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四章 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唉?”安蓝月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随着铁塔手中的力量逐渐变得,她才确信自己感受到了痛苦,自己被铁塔抓住了。被铁塔掐住了脖子。

    这是什么状况?哪怕明白自己被铁塔抓住了,安蓝月仍然脸上带着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法理解现在的现状。“为什么……”安蓝月声音沙哑,盼望着铁塔给她一个解释,可惜铁塔咧嘴一笑,手中的力量更大了几分,让安蓝月面色涨红。

    安蓝月拼命挣扎,可惜她只是一个气宗强者,手中的真气朝着铁塔拍打,连铁打体表的护身罡气,都没有撼动分毫。“为什么!”安蓝月瞪大了眼睛,执着的想要问为什么。她不理解,自己为了报复吴天,已经决定要放弃一切,甚至为了杀了吴天,不惜把自己的身体当成筹码,来诱惑眼前这个铁塔一般的大汉。

    可是,她无法理解,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事情还是不如她的期望,现在的事情发展,加上呼吸的散乱,让她头脑发蒙。“为什么?”

    铁塔咧嘴一下,朝着吴天问道:“吴长老,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吴天脸色阴沉了下来,道:“如果不是你要拜我做大哥,就是因为你跟云落天一样的货色。”吴天的话宛如醍醐灌顶,瞬间让安蓝月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可是这依旧无法改变她被擒住的命运,留下了屈辱的眼泪。“哈哈!果然啊,吴长老不论是心智还是实力,都是一等一的强人,如果没有手中这一张好牌的话,恐怕我连吴长老的衣角也碰不到。“铁塔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弱点,让吴天无言以对。的确,铁塔一看浑身肌肉虬结,加上全身罡气四射,绝对是强横力量行的武圣,恐怕比着炼体士也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家伙,你指望他的速度有多快?或许铁塔也有很强的爆发力,可是对上吴天这种速度上的怪胎,只有跟在屁股后面吃灰的分。所以,他需要一个筹码,一个用来限制吴天,让吴天不能够随心所欲发挥速度优势的筹码。而现在,这个筹码恰好在他身边,所以铁塔毫不犹豫的挟持了安蓝月。

    “喂,女人啊,别哭啊!我现在可是在履行你我之间的约定,只要抓住了你,按照吴长老的性情,必然跟我正面对抗,我才能给你报仇啊!”铁塔看着安蓝月的眼泪,笑的更加畅快,道:“女人,你我又没有定下合作的方式,现在不是很好么。你恨吴长老,而吴长老却为了救你只能跟我战斗,这不是很有意思么?”

    铁塔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峡谷中,显得越发的刺耳。

    安蓝月虽然被掐住了脖子,不过铁塔也没有掐死安蓝月的意思,因此安蓝月虽然呼吸困难,却仍然能勉强保持清醒。她挣扎着看向吴天,看着吴天阴沉的脸色,眼中再次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不知道是真的不解,还是蕴含着其它的感情。吴天的龙瞳虽然能够识别一个人的情绪,但是那确是宏观上的猜测,对于如此细致的女儿家心思,龙瞳也无可奈何。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吴天咧嘴一笑,道:“你知道,我和这个安蓝月是什么关系么,你知道我们之间的过往么,我凭什么冒着生命危险,救这样一个女人?”听着吴天表面上冰冷的话,安蓝月眼神迅速的灰暗了下去,铁塔却笑盈盈的,没有丝毫在意。“说实话,我可是个大老粗啊,这样的事情我不明白。不过吴长老,咱俩都是男人,我看得出来,你看这女人的眼神,可是看自己东西的眼神啊。”“身为一个男人,怎么会容许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霸占?哪怕自己这个女人万分的讨厌,但也只能是自己的东西,打骂也是自己爷们的事情。”铁塔一副我懂你的目光,让吴天无奈,道:“你真的是个大老粗?我看你的心思比着真眼还要小啊!”

    “哈哈,吴长老过谦了。只不过,我恰巧也是一个男人,而且也是一个占有欲强的男人。”“最重要的事情,吴长老不是还站在这里跟我废话么?”铁塔眼中精光闪现,道:“后有追兵,而且是强大至极的追兵,吴长老还有闲心跟我扯皮,找我的破绽,看样子,这个女人在吴长老的心中,比着你自己认为的可要重要太多了!”

    这一次,吴天没有答话,而是看向了安蓝月,两人四目相对,安蓝月好像突然有一点儿慌张,干脆闭上了眼睛。的确,吴天对于安蓝月真的没有什么感情,开始时刻更是怒火更多。不过既然吴天碰了安蓝月,隐约的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东西。

    赤裸裸的占有欲而已。或许吴天可以看着这个女人死去,却无法看着这个女人为了报复自己,倒贴在别的男人怀里。“说吧,铁塔,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吴天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不再扯皮,而是最后摊牌。五行散人正飞速赶来,他的时间不多,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事情做一个了断。

    “哈哈,痛快!吴长老,我也不是阴险狡诈之辈,所以,咱们正面过过招,你如果赢得了我,一切你说了算!”铁塔一声大吼,浑身罡气爆射,混沌的罡气竟然把他全身笼罩了起来,仿佛身躯更庞大了几分,如同一个魁梧的巨人。

    “我人称铁塔,全力以赴足足六万斤的力道,以前也只有你们云岚宗的段天一能够跟我正面对抗,现在,我要看看,你有几分几两!”铁塔在地面上重重一塔,松软的泥土瞬间被压下去,地面上出现了一块直径十数米的巨大深坑,深坑底部的泥土如同青石一般坚硬。“来吧,比武场建好了,吴长老,你怕了么?”“怕?”吴天咧嘴一笑,体内的力量滚动,肌肉扭曲,暗自全力运转起来了八极拳的奥义。

    八极拳,前世华夏无数无数宗师心血的结晶,从人体本身的角度考量,最大限度的提升一个人的爆发力,刚猛无比。俗话说,十年太极不出门,一月八极打死人,就是这样的道理。现在,在吴天手中,八极拳焕发除了无与伦比的光芒。

    有了八极拳的整套发力手段,吴天肉体力量四万斤的优势彻底显现了出来,一次次的攻击,每一次都彻底应用八极拳的发力方法,足足让自己的爆发力提升了五成。六万斤的力道,恐怖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当年的段天一,每一击给人的感觉都能够将整个世界洞穿。可惜,吴天强大,铁塔也不是弱鸟。甚至相比之下,他已经是年轻一辈中云霄宗力量最强的武圣强者。

    单单凭借着肉体的力量,就有将近五万斤的神力。现在的铁塔更是将罡气释放了出来,让罡气包裹着自己,增强他的战力。六万斤,同样是六万斤,两个人的拳脚撞击在一次,每每发出爆鸣一般的剧烈声响,声震数里。听到这样的响声,五道光芒速度更快,朝着吴天跟铁塔的所在赶去。吴天心下阴沉,发现正面对抗无法超越铁塔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次麻烦了。铁塔现在用罡气加持全身,总体而言是一种简单的应用,几乎每个武圣都会,可是很少有武圣这样做,因为这样的提升并不大,仅仅能够提升两成而已。相较之下,哪怕最简单最低级的战技,至少也会提升两成以上的爆发力,有着拼命绝招,让瞬间的爆发力量翻翻也不是难事。

    可是,对于其他人而言是鸡肋的东西,到了神力无敌的铁塔手中,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五万斤的力量,或许很多人抱着搏命的想法,还能够拼杀一番。可是六万斤的力道,铁塔正常情况下能够达到的力量,已经是很多武圣强者用战技也无法达到的高度。面对这样的巨力,这样的人形猛兽,如果你没有超越六万斤的力量,只有在铁塔面前饮恨的份。这里面,甚至包括吴天!

    随便表面上吴天跟铁塔打的难解难分,可是吴天自己清楚,八极拳借助全身肌肉筋骨的协作,换来了强大的爆发力,但是却会对肉体造成巨大的负担。每一拳打出,吴天都会感受到全身猛然紧张起来,攻击一次后,那种深入骨子里的疲劳感,让吴天心中生出无力的苦涩。按理说,吴天现在强大的肉体状况不应该出现这样是结果,不过吴天现在却是不断的用八极拳压榨自己的极限,而铁塔只是处于正常状态。

    铁塔,没有用战技,只是跟吴天正面对抗。如果要说铁塔一个武圣强者不会用战技,那真是笑掉了大牙!“不能这样下去了!”吴天借助一次碰撞,骤然飞退几步,双手背在身后,悄悄的放松全身的肌肉。“哈哈,痛快,痛快!”铁塔满脸兴奋的红晕,指着吴天道:“来啊,再来啊,除了段天一,还没有人跟我这样硬抗许久。你不来,我就掐死这个女人!”

    安蓝月脸色煞白,单单是刚才两人力量冲击的余波,就让她几乎岔过气去,更别提现在铁塔真的兴奋了起来,手上渐渐有控制不住力量的迹象。“嘿嘿,吴长老,顺便说一句,你的身法鬼魅我早有耳闻,可不准用身法欺负我一个老实人,当心我控制不住手里的力道!”铁塔舔舔嘴,道:“你这么大的力道,继续啊,别停下!”

    “难道你就不怕逼急了我,生死之间我丢下这个女人不管?她是安家的嫡系,难道你能就这样杀了她?”铁塔冷哼一声,道:“安家势力庞大,我知道,可惜在云霄宗,安家却恰好没有分量。至于这个女人死了,随便找个借口应付过去,安家还能为了她打上云霄宗?”吴天叹了一口气,这个铁塔果然不愧是第一线的精英弟子,无论心智还是实力,几乎让吴天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特别是对方这种不择手段的态度,让吴天只能处于被动。到底该怎么办?吴天心思电转,铁塔明显是在跟吴天玩乐而已,如果真的生死相搏,正面拼杀,吴天相信恐怕他已经被铁塔打残了。到底该怎么办!吴天思前想后,恐怕只有爆发云霄精气,才能救下安蓝月,可是为了这样一个女人爆发最后的底牌,值得吗?

    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生!安蓝月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怀中,人人都认为此时她完全乌海,可是从她的怀中却飞出了一道璀璨的厉芒。直射铁塔双眼!安蓝月的看家本事,无影剑气,在这个时候使用了出来!铁塔一愣,眼睛可是人的要害,无论是谁碰到这样的状况,都会本能的防御,哪怕知道有着罡气护体,铁塔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拼命。

    本能战胜了理智,铁塔双掌收回,放在了眼前,安蓝月顿时也是获得了喘息之机。就是现在,吴天眼中精光闪烁,趁现在把安蓝月救回来……可是,此时此刻,安蓝月却做出了一个超越所有人想象的举动。她脸上露出决绝的神色,竟然一掌朝着自己天灵盖派去。铁塔刚刚击飞安蓝月的短剑,正为了安蓝月的诡计而气恼,想要把安蓝月再次抓住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了安蓝月的举动。他虽然嘴上说的自信,可是安蓝月真的死在了他手中,必然有着无穷无尽的麻烦。心中想要教训安蓝月的想法骤然消弭,他大吼一声,一掌拍向了安蓝月的胳膊。铁塔的实力多强?尽管失去了先机,却后发先至,打在了安蓝月的上臂,安蓝月的手臂顿时诡异的弯折起来,整个人惨叫一声,也因为铁塔的巨力倒飞出去。

    一切都在瞬息之间,哪怕吴天流云步速度惊人,此时也才堪堪赶到,迅速的接下安蓝月,脚步不停,立刻转身飞退。不能继续纠缠下去了,否则等五散人追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