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五章 老瞎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鬼吹灯世界,石碑村。

    林辰给了那个带路的二小十块钱,让他拿去买糖吃。

    要知道十块钱买的糖,估计够二小吃上一个月的了。

    三人跟着民兵排长进了山坡后的石碑店村。一转过山坡,眼前豁然开朗,原来这石碑店位于一处丘陵环绕的小盆地。这里得天独厚,地理环境十分优越,旱季的时候,像这种小盆地由于气压的关系,也不会缺少雨水;黄河泛滥之时,有四周密密匝匝的丘陵抵挡,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而且这石碑店的人口还着实不少,少说也有五六百户,从山坡上俯瞰下去,村中整顿得颇为齐整有序。

    前行不远就看见一处山坡上立着块巨大的石碑,当年我看过泰山上的无字碑,就已经十分巨大了,这石碑店村口的石碑比起泰山无字碑也小不了多少。石碑上的字迹早就没有了,远望去像块突兀的大石板,碑下有个无头的大力石兽,看那样子倒有几分像负碑的赑屃,不过又似是而非。

    民兵排长在前边引路,来到村东头的一间棺材铺前停下,这里不仅卖寿材,还卖香锞纸马,门上挂着块老匾。门前围着很多看热闹的村民,堂前有三五个膀大腰圆的民兵把持着,不让众人入内。其实就算让进去看,现在也没人敢进了,大伙都是心中疑神疑鬼,议论纷纷,有的说这个洞大概通着黄河底下的龙宫,这一惊动,可不得了,过几天黄河龙王一怒,就要淹了这方圆千里;有的人说那洞洞里是连着阴曹地府,如果拖到了晚间还不填死封好,阴间的饿鬼幽魂,便要从洞中跑出来祸害人了;还有个村里的小学老师,说得更邪乎:“你们这些个驴入的懂个甚,就知道个迷信六四球的,那下边阴冷冷的,一定是通着南极洲,过一会儿地球那一端的冰水就倒灌过来,淹死你们这帮迷信驴入的。”

    不是林辰说,这个老师如果是放在更封建一点儿的社会,可能会被打死。

    你还敢在猖狂一点儿吗?面对这么多的老迷信,说淹死他们,你也是可以啊。

    民兵队长带着他们走到了里面,然后不等为首的村长发话,就直接说道:“村长,这几个同志和下面的那个老同志是一个考古队的,和那两个生死不明的人都认识。”

    村长眼睛一亮,连忙握住了站在最前面的胡八一的手说道:“我的个同志啊,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总算把组织上的人给盼来了。”

    随后诉说了一大堆面临的困难,不是村委会不想救人,而是村里人都被这棺材铺的传说吓怕了,本来有一个排的民兵,但是从七九年开始,编制就没满过,满打满算就七八个乌合之众,都没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遇到这种突发情况,不知该如何应对,既然有上级派来的同志,那民兵就全归你指挥。

    这算什么?典型的甩清关系,如果出事情了,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到胡八一的身上,如果有功劳,胡八一一走,功劳还是他的。

    下面的事情就是林辰他们的了,因为裂缝到达下面的落脚点有一段距离,所以想要下去的话还得利用竹篮。

    为了安全,林辰还特地的在一旁的柱子上面绑了几个绳子放了下去,毕竟如果下面有什么危险的话,到时候这些绳索就是他们的救命草。

    雪莉杨说道:“这地穴至少有两层以上,而且两层之下,还不知更有多深。孙教授他们可能想看看下面的一层受空气侵蚀的受损程度,在那里遇到了什么。由于地下环境中盐类、水分、气体、细菌等化学、生物的作用,遇到空气,有一个急剧的变化,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极大,所以咱们每人都应该再用湿毛巾蒙住口鼻,点上火把,火把熄灭就立即后退。”

    就在四人打算下去的时候,人群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交谈声。

    原来是有个瞎子趁乱挤了进来。此人头戴一副双元盲人镜,留着山羊胡子,一手拿着本线装旧书,另一只手握着竹棍,焦急地寻问棺材铺里一众人等:“哪位是管事的?快请出来说话。”

    因为这关乎到孙教授的生死,还关乎到能不能够解读出龙骨拓片,从而找到雮尘珠,所以胡八一不耐烦地对村长喊道:“不是不让闲杂人等入内吗?怎么把这瞎子放进来了?快把他赶出去,别耽误了我们的要紧事。”

    听到胡八一说话,瞎子用棍棒捅了他一下,然后说道:“小子无礼,谅你也不知老夫是何许人,否则怎敢口出狂言,老夫是来救尔等性命的……”

    村长也赶过来对我说:“胡同志,这位是县里有名的算命先生。去年我婆姨踩到狐仙中了邪,多亏这位先生指点,才保住性命,你们听听他的说话,必定没错。”

    胡八一心中焦躁异常,急于知道孙教授的生死下落,便破口对瞎子骂道:“去你大爷的,当年我们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怎么没把你给办了,那时候你躲哪去了,现在冒出来装大尾巴狼,我告诉你赶紧给我起开,别跟这碍事。”

    瞎子把嘴一撇,冷哼一声:“老夫昔日在江西给首长起过卦,有劫难时自有去处,那时候还没你这不积口德的小辈。老夫不忍看这些无辜的性命都被你连累,一发断送在此地,所以明示于你,这地穴非是寻常的去处可比,若说出里面的东西来,怕把尔等生生吓死。”

    胡八一气急败坏地对瞎子说道:“这地穴中是什么所在?你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要是吓不死我,你趁早给我到一边凉快去。”

    算命的瞎子神色傲然,对我说道:“你看你看,意气用事了是不是?吓死了你这小辈,老夫还得给你偿命,过来,让老夫摸摸你的面相。”说罢也不管我是不是愿意,伸手就在胡八一的脸上乱捏了起来。“

    瞎子忽悠了他们几句,不过说的都不准,一听就知道是瞎几把扯。

    雪莉杨在旁听了多时,算是听出了一点儿道道,走过来在瞎子旁边说道:“您是不是觉得这下边是个古墓,打算跟我们这些穿山甲下去沾点光,倒出两件明器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们没时间陪你再兜圈子了,你若再有半句虚言,立刻把你赶出去。”

    瞎子被雪莉杨说得一怔,压低声音说道:“嘘,小点声,原来姑娘也是行里的人?听你这话,这莫不是摸金校尉?老夫还当尔等是官面上的。看来你们摸金的最近可真是人才辈出啊。既然不是外人,也不瞒尔等了。嗨,老夫当年也是名扬两湖之地的卸岭力士,这不是年轻的时候去云南倒斗把这对招子丢了吗?流落到这穷乡僻壤,借着给人算命糊口,又是孤老,所以……想进去分一杯羹,换得些许散碎银两,也好给老夫仙游之时,置办套棺材板子。”

    瞎子也知道,随便几句话就想要分一杯羹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他说道:“老夫这里有部《亸子宓地眼图》,尔等若是肯见者有份,把倒出来明器匀给老夫一件,这部图谱就归你们了。”

    这东西的假货太多了,所以胡八一根本就不买他的帐,还说他拿得是假货。

    看到瞎子还想和胡八一争论,林辰站了出来道:“好啦,不说其他的了,管他是真是假,如果下面真的有明器,那么到时候分你一两件就行了,而且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是下去救人,就不和你废话了。”

    说完林辰招呼了胡八一他们一下,然后就开始下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