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鸟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呼呼……

    老者缓步而行,宽大的白袍拖拽在树丛之上,发出阵阵声响。

    王浩辰强撑着盯着逼近而来的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仅仅只是一招,老者令他身受重伤。

    “竟然没死?”老者颇为意外,在他的预料之中,只需一掌即可将王浩辰击毙,老者阴鸷的双眼在王浩辰身上一扫,点了点头,道:“这躯壳淬炼的不错!”

    老者在王浩辰身前站定,枯瘦的手爪再次举了起来。

    “小子,竟然敢杀我们雾煞寨的人,会非得活剐了你。”正在这时,一道雄壮的人影,浑身弥漫着一股暴唳之气,手握巨斧,飞射而来。

    “嗯?”老者双眼微微一眯,转头向着赶来的那人望去。

    “你是谁?”斧凶自林间飞掠而出,双眼一扫,即落到了枯瘦老者身上,脚步不由一凝。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老者脚步一动,如同鬼魅般一飘,手爪一探,即向着斧凶抓去。

    “老家伙,你找死!”老者如此轻视,瞬间激起了斧凶心中的暴唳之气,手中巨斧微微一拖,猛然一斧斩下。

    “就你这点实力,还妄想挣扎,真是可笑!”老者脸色骤寒,抓出的手爪蓦然弯曲,如同五根铁勾一般,包裹着一层氤氲光芒。

    斧凶手中巨斧携带着狂猛的劲风,可那老者却如风中枯叶一般,借着劲风一荡而开,手爪闪电般抓出,猛然一勾,深深抓入斧凶臂膀肌肉之中。

    “啊!”斧凶惨叫一声,五指一松,巨斧“当啷”一声落地。

    “去死!”那剧痛让斧凶脸色都陡然苍白起来,可他凶性依然不减,左手猛然一握,一拳轰向近在咫尺的枯瘦老者。

    老者眼见一拳轰来,面色不变,枯瘦的手臂微微一举,即将斧凶那雄壮的身躯举了起来,轻若无物,而后凶猛的向着地上砸去。

    “砰!”

    地面似乎都是微微一颤,斧凶雄壮的身躯砸在地上,身上巨石都龟裂而开。

    “我是雾煞寨的人,在这阴山,你杀了我你也跑不了。”斧凶瘫轻在地,四肢断折扭曲,嘴中鲜血翻涌,但依然怒视着老者。

    “到是有些硬气!”老者冷哼一声,接着道:“你们雾煞寨能存活到今天,也只是因为谷牢还有些见识,分得清那些人不该惹,若非如此,就你们那点自以为是的实力,在很多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我本不想多杀人,可你看到了我,勉得给绮小姐惹麻烦,我也只得动手了,只怪你命不好。”老者轻哼一声,手掌一竖,猛然一掌拍下。

    “嘭!”

    掌力如同波纹一般,轰在斧凶身上,身躯一颤,口中黑血混合着内脏碎片流溢而出,双眼神色飞快的涣散开来。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老者回头,向着王浩辰望去,神色却是微微一楞,地上还残留着血迹,可已经不见了王浩辰的身影。

    老者双眼微微一皱,双眼向着四周扫去,缓步向着而去。

    “我老人家年纪来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可没有心情跟你玩捉迷藏的游戏!”老者阴鸷的目光扫过地上的血迹,视线落在地上拖拽的血痕之上,大步循着血痕追去。

    王浩辰背靠着大树,胸口猛烈的起伏着,他本想趁着斧凶与老者拼斗之机逃走,可他身上的伤势实在太重了,没走多远,就支撑不住了。

    “算了,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的,死就死吧!”王浩辰也认命,但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甘。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在身旁响起,老者很快就站到了王浩辰身旁。

    “不跑了?”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你废话真多,要杀就杀,快点儿!”既然逃命无望,王浩辰反而平静了下来,反正就是一死而已,又不是没死过。

    “嗯?”老者眼神一寒,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唳”

    突然,空中一声尖鸣,如同钢丝一般,直钻入耳,与此同时,一片庞大阴影将两人尽数笼罩,一股凶猛无比的劲风,一压而下。

    老者猛然抬头,看到空中那庞然大物,脸色顿时一变。

    “炽鸟!”

    一头全身白羽的异鸟,长达三四丈,翅展十余丈,庞大无比,盘旋在他们头顶。

    “唳!”

    又是一声尖鸣,白鸟双翅一收,如同一支利箭疾射而下,两只数尺长的白爪,如同异铁铸成的一般,泛着寒光,向着两人一抓而下。

    “畜牲!”

    枯瘦老者终于维持不住那风淡云轻的样子了,双臂一振,两只手掌连拍,一重重掌影向着白鸟击去。

    白鸟那两只白爪,如同神兵一般,无可阻挡,穿透重重掌影,疾抓而下。

    “嘭!”

    鸟爪落下,老者眉宇间也是煞气凝聚,手掌狠狠一握,猛然一拳轰在鸟爪之上。

    两股强大的劲力碰撞,劲风如刀一般横扫而开,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深痕,几道劲风扫在王浩辰身上,顿时在他身上割出道道血痕。

    “这是什么实力?”王浩辰心里震颤,仅仅只是拼斗的劲风,竟然都能让他受伤。

    白鸟居高临下一击,挟带着强大的冲击之力,老者竟然被它一爪击退。

    “好!”王浩辰原本以为必死,想不到又有了这样的变故,心里忍不住呵彩一声,巴不得眼前这一人一鸟打起来,最好拼得同归于尽。

    但他心里的声音尚未落下,眼前就有着一道白影一闪而过,而后肩头一阵剧痛传来,如同被铁钩穿透。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状况,肩上一阵庞大的撕扯之力传来,他身体即离地而起,不断向上攀升而起。

    “那里走!”老者眼见炽鸟带走了王浩辰,口中一声暴呵,裹着白袍的身影腾空而起,一掌向着白鸟拍去。

    “轰!”

    白鸟一翅猛然一拍,翅下一道旋涡出现,向着那道掌力撞去。

    借着老者那一掌之力,白鸟穿云而起,飞向了空中,而那老者力量用尽,只能不甘的向着地上落去,但他双眼却死死的盯着王浩辰。

    王浩辰脸上冷汗潸潸,肩头的骨骼似乎都被白鸟一爪抓透了,痛彻心扉,但他还是感受到了老者那冰冷的眼神。

    “我若不死,你们风家必灭!”王浩辰咬牙提气,一声厉呵直透而下,在林间上空传开。

    “被炽鸟带走,还妄想活命……”老者望着一人一鸟渐渐远去的声音,脸色不屑,但他眼底,却忍不住泛起一丝不甘与不安。

    呼呼

    耳边风声呼呼,难以睁眼。

    王浩辰微眯着双眼,感觉白云似乎就在头顶,低头向下望去,大地在眼中已经化为了一个绿点儿。

    “咝!”

    感受着肩头传来的剧痛,王浩辰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他本来就被那枯瘦老者击伤,此时再经这白鸟折腾,让他雪上加霜,眼前阵阵发黑,但那肩头不断传来的巨痛,却让他保持着清醒,不致昏迷。

    不知道这白鸟会将他带到什么地方去,等待他的是什么,能保持清晰反而令他心里一松。

    只要不死,就还有机会,虽然这白鸟看起来似乎比那枯瘦老者还要强大,但毕竟只是一头妖兽,智慧不高,王浩辰不相信自己完全找不到活命的机会。

    王浩辰举起尚能活动的右手,抓住白鸟那坚硬而冰冷的鸟爪,尽量减轻肩头承受的压力,不让伤势再次加重。

    足足飞了近半个小时之后,白鸟才缓缓降低了高度,王浩辰低头向着大地上望去,脸色再次一变,仅仅数息之间,他就看到了两头庞大的妖兽,看那体型,应该丝毫不比这白鸟弱。

    不是说,七王境内的强大妖兽都被剿灭了,没有先天境以上的妖兽了吗?

    看到那两头庞大的妖兽,王浩辰都感觉心惊肉跳。

    王浩辰那里知道,这里乃是阴山深处,别说阴山广阔无比,剿杀难度极大,就是阴山之中藏匿的无数山贼,也变相成为了妖兽的守卫,根本难以剿灭。

    阴山也是武王范围内,唯一有着大量强大妖兽存在的地方。

    开始王浩辰还看到了一些藏在大山之中的山寨,等到白鸟又飞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彻底进入了一片蛮荒深林,彻底失去了人迹。

    “这白鸟到底要把我带到那里去,不会是要把我带到妖兽老窝去吧。”王浩辰心神渐沉。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身受重伤,一旦进入了妖兽聚集之地,即便他能从白鸟爪下逃走,也是有死无生。

    他不知道白鸟要干什么,但既然现在没有杀死他,他感觉多少还有一些机会,虽然这机会极为缈茫。

    “唳”

    头上白鸟发出一声尖鸣。

    “又是什么情况?”王浩辰心里都有些怕这白鸟的叫声了。

    “唳!”

    “唳!”

    “唳!”

    白鸟尖鸣刚刚落下,即有着三声回应传来,不过,那三道尖鸣显得稚嫩弱小了许多。

    “到地头了?”

    王浩辰抬头向着方看去,千丈之外,有着一株参天大树,高达数百丈,枝繁叶茂,如果一把遮天大伞一般,矗立在一座悬崖边缘。

    在那如同远古巨树一般的枝丫间,搭着一个开阔无比的鸟巢,足足有着百丈方圆,如同一方广场。

    白鸟速度何等之快,王浩辰刚刚分辨清楚,千丈距离即一划而过,飞到了巨树之中。

    那鸟巢不仅奇大,而且很高,用无数粗藤搭建而成,即使以他人类的眼光来看,也颇为精致美观。

    鸟巢上方还覆盖有穹顶,在悬崖那一面,留有一个庞大的如口,如同巨人之门。

    “嘭!”

    白鸟飞入巢穴,随即鸟爪一松,将王浩辰扔在了鸟巢之中。

    王浩辰摔落在鸟剿之中,牵动了伤口,脸色再次一白,口中血迹淋淋而下。

    但他还来不及细细打量鸟巢之中的情况,就听到三声清脆的鸟鸣响起,如同孩童的欢呼声一般,向着王浩辰一扑而来。

    王浩辰心神一凝,连忙翻身坐起。

    鸟巢中,三只几乎一模一样的白鸟,扇动着翅膀,迈动着鸟爪,向着他扑了过来。

    “这是将我当成食物了?”王浩辰双眼都是微微一瞪,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连忙站了起来,警惕的盯着三只白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