大帮派,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他们的风险来参加这个葬礼,所以,就只有这些新义社剩下的人在。

    由美子一身黑色,一直默默地跪在灵前,即使是到了夜深她也依然不肯离去不肯去休息。到最后岗本木鸭都扛不住了,心疼地过来劝她休息,她也只是摇摇头:“我现在根本是躺下也睡不着,还不如留在这里多陪一会我爸。以后,就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不可能陪着他了。”

    “你们都去休息吧,让我在这里一个人静一静陪他一会。”由美子呆呆地看着井田马鹿的遗像说着。

    冈本木鸭知道不可能劝得动由美子,只能是带着其他人离开。

    叶凌天从楼上走下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由美子整个人像雕塑一样跪在灵前,脸上满满的都是悲痛。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由美子的神情,他整个人猛地一激灵,就好像是曾经看到过类似的画面,似乎也是葬礼或者是有人死去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看不清楚正脸,只看到侧面,但是却让叶凌天感觉非常的熟悉,也同样是心碎、悲伤但又无比坚强地硬撑着的样子就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在原地,苦苦思索着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画面。

    但是,记忆就好像是一直在捉弄着叶凌天,从来只抛出一丁点的线索,随即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有用的信息。叶凌天发了半天的呆,也没有想起来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形,也只能是摇摇头,无语地走下去。

    叶凌天走过去在由美子身边坐下来,淡淡地说着:“不管怎么说,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你父亲也不希望看到你为他一直地伤心消沉下去,他要你活下来,就一定是希望你好好活着。”

    由美子一直这么守在井田马鹿的灵前,不吃也不喝,自从叶凌天回来开始就是这个样子,至于之前这样多久了叶凌天更是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样下去哪怕是个铁人都会垮的,看着由美子憔悴的样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由美子呆呆地,过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你说的这些其实我都懂,我也知道要想给我爸爸报仇,就必须振作起来,也知道哪怕是我跟着我爸他一块儿死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可我就是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也没有办法让自己走出来。我现在唯一想做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陪着他。我多希望,他没有替我挡下那一枪,多希望现在活着的人是他,那样我就不用承担这样的痛苦了。”

    由美子闭着眼睛,满脸都只剩下痛苦,“或者,干脆我当时就跟他一块儿死了,那样的话起码现在我不会觉得这么孤单这么痛苦。我有时候都希望自己能够像你一样失忆,忘记这一切,这样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可是更多的时候,我又害怕自己真的会忘记,害怕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会忘记这种痛苦,忘记我爸曾经为我做过的一切,那样的话,他的死是不是就毫无意义了?”

    叶凌天淡淡地笑一笑:“你没有失忆过,不懂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比起失忆的空白,我情愿选择面对现实而拥有回忆的痛苦,起码证明曾经有过那一切。”

    “这不是你的错,不管是怎么样怪也怪不到你头上。这也是你父亲心甘情愿的选择,任何一个父亲面对当时的情况,也都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叶凌天平静地说着,他说的不光是井田马鹿,也同样是他自己,即使,他到现在都只是在梦里见过那些模糊的画面,只能去猜测自己是有两个孩子而没有办法去证实,但是他非常确定,他一定是可以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去不惜一切代价,这是为人父母的天性。

    只不过由美子并没有听出来,毕竟她不知道叶凌天有孩子、因为井田马鹿这事情想到自身,她只是单纯地以为他在安慰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