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破题之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同时操弄着两堆篝火上的食物,宁越还偷偷瞄了一眼旁边倚靠大树的夜珀,几经犹豫后,最终还是开口了。

    “前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既然自己知道是不情之请,那就干脆免开尊口。”

    夜珀的回答很是干脆,如同先前的做事风格一致,不留任何情面。

    脸庞轻轻抽搐几下,宁越点了点头后,再道:“算了,直接问吧,回不回答全由前辈自己决定。之前前辈说过,帮我是受故友之托。这位故友,究竟是谁?”

    瞪了他一眼,夜珀淡淡回道:“你不认识,至少目前应该是的,所以说了也没用。不过时机到了,你们自然可以见面的。就是以你现在的能耐,还没有见她的资格。”

    “我不认识的?”

    宁越更加疑惑了,他想不出为什么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人,竟然会请动夜珀这样的强者来教诲自己。但是既然夜珀不肯详说,也不再好继续追问。

    继续鼓捣着手中的食物,烤鱼与野菜鱼汤差不多都好了,他先将夜珀的份分出,捧着送上。而后,才开始小口吃着自己那一份。

    “前辈,下午我是不是可以自己安排?”

    时间不过刚过中午,一天剩下的还很多。

    对此,夜珀喝着鱼汤,点了点头,回道:“嗯,随便你。我并不认为加大力度的连续教导会管用,留些时间让你自己想一想,琢磨一下,也许更好。”

    不一会儿后,宁越吃完,简单收拾了一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离去。方向所指,依旧是先前的水潭。

    他还有些在意,刚才从水下袭击自己的魔兽究竟是什么。作为特训的一环,目前没有暗煊古剑的自己若是能够将其猎杀,应该或多或少也可以有所领悟。

    很快,他再一次来到了水潭边,望着一片宁静的水面,若不是知道水下蛰伏着一个可怕的猎杀者,可能真的会被平和表象所欺骗。水中是那只魔兽的主场,直接交战显然不智,必须将其诱出,不说来到地面,至少也要在水面上交战。

    “好像……目前我唯一能用的诱饵,只有我自己?”

    苦笑一声后,宁越脱下了外衣,再次裸露出伤痕累累的身躯,叹息一声后,踏入到了水中。

    经过了些许时间,部分浅伤口稍稍愈合,被水一浸不至于有血水渗,但仍旧如同刀割般疼痛。忍着这份疼痛,他再清洗了一下肌肤表面的创痕,静静看着几抹飘舞血渍在水中缓缓下沉。

    同时,警觉着水中的一切异动。

    昏暗的水中,血腥味缓缓传递,蛰伏潭底的黑影又一次被唤醒。那淡淡的血腥味,将它刚刚才熄灭的凶性,再一次激起。睁开的凶目遥遥望着水面上的那道身影,只是这一回,它并没有急着出击。

    因为,它可以判断得出,这和刚才是同一人。

    “嗯?怎么还没有动静?”

    水面上,宁越倒有些急了,自己这一次在水中浸泡的时间应该超出了上回不少,然而刻意提高了警觉,却不曾发现任何端倪。以至于,甚至有一丝冲动,想要潜入水中去一探究竟。

    不过这个念头,瞬间又被他自己打消。误入魔兽的猎杀主场,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再看了一眼身下的潭水,宁越依旧没有发现什么,抽回目光之刹,突然间又意识到了什么,又定睛一看,所看见的却是水面上微微荡漾出的波澜。方向来源,应该是自己背后。

    脑后随着微风,隐隐传来的似乎还有水流攒动之音。

    “喂,不会吧?这一次,它换法子了?”

    在宁越身后,水面缓缓分开,一道巨大黑影悄无声息浮上,瞪大的凶目已然对准了自己的目标。

    吼!

    下一刹,魔兽一吼,蛰伏之势骤止,轰然跃出水面从后侧扑出。张开的巨颚中,交错利齿间伴随着嘶吼,发出一片恶臭腥风。

    左手五指一握,已经有所准备的宁越转身一挥,一团翻滚烈焰射出,爆裂的炙热直接轰鸣于魔兽嘴中。

    璀璨绚烂,轰鸣绽放。

    轰隆隆——

    爆裂的一刹,宁越也抽身一退,跃出水面,幻化双翼展开。不过他没有如同上一次那般迅速升空,而是保持着一个较低的高度,游荡水面上空。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升空,水中魔兽放弃了袭击,再次下沉。

    再有了这一次失手,很可能这只狡猾的魔兽将有所防范,不会再上钩了。

    哗啦啦!

    猛然一头栽入水中,魔兽强行以冰冷潭水扑灭口中烈焰,扭身的同时,长尾一翘出水,狠狠扫向半空中悬浮身影。

    嗤——

    霎时间,宁越纵身迎上,手指一挫烈焰凝为锋芒状,相迎劈出,从长尾甩动侧面顺势一切。炙热的剑锋吻过魔兽大尾,覆盖的金属质地鳞片表面骤然擦出连串火花,一时间竟然挡下了这一记斩击。

    只是最后即将掠身而过的瞬间,宁越冷冷一笑,反身再是一劈,炙热尖锐抓准了长尾底部一处无鳞甲覆盖的薄弱处,狠狠扎入。

    血肉开绽,一片焦灼。

    这一刻,潭水好似沸腾,遭受创伤的魔兽发狂般翻滚在水中,发出一阵阵嘶吼。飞溅的浪花中,巨大黑影二次出水,跃起一腾,庞大躯体几乎完全离开了水面,飞扑于半空张开巨口,再是狠狠一咬。

    转身之刻,宁越所见的直接便是巨兽利齿交错的巨颚。只是这样在半空中对上,他信心满满。双手一振,各有一团烈焰跃腾灼烧。

    “这一局,你输了。”

    轰!轰隆隆——

    傍晚时分,等待中的夜珀忽然抬头,所看见归来的宁越肩上扛着一大块新鲜血肉,不由笑了一声,道:“似乎收获不小啊。看这肉的样子,被你所杀的魔兽体型蛮大的吧?”

    “是有点大,恐怕活了几百年了,还挺狡猾的。可惜,终究斗不过我这种老猎手。”

    宁越一笑,将手中的大肉块放下,而后再挥手抛出一物,射向对方。

    闪电般抬手一接,夜珀稳稳当当抓住袭来的黑影,翻手一看,却是一枚表面浅浅的半透明之下,透着乌黑发亮的魔兽晶核。凑近到鼻尖一嗅,淡淡的腥味中带着一股古怪的异味,很是不好闻。

    “好像,还是亚龙种?”

    “看那魔兽的样子,该怎么说呢……鳄鱼,巨蟒以及亚龙,都有些像,反正我第一次见。”

    闻言,夜珀放下了手中晶核,哼声笑道:“既然是在轩刻境内,那副模样的魔兽恐怕也只有渊水鳄蛟了。一种有些狡猾,而且看上去很凶恶的魔兽。实际上,没多大能耐,空有一身蛮力。但是它们的晶核,倒算是好东西。我先帮你收着吧,等到你有突破迹象的时候,再用不迟。”

    轻轻点头,宁越开始烤肉筹备晚餐,脑子里所想的,却已经是第二天将要再次面对的同样考题。

    在那只被夜珀成为空有蛮力的渊水鳄蛟身上,他倒是学到了一手,兴许管用。

    次日,清晨。

    夜珀睁开双眼的时候,早餐已经摆上,就连洗漱用的清水也装好在用树叶叠出的杯中。一侧,宁越背负双手而立,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怎么,一大清早就皮痒了,打算挨揍?”

    她冷冷一笑,左手抓起洗漱用的水杯,右手横出暗煊古剑,再道:“来吧。”

    “不用了,我有自知之明,还不至于现在就有能耐夺回这柄剑。所以,还是先开始下一步,至于木条,我已经削好了。”

    伸手一指,宁越身侧空地上并列插着二十只细长木条,全部是他徒手削出的。比起昨日夜珀顺手挥剑而就,可是多费了不少精力。

    点头一笑,夜珀回道:“很好,看来你真是急不可待了。这么着急挨打的家伙,这些年来,我大概也就见过你这一个。拔出第一根,来吧。”

    嗤——

    转瞬间,宁越堪堪拔出的目标就被一剑削断,甚至他都没来得及摆姿势。

    啪!

    随即,他小腹挨了一下劈打,后退之刻,所看见的是夜珀一脸的玩味。

    “连这点准备都没有,看来你还没睡醒吧?”

    “喂,前辈?能不能别这样,我才刚拔出来呢?”

    “若我是你真正的敌人,你觉得会给你一个正式拔剑的机会吗?别说废话了,下一支。”

    宁越照做了,拔出了第二支木条,然后之后的动作,却叫夜珀一愣。因为,他竟然是横手捧起递出。

    “前辈也打了我这么多次了,不如演示一下吧,究竟该如何做。”

    闻言,夜珀突然一笑,盯着宁越的双眼,看得后者有些坐立不安。

    “是不是还想说,干脆你我用的兵器交换一下,你用剑,我用木条?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拿回自己的剑了。而且今日,由于刚才你开口所说的,三次机会还一次没用呢。就这样拿回了剑,也完全在之前你我约定中。”

    “这个……前辈想多了,我可不会用这种取巧的手段。”

    宁越挠了挠脑袋,尴尬笑着,心中却是暗暗一骂。

    这个夜珀真是不好骗,自己前戏应该做足了都,竟然还不上当,主动把暗煊古剑交出。他可是昨日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是强行按了下去,待到今天再用,还抓着夜珀刚睡醒,应该头脑有些不太清醒。

    谁知,竟然还是没用?

    左手一翻,夜珀突然间夺过了那支横出木条,右手一拄暗煊古剑,借力起身。而后,跃身一踏,挥动着左手木条,疾风骤雨般劈下。

    “在我面前玩弄这点小心思,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

    啪!啪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劈打声连绵响起,伴随而起的还有一片宁越的哀嚎声。

    “前辈,住手吧,别打了!继续,继续特训,别这样连还手的机会给不我——啊!啊啊!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