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八章 脱胎换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白枭的境遇,吴天还有安若曦自然斯毫不知情。两人一个在陵墓之中借助聚灵阵练气,探寻者聚灵阵的秘密,希望能够从里面找到吴天突然长大的原因,同时抱着一丝丝小女儿的心思。

    另一个,则在洞天福地之中对着一堆灵药大嚼特嚼,这些灵药都是低级货色,简单的配比之后,就有着回气养身的作用。吃了一肚子的灵药,吴天面色发青。一个原因是灵药虽然是好东西,可是药物这东西你本身别指望他能够有着什么好味道。吴天只懂得最基本的药物配比,至于炮制手段,他可是一丁点儿也不会。

    原本还打算过段日子找安通商行要本炼丹术的书籍开始学习,可是现在明显已经晚了。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生气。有着龙瞳的辅助,吴天自然知道这些药物之中蕴含的灵气,而且灵气是个好东西,早就让吴天垂涎欲滴。可是偏偏吴天吃了一肚子的灵药,却只能用龙瞳哀伤的看着自己身体里面的灵气渐渐从身体里面逸散出去,一点儿也用不“看得见,摸不着,你说我留着这双眼睛有着什么用?

    吴天叹了一口气,也放平了心态,盘膝而坐,恢复真气。大气师的真气量,远远超过了练气师的存量。经脉好像拓宽了好几倍,丹田也变得更加的沉厚,像无底洞一般,吞噬着吴天体内产生得到真气。如果把练气师的真气量比作一的话,那么大气师的真气量起码是十。也只有到了大气师的境界,才能够渐渐显示出练气比着炼体的优越性来。炼体者,只有到了武宗的境界,才能游刃有余的使用罡气,所谓罡气护体,也是武宗境界一个基本特点。

    更有甚至,许多的武宗能够凭借高深的功法,让雄浑的罡气释放出来,产生威力惊人的攻击,比如追杀二人的白威。但是,要想彻底的降伏罡气,让爆裂的罡气化为绕指柔,还要到达传说中的武圣境界。相比之下,练气可就要自由的多了。体内的真气完全听凭练气士的掌控,而且根据功法的不同,早早的就能够产生各种异样的能力。比如吴天的寒冰指,烈火掌就是这样的典型。大气师虽然跟武将境界相对应,可是作为练气士,到了大气师的境界,对于真气的掌握更是再上一层楼。

    将真气运转护住身体,便能够类比武宗的罡气护体就。甚至大气师就可以自由的外放真气。比如现在,吴天的烈火掌就可以不再单单的停留在手上,而是可以打出去,化为一个火焰大手印,飞出去伤敌!不过,练气相比炼体,总而言之还是太过于颓势。虽然大气师就可以有着诸多的手段,但是真要面对一个数千斤力量的武将,吴天也只有逃跑的份。为什么?这就是一力降十会,比如黑大棒,拿着一根大棒追着吴天乱砸,吴天的烈焰掌也只会被黑大棒的大棒击碎,不会有着太多的还手之力。

    万般技巧,不如以力破之,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吴天深吸一口气,凭借着浪费数万银两的灵药,吴天体内的真气火速的攀升至顶峰。感受着体内十倍于从前的灵气,吴天眼中神光霍霍。“喝!”吴天运转全部的真气,汇聚于收手手心,全力的将所有真气爆发出去。澎湃的真气立刻将空气打出一阵轰鸣,仿佛武将打出的音爆一般。“哪怕用上爆气的手段,也只是相当于不到两千斤的力量吗?”

    吴天估量着自己爆发出来的力量,皱起了眉头。虽然因为莫名的奇遇,他的实力颓废猛进,甚至已经隐隐超出了自己的老爹,可是他还是不满意。用真气爆发出接近两千斤的力量,已经是大气师中的高手。那一滴金色的血液,不仅仅化为了锐金真气让吴天突破了桎梏,更是极大的改造了吴天的身体。腿拳踢腿,吴天打了几次老爹传下来的狮虎拳,惊讶的发现,他的肉体力量,也已经超过了武士的境界,足足翻了一倍。八九百斤的力量,也已经是武师中的高手,明明不久之间吴天还是瘦胳膊瘦腿,现在已经一身隐隐呈现形状的腱子肉,简直如脱胎换骨一般。

    面对这些改变,吴天自然应该高兴,可惜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一想到那个追踪自己两人的不知名人物,一想到他武宗的境界,万斤的力量,还有那从天而降无可匹敌的刀光,吴天嘴里便一阵发苦。“马丹,越级打怪也该不该这么玩啊,小爷我这是刚出师门就要面对幕后大老板,怎么打啊!”吴天挠着头发,现在的他总算有了面对武宗的力量,也仅仅是正面面对,而不至于一瞬间被杀死而已。而吴天的凭借,也是地阶中级的流云步,凭借自己的速度,应该能够跟武宗周旋,也仅仅是周旋而已。说白了,就是看谁跑得快。但这样的力量,不是吴天所希望的。他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这个武宗境界的追兵,还有自己那个没了影子的师父,老烟枪所要面对的敌吴天很希望,自己能够为师父出一把力,否则凭借老烟枪现在的身体状况,等待他的,几乎已经是必然的结局。“抱歉了,师父。”吴天咬牙,虽然老烟枪不希望他练习九霄冲云诀第三重,不过现在吴天别无选择。

    五行轮转功只是让吴天晋级了大气师,但是五行轮转功毕竟只是地阶初级的功法,带来的,也仅仅是一门锐金剑诀的人阶高级战技。这些东西,在面对武宗,甚至武圣强者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所以,吴天决定,现在就开始练习九霄冲云诀的第三重,他希望第三重能够自己带来正面对敌的力量。九霄冲云诀第一重,流云劲,带给了吴天地阶中级的流云步。九霄冲云诀第二重,风云劲,带给了吴天人阶高级的风云掌。看上去风云掌反而比着流云步地级,但是吴天却知道,风云掌只是一个过渡。九霄冲云诀第三重,风雷劲,一方面是九霄冲云诀的一个转变,由云变风再变雷,威力暴涨。而它所附带的战技,风雷掌又是一个地阶初级的战技!最重要的是,风云掌还有风雷掌,却是一套组合战技,左手风云,右手风雷,雷云凝聚,一击如天罚!

    对于九霄冲云第三重,他的理解也早已经到达了很高的水平,之所以无法修炼,归根揭底是身体的原因。

    风雷劲的一个雷字,不难显现出九霄冲云诀第三重的狂暴,因此,吴天至少要再过几年,身体基本成型,才能开始尝试。现在,吴天因为机缘巧合,身体陡然发育,倒也终于有了尝试第三重的资格。对于第三重的修炼,吴天有着充足的自信。虽然修炼成功不会让吴天的真气量突飞猛进,可是对于这战力的提升,吴天可是渴望许久了。不过出于稳妥起见,吴天还是来到了墓室之中,看了一眼安若曦的状况。可惜的安若曦俏脸通红,专心致志没有丝毫的松懈,显然是拼上了小命要从阵法中发现什么东西。可是吴天通过龙瞳不难看到,无尽的灵气在安若曦身体里面钻来钻去,丝毫没有停留,跟吴天的状况毫无二致。吴天本想劝劝她,但是却遭到了安若曦连番的白眼,自讨没趣的吴天直截了当的回到了洞天福地,开始研究九霄冲云诀第三重。吴天哪里知道,女人对于自己的事业山峰可是无比的重视。吴天让安若曦放弃,这不是触安若曦霉头么?可是令吴天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离开,陵墓大殿的传送阵再次亮起光芒,这一次,自然不会是吴天又回来了。

    来的人身材矮小,手中握着一柄单刀,眼中全是不敢置信的狂喜神色。这个人,自然是白枭!“竟然,竟然有这样的地方!这是仙家手段,仙家密地!哈哈,我白枭终于有了出人头地的一天了!”白枭舔着嘴唇,哈哈大笑。这是什么地方,只要一眼看去,这就是仙家宫殿,是仙人们居住过的地方。在这里,白枭仿佛已经看到了灵丹妙药,还有传说中的宝物神兵,每一样都能够让白枭瞬间脱胎换骨。白枭眼前瞬间浮现了段天一的影子,这一次,不再是他自己家跪在段天一面前,而是段天一被他踩到了脚下!而在他的身边,白枭倾心久已的师妹,终于不再犹豫不决,带着腼腆的笑容投入了他的怀抱。更有甚至,白枭以前不敢想象的东西,现在似乎也变得触手可及。突破武宗,不再仅仅是一派宗师,而是超凡入圣,成为了武圣的境界,代替他的师尊段天一,成为云霄派响当当的人物!甚至,有可能白枭目光游离,那个传说中的境界,由武圣的身躯才能做到的,打破天地间的桎梏,让凡人的肉身突破后天的极限。

    先天境界!平地飞空,行天踏云,这几乎已经就是仙家的手段,是先天强者才能够做到的层次。也是以前白枭不敢想象的阶段。以前,白枭的梦想仅仅是达到武圣的境界,踹到他的师尊段天一。可是现在,白枭的野望疯狂的滋生,既然有了仙家的手段,小小的先天境界算什么?仿佛先天境界就在他的面前,只要再踏入一步,他就能够超脱凡人的桎梏。“你这个小混蛋,又回来干什么,烦不烦啊!”安若曦面色不愉,原本她就因为迟迟抓不住要领,心里烦闷,现在吴天竟然去而复返,还在大殿里面自言自语,怎么能让她不生气?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毫无变化的身躯,抚摸着胸前暗自叹了一口气,安若曦咬牙,这一次非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弟弟,明白她这个姐姐的威严。远远看到一个人影,安若曦想都没想,就开始展示她作为姐姐的威严。可是,当她终于看清那个人影,看到他的身高,看到他脸上错愕的神情的时候,安若曦愣住了。

    下一刻,安若曦脸色煞白,想都没有想,本能的转身逃那个人,那个矮小的身影,就是那天晚上高挂天空之上,发出那几乎毁灭一切刀光的人影。武宗强者,也是追杀她和吴天的人!跑!只能跑!安若曦知道自己的境界,武师练气师的双重身份,不会给她任何的安全感。身上带着的保命手段,对于武宗也绝对不会起着任何的作用。甚至她背后的人只需要一刀,安若曦毫不怀疑,自己就会被一刀两断!可是,安若曦又能够往哪里跑呢?转过头来,安若曦所面对的,就是那件拥有聚灵阵的偏殿。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己所在是一个墓室,唯一的出路,还在白枭的脚下。安若曦愣住了。“噗!”下一刻,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嘴里面喷洒而出。白枭已经鬼魅一般来到了安若曦身后,看似飘然无力的一掌,让安若曦感觉自己的内脏好像全都被破碎了一般。

    喷出的鲜血仿佛带走了自己身体里面的力量,安若曦脑海中嗡嗡乱响,感觉身体一瞬间便冰冷了下来,颓然倒再也没有其它的东西。白枭咬着牙,出了炼丹房,转身进入了藏经阁,或者做书房用途的偏殿,既然那里有着书卷,那么白枭就抱着最后一丝的侥幸,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秘籍。结果,失望再一次降临在了他的身上。所有的书籍,在他一碰之后,便化为了飞灰,至于原本存在于这里的玉片,都被吴天给整理存放了起来,白枭也没有发现。失望,失望之极。白枭踏着危险的脚步,来到了安若曦的面前。至于剩下的墓室,白枭暂时也没有了探索的打算,在他看来,这些东西的消失,肯定跟这个女人还有吴天脱不了关系。安若曦此时脸色苍白,内脏的剧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大脑一片眩晕,眼中看到的景象全都有着一层血色的光芒。

    尽管如此,她的神智还很清醒,看着白枭的一举一动,她心中满是嘲笑。同样对待这些东西,吴天和这个男人的表现,可谓是判若云泥。不过,她的心中,除了嘲笑,剩下的也就只有苦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