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章 进行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时间一天天流逝,越来越多的参赛者,或停下脚步制作更多更加强大的附魔傀儡,或被那些凶狠的魔兽杀掉结束了他们的塔斗之旅。九座高塔,每层的魔兽的品种及数量都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是魔兽的实力,好比说那第一层的刺猪,在第一座高塔之中的刺猪不过一级的实力,但到了此刻景辰所在的第三座高塔,刺猪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三级。

    原本两个六级附魔傀儡随手就可以尽数秒杀的刺猪,此刻也不得不施放两个师级技能才能秒杀,先不说师级技能这种至少需要达到五级巅峰,才能初步掌握的技能,参赛者中有几个能使用出来。

    就算真的能用出来,恐怕那也是得燃烧生命才能做到,想来会干那种啥事的参赛者并不多,毕竟,在如此年纪就能达到五级巅峰的,也算是妖孽级的天才,他们就算是在每个大家族内,也是被当成宝贝,又怎么会如此浪费生命。

    而对于那些来观战的人来说,这几天里,他们记住了一个又一个名字,当塔斗之中所剩下的人不足五十之时,每一名参赛者的退出,都会有一个特殊的魔法屏幕来重演他所经历的战斗,当然,这些战斗都是经过某种剪接过的精彩回放,这种回放虽然并不连续,但无疑是最刺激人心的。

    这些观战者就仿若亲身见证了一位位天才陨落一般,激动的同时,他们也不得不叹息,这塔斗的残酷,以及那些魔兽的强大,这些天才绝艳的人物,最后无不是“死”得异常凄惨。其中最惨的要数,那个当初生存试练中跟在素娜身后的五级附魔师少年,他是在第二座高塔的第九层死掉的,以他的实力本不应该如此,可惜,忙着操纵十多个五级傀儡的他一没注意,被一头兵蚁偷袭,直接被那头兵蚁咬断了喉咙,意外出局。

    此刻,依旧能留在这塔斗空间之内的,无一不是五级以上的天才参赛者,他们都是各个家族的灵魂人物,大多都被家族内定为下一代的掌权人物,这是属于他们的战场,这同样是各大家族、势力暗中较力的舞台。

    “看,那屏幕上又有反应了,不知道是谁又被踢出塔斗空间了。”在广场上的一个角落,几个青年人的目光顺着其中一人的手指看向那个特殊的魔法屏幕,这些少年人的双眸之中,既有对这些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天才们的崇拜与羡慕,又有一丝看到这些天才被淘汰的兴奋与幸灾乐祸。

    当然,整个广场之上,如他们这种心情复杂的人还很多,毕竟,任何智慧生命都是一种善于嫉妒的生物,虽然当你比他们强大太多的时候,他们会收起,甚至压制自己的嫉妒之心,但无法否认的是,嫉妒,是永远不会被抹去的一种劣根。

    “老大,你猜这次谁会赢?”看着那特殊的魔法屏幕上,展示出的这位天才过往的精彩经历,一名少年人开口问道。

    “还用问,当然是那灰袍神秘人了,我听说,他本身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七级甚至更高,远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你看那个第二名,不都是被他甩出一座塔了吗?我看肯定是他无疑。”在他身旁,一身材十分魁梧的少年理所当然的道。

    “我看未必,我觉得可能是那名叫琼儿的女子,你们没看到那些魔兽在与她战斗时,都畏首畏尾的吗?我想她一定是有某种秘法,或者是天赋,能让这些魔兽都怕她!”这群少年人中,一个子相对矮小的少年道。

    听到那矮小少年的话,为首那个少年一脸不以为然的道,“老三,你就在那扯吧,虽然我不得不承认,那名妹子的实力不俗,但比起灰袍神秘人,她可是差得太多了,你没看到,自从到了第三座高塔,她那威慑魔兽的能力已经被降低不少了吗?刚才我还看到一头魔龙犀攻击她本体了呢。”顿了顿,目光有些戏谑的看向那矮小少年继续说道,“你不会是看上人家妹子的美貌,才这么说的吧?”

    “什么!你……老大,你太不厚道了。”虽然那少年极力掩饰,但他的脸色还是有些涨红,显然是被那为首的魁梧少年给说中了。

    “对了,老大,之前不是有个叫景辰的吗?听说实力很强,怎么没看到他的影子?”

    魁梧少年一摇头,道,“谁知道呢,那时候听说他很强,不但杀掉了一个占星一脉的长老,而且传说中他还是一个曾经很强大分支的继承者,没想到如此不中用。当初我还以为他多厉害呢,现在看来,弄不好是受了那名叫琼儿女子的照顾,才能走到这里的。”说着又是叹息一声。

    整个广场之上,所有人都如他们一样,在议论着这场塔斗,而同样有很多人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毕竟,在大赛之前,不少人就有传言,说景辰杀了一名占星一脉的长老,而后来生存试练中,那些占星一脉参赛者对景辰的态度,似乎也证明了这点。

    可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不少人都认为那传言肯定是假的,以景辰到现在都没进入前十的实力来看,应该没有可能杀掉一名占星一脉的长老。毕竟,如占星一脉这种中上流的传承分支,其长老的实力至少也能达到六级,如果景辰能杀掉那位长老,那么他的实力至少也得是六级往上,真有那般实力,又怎么可能冲不到前十。

    “怎么会……?”看着天空中那十个魔法屏幕,戈隆大帝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疑惑,景辰的实力他可是深有体会,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杀入前十,这实在太讽刺了。想到此处,戈隆的眼神不禁一凝,他突然想到,是不是昨天的事让景辰消耗太大,以至于今天影响了景辰的成绩。

    这一刻,这位法兰大帝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丝自责,他在怪自己,太过急于救自己的女儿,连景辰如此重大的比赛,都是被他给耽误了。

    当然,对于这些质疑、猜测、愧疚……身在塔斗空间的景辰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做的便是熟悉附魔傀儡群的操控。他并没有奋起直追,因为他明白,越到后来愈加困难,其他人的速度也必然慢下来,而他要做的就是习惯这种多线操控。此刻,他正控制着二十个六级傀儡和一个七级傀儡,悠闲的追杀着那些落荒而逃的魔龙犀。

    “刷!刷!”又是两道传送之光亮起,又有两名天才被一起传送了出来,此刻与几天前相比,传送之光亮起的频率已经慢很多了,不管怎么说,现在里面活着的,都是真正的天才,真正的强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