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梅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西湖,梅庄。聂峰躺在葡萄架之下的躺椅上,悠闲地翻看着一本武功秘籍。

    旁边,田伯光正殷勤的给他打着扇子,驱赶着蚊虫,疑惑问道,“师父武功天下无敌,为什么还看这种刚入门的武功?”

    “每一本武功都有独到之处,就像这一本《七连掌》,讲求的是出拳的时机和快,练到最高境界,七掌连发,形成的振幅摧人肺腑,就算是练了金钟罩,铁布衫都不一定能够挡住。所以武学一道学无止境,只有融会贯通古今武学,在创造出自己的武学,才能算是入了门径,然后在集百家长处,弥补自己武学的短处,才能天下无敌。”“弟子受教了!”田伯光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后舔着脸说道,“师父那酒……”

    “酒什么酒?还喝,你就不怕流鼻血流死?”说道这件事,聂峰的怒火就忍不住上窜。一个月之前,聂峰收到田伯光的消息,说他已经将事情最备好。他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梅庄,认真研习田伯光换来的酿酒之法,并且和那些陆陆续续赶来的酿酒大师研讨,交大半个月之,他从对酿酒一窍不通,成为了一个酿酒大师,至少在理论上打败了所有的酿酒大师。那些前来的酿酒大师自觉没有什么东西可教聂峰,就自行离开了,当然,聂峰少不了发放了无数的好处给他们。

    熟练了所有的酿酒之法的聂峰,没有像之前几次那样,在识海之中汇聚成“酒”字图文,但是他有感觉,只要自己酿出一次好酒,就会形成“酒”字图文。他舍不得用自己的灵果做实验,就收集了一些这个世界常见的水果练手,有着宗师级的理论支撑,虽然手法开始的时候还无比的生疏,但是酿得几次之后,手法就变得纯熟无比。当然这一切还得感谢时空棺,因为它有一个可以加速百倍时间的空间,让聂峰得以有时间做这么多的实验。

    手法成熟之后,聂峰取出一种像葡萄的灵果开始两造,最后没有出意外,他酿造成功了,识海之中的“酒”字图文也水到渠成的形成,当然,还是残缺的。聂峰为了让自己更像江湖人士,找了一个葫芦来装酒,谁知一个疏忽,这酒竟然被田伯光当做普通酒喝了半葫芦,要不是聂峰及时发现,出手救治,田伯光可能就会成为第一个因为喝酒,虚不受补,流鼻血流死的一流高手。

    但是,田伯光好了伤疤忘了痛,自从那一次喝过这酒之后,一直对其念念不忘。“这不是……师父,一口,就一口。”田伯光哀求道。“一口?门都没有,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聂峰不赖烦的扇了扇手,“你上次已经喝完了你几年的口粮了赖烦的扇了扇手,“你上次已经喝完了你几年的口粮了。”“上次那不是不小心吗?……”突然,聂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望着庄外,叹了口气道,“哎!怎么都喜欢飞来飞去的?欺负我不会轻功吗?”

    他虽然没有内力,但是强悍的肉身赋予了他无比敏锐的五官,方圆一里之内,他都能明察秋毫。自从上次中毒之后,他就不在刻意的控制五官,时时刻刻都接收着方圆一里之内的各种信息。当然,也因为如此,他每时每刻都会饱受煎熬,因为他时不时地就会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

    “师父这是……?”田伯光本就以轻功闻名,再加上他现在的武功,和聂峰的提醒,当然也听到了庄外的破空声。“走吧,这庄子的主人今天有血光之灾,在这儿免费住了一个月,怎么也要保下他们的性命。”聂峰站起身,慢吞吞的向着庄园客厅中行去。“师父住在他们庄园之中,他们应该感到荣幸,现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扫榻以待,求着师父光临呢。就算是皇宫之中,师父也可去住得,皇帝老儿还不是下了三道圣旨邀请师父吗?何况这样一个小小的庄园。”……

    梅庄大厅之中,任我行坐在主位之上,逼迫众人向他臣服。一个魔教长老立刻跳出来反对,被任我用吸心大法杀死,另一个魔教教主见此,立刻跪倒在地献出衷心。黄钟公,秃笔翁和丹青生三人面对任我行带来的压力沉默不言,但是黑白子却是当场跪地求饶,表示愿意效忠。但任我行根本看不上内力已废的黑白子,左手放于其头上,准备将其击杀。突然,一道人影从门外闪进来,手中短刀平举,直取任我行的胸膛要害。

    任我行顾不得击杀黑白子,双脚踏地,向着后面躲去。来人在逼退任我行之后,却直接收了手中的刀,停在了黑白子身旁,臭屁的甩了甩头发。“你是什么人?”任我行慎重的问道。刚才那一刀看似平淡无奇,其中却是玄机暗藏,让他感觉棘手无比,要是他刚才硬接,可能会吃点亏,所以他不得不选择了暂避锋芒。“田兄!?”令狐冲惊喜道。“是你!”江南四友也立刻认出了来人,震惊无比。

    田伯光在梅庄住了一个月,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会武功,他们一直以为田伯光和聂峰也像他们一样,厌倦了魔教,所以打算隐居梅庄,毕竟两人一个月以来,除了学酒,酿酒,其他的事从来不管。而且,丹青生还时不时的跑去和聂峰讨论酒道,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当然是我,不过其他事另谈,今天我是奉了师命自从聂峰一出现,任我行就一直在观察着聂峰,但是他越看越心惊。他发现聂峰就这样走着,仿佛全身都是破绽,却又给他无处下手的感觉。

    而且聂峰从出现到现在,他除了看到聂峰,其他感觉根本察觉不到聂峰的存在,仿佛眼前的聂峰就是一道幻影。

    聂峰慢吞吞的走进大厅,落地无声,这是他这一个月之中,酒道之外的收获,结合《龟息功》,融合百家收敛气息的方法,和肌肉控制之法创出来的《欺天功》。当然这名字是他一时脑抽想出来的,因为这《欺天功》除了名字响亮,可以磨练掌控身体肌肉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欺天功》会断绝外界一切联系,使自己独立于世界之外,落地无声,也是他控制脚底肌肉造成的,所以这一武功,除了能装一下逼,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用处。并且装逼还要选真正的高手,一般人根本看不出神妙,直接就攻过来了。“你是?”任我行小心翼翼的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