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 在高考前存活(七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躺倒在地的男人起初还能发出痛苦的声响, 但很快喉咙不断涌出的黑泥将这唯一出声之处封的严严实实,那副模样看着着实可怕。 .

    虽然他们早已知道这个名为谢一的少年体内不知为何会自动诞生出外面那些根据人类负面情绪而产生的怪物,可却没有人能料到他的精神世界竟也如同外界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总而言之先把人控制住!”

    周围都是经验老到的行家,一出事立刻做出了相应的措施。

    没一会, 那失去意识口吐黑泥的男人便在众人合力之下平定了下来, 他们为他做了基本的检测, 并打算将其唤醒。

    这些负面情绪虽说数量多了要避免被近身有些麻烦, 但是面前的数量不光不多,还在那男人的躯体之内,不会随意移动的黑泥像是一个活靶子。

    “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啊。”有人不禁出声发问。

    这个自告奋勇的男人虽说是个小家族之主,可有这份野心的自然也有那么一点相应的能力,更何况没点能耐又怎么能自立门户。

    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他们才没有阻止其行动, 毕竟在大家族互相牵制谁也不能先行一步的情况下, 总得有个人出头来获取一些必要的情报。

    谁知道事情竟然会这样。

    “确实怪……”

    竟然造成了这种能够直接反应到本体的影响。

    精神世界和现实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精神世界可以说是没有完完全全的死亡的概念, 在其造成的损伤都是直接附加在人的灵魂, 哪怕灵魂残破不堪,肉体也不会出现任何伤害,依旧完整无缺。

    章季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

    见章季神情凝重,沈默言便顺势问了一句:“有什么眉目吗?”

    “眉目称不, 只不过……”哪怕章季本人并不喜欢说一半藏一半, 可他现在却还是有些不太能够确定自己的猜测。

    像所有人都认为的那样, 单单只是精神接触不该有那么巨大的风险, 哪怕章季先前说那里多么恐怖多么危险也不过是和老朋友开开玩笑罢了,一方面是精神世界对于这些除灵界的老司机不应该那么容易在灵魂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另一方面他有他的规矩,时间一到他立刻会把人带出来。

    精神世界像是一个大型的秘密基地,随着逐渐潜入,它的戒备会越来越严密,所以章季往往不会让人在里面呆超过安全范畴之外的时间。

    可是现在这人只不过在里面呆了不到两分钟。

    除非这个少年的灵魂已经不属于他了,而是由另外别的什么东西操控着,所以才能在有人入侵的第一时间发现并且进行最高程度的警戒,同时这个东西还得拥有能够仅凭着一缕神识入侵另一具身体的能力,才能让那位家主产生那样的反应。

    这样的东西存在吗?

    正当章季陷入沉思时,另一边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如果有人能有读心的能力的话,那么大概会发现现场大约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是那男人究竟在这少年的精神世界里面见到了什么。

    这并不是无法得知的事,现在男人体内涌出的黑泥已经被彻底清除了,剩下的只有把他叫醒,从他嘴里问出情报行了。

    在场的一个个都是老狐狸,想要在他们面前撒谎可登天还难,一个神情一个动作会将其想法暴露无遗,他们根本不怕对方有私心而有所隐瞒。

    这群人的想法虽没有表现在脸,但是并不难猜。

    从一开始他们认定谢一的体内恐怕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存在,而这样东西与那传说的宝物或许有那么一点联系。

    沈默言毫不怀疑他们先前突然松口同意那位家主进去一探究竟的目的,作为家族之主的他们无法承担相应的风险,互相牵制的情况下,由自告奋勇又没什么家族实力做出头鸟,哪怕其真的在那之得到了什么线索,他们也不会由着他独吞。

    现在证明这件事真的有极大的风险,这群人庆幸的同时又会忍不住想,或许自己去没有问题,毕竟那个男人不过是一个小家族的家主,能耐也不过那样。

    但此刻他们已经不需要犯险了,只要等那个男人醒过来。

    沈默言的视线从欲言又止的章季身收回,落在昏迷不醒的谢一身,很快另一边的动静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才不过短短几分钟,原本应该已经平定下来了的男人忽然抽搐了起来,他的手指紧紧的扣着地,关节泛着骇人的白。

    “按住他!”

    一声令下,立刻有下属们一拥而将其紧紧按倒在地,由不得他再多动弹一下,以防他突然暴起。

    下一秒众人便见到了惊人的一幕,被按倒在地的男人挣扎着仰起头,原本应该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的黑泥不再仅仅是从口,而是以一种仿佛在寻找着所有突破口一般的姿态,争先恐后的从其七巧一涌而。

    它们最先的目标是距离男人最近的那些下属们。

    “别动。”出声的是齐家家主。

    按住那男人的是先前发声的那位家主的下属们,按理说本不该听从其他家主的命令,毕竟这等同于间接下了自家主人的面子,可他们现在本因为这突发状况神经紧绷,齐老先生称得是除了许臻之外第二权威的存在,在没有人发话的情况下,听到这么一个命令下来,他们下意识便听从了。

    也正是这条件反射的行为,才没有让男人能够做出过分反抗,反而是被死死按住,只有那些黑泥不断涌出试图碰触到他们。

    齐老先生又怎么会让它们如愿。

    等到这些黑泥随着齐老先生的动作再次被清除,男人又一次陷入昏迷,那几位下属才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他们看向自家主人,确认刚才他们的行为并没有令其感到恼火。

    恼火自然是有的,但是这位家主更气的是自己的反应太慢,明明在最开始发生异样时是他最先反应过来的,齐老先生这一套操作下来不过数秒,根本没有给其余人反应的机会,当然也杜绝了再次波及到其他人的可能。

    “怎么会……?”显然眼前发生的事情和章季所想的有所出入,令他大感意外。

    听到章季的自言自语,沈默言道:“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我原本以为是有什么东西寄生于这个少年的灵魂,这人是因为进入了其精神世界才会受到控制从而被影响,但在离开精神世界同时这些影响被彻底清除了之后不该再发生这种事才对。”

    章季的说法不难理解,好像颜料必须沾到纸才会晕染出颜色一样,在将染色了的部分撕去之后,剩余的白纸自动浮现颜色显得有些怪异并且令人无法理解了。

    章季虽然现在的年纪算不大,可却也不小了,这么多年见过不少稀古怪的东西,可却都达不成眼前的这种效果。

    “或许这本来是只要标记能够控制人们灵魂的东西。”沈默言随口道,“普通人因为没有灵力所以它能够直接控制,而有灵力的人们则麻烦一些,需要通过一些接触。”

    “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真有这种东西那人类早完蛋了。

    怎么会没有,这种东西他们这些原住民应该他更清楚吧?

    所谓能够控制人鬼神的宝物,不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存在吗?人类死后的灵魂便称之为鬼魂,虽说关于这三样宝物具体能够起到的作用并没有明确的描写,但是假如这样宝物是已经达到条件被激活了的完全体的话,那能达到这种效果不算夸张。

    只不过要怎么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沈默言却没有什么头绪。

    这不像先前的那样宝物,那不过只是一颗没有经历过献祭的珠子,起到的作用也不过是影响人们情绪,引导他们做出一些错误的事罢了。

    嗯……?

    在沈默言愣神的功夫,那个男人已经被彻底控制了起来,他的身被贴了符纸,有几人正在他的手臂画着特殊作用的符,用来抑制那黑泥的同时也限制住了他行动的可能。

    现在最简单的方法是进入这个男人的记忆寻找事情发生的经过,但这意味着要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在经历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之后,现在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将他的记忆和精神分割开……”

    “不行,那会对他造成相当严重的伤害。”

    “现在这种时候还管的那么多?”

    “现在是哪种时候?李先生说的对,我们需要再想想其他的办法,离开的人还没回来,他们或许会有什么线索。”

    “哼,世界可等不起你们这么折腾。”

    原本维持着表面和谐的众人意见相持不下,没有人愿意让步。

    齐老先生同样沉着脸,他看了看针锋相对的两拨人,摇了摇头,叹着在这种时候他们竟然还能如此不分轻重,竟是连许家那年轻的小伙子都不如。

    思及此处,齐老先生的目光不由看向从一开始没打算介入这件事的少年,却发现此时他正拿着手机,似乎正在拨着某个号码。

    得亏世界崩坏的并没有多久,电话还有信号,再这样下去恐怕各个城市的各项基础设备都会彻底停止运作,到时候才真的是麻烦了。

    拨给许臻的电话没有打通,提示着在服务区外。

    “那边也遇到麻烦了吗……”

    章季乍一听到身边的人冒出这么一句,刚想问是许臻那边出什么问题了,见沈默言收起手机转身要推门而出。

    “现在这个时候你要去哪?”他问道。

    “去取个东西。”沈默言道,“很快回来。”

    章季闻言点了点头,毕竟这许家目前还算安全,只要不离开这宅子,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而沈默言则在考虑着那样东西现在会在哪里,假如许臻途没有更换过位置的话,那么该还在那个地方。

    系统的任务是解救谢一,那么自然是应该从谢一身着手,既然将他带回来不算解救,那么正确的方法恐怕是让他从被控制的状态挣脱出来。

    距离许臻离开的时间越长,他的心情越发易烦躁,这种状态在刚刚拨不通电话之后又窜了几个高度。

    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好,要尽快解决这件事。

    他离开的动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相反,昏迷着的少年仅仅只是动了动唇,便引起了所有人的警戒。

    “他醒了?”

    “不,他的意识并没有清醒。”

    “他好像在说什么。”

    昏睡着的少年并没有发出声音,人们只能勉强透过他的口型猜测他刚才说出的话。

    “不……准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