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天罚圣光的威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毫不起眼的一道金色光丝,没有任何气散发,但却比任何攻击都要可怕,似无物不破,无物可挡。

    光丝瞬间临身,阴丰都来不及反应,那光丝即自他身体之上一晃而过,一闪而逝。

    阴丰身躯微微一滞,微微有些疑惑,似乎都没弄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他双眼不由陡然睁大了起来,胸膛之上,一道道细细的血线浮现了出来,而且,就连他的灵魂都陡然一分两半,像是被人一刀切开。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攻击,连灵魂都能伤到?

    刹那之后,他感知道体内的生机正在狂泄,而灵魂也直接开始崩蹋。

    “老祖,救我……”他眼中一片惊恐,抛掉了所有顾忌,传讯回宗向着几位老祖求救。

    但显然,他没有那个时间了。

    “噗!”

    他飞逃的身影陡然撕裂而开,仿佛炸开了一半,却整整齐齐的分为了两半。

    灵魂瞬间完全崩毁。

    几乎在天罚圣光出手的刹那,王浩辰的身形也跟了过去,当阴丰那被剖开的尸体自空中掉落下来之时,他也到了下方。

    他手掌一挥,直接将阴丰身上的空间宝物取走,下一刻,他手掌猛然一握,拼尽全力,方才压榨出了一丝元力,灌入了手中的宝物之中。

    他身影陡然虚化,下一刹那,直接消逝在了原地,不见了踪影。

    他手中所握之物,正是他很久未曾动用过的子母命碑。

    子母命碑虽然只是圣级宝物,但在短时间内,帮他逃离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在出城之时,在城中客栈订下了一个房间,已经将一块子碑放在其中。

    几乎同时,炼魂宗内,一双饱含沧桑之色的眼睛睁开,双眼向着黑霜城的方向一扫而去。

    “阴丰……”他双眉不由微微一簇,但下一刻,脸色瞬间大变,“死了?”

    就在这瞬间,阴丰的灵魂气息竟然消逝了。

    “哼!”

    一声冷哼,虚空都是陡然一颤,他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了起来。

    “在我们炼魂宗势力范围内击杀我们炼魂宗宗主,真是好胆?”他身形未动,却在瞬间消逝,仿佛完全融入了虚空之中消逝不见了。

    仅仅只是十余息的时间,他在出现时,已经到了黑霜城外,身上气息翻滚,一头黑发无风自动,凌空而立,双眼向着下方大地扫去,阴丰那两半尸体瞬间落入他眼中。

    “想逃,没那么容易!”他双眼微微一闭,仔细感应着天地间残留的气息,向着灵识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刹那间就是数千里之距。

    “不管你是谁,你都逃不了……”那黑发老祖胸中怒火如同烈焰漫空而起。

    “嗯?”

    数息之后,他双眼再次睁开,眼中却如同雷霆风暴肆掠。

    他在瞬息之间,搜遍方圆两千余里,没有任何发现,一个达到界主境界的强者都没有发现。

    “到底是谁……”他气息微微凝滞,却如同寒冰凝结。

    “轰!”

    他陡然抬手,虚虚一压,方圆数百丈的虚空仿佛实质,如同一方铁壁,向着大地上压去。

    “砰!”

    大地瞬间沉陷,地动山摇,一道道数丈宽的裂缝,不断蔓延而出。

    阴丰那两半尸体在那一掌之下,直接湮灭,如同水滴一般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黑霜城客栈之中,王浩辰盘漆而坐,脸色有些苍白,微微喘息着,体内阵阵虚弱感不断传来。

    “来的好快!”他微微抬头,双眼仿佛穿透重重阻隔,直接落到了城外那一道恐怖的身影之上。

    就在刚才,他感知到了一股阴晦的强悍波动自天地间横扫而过。

    而且,他也从天罚系统之中,看到了一道恐怖的身影,身上的散发出来的气势,即便是以他现在的修为,都不由感到阵阵心惊。

    王浩辰不由一阵后怕,乾坤界主的实力,都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了。

    若不是他突然心血来潮,在这客栈之中留下了一块子碑,恐怕都难以脱身了。

    天罚圣光一击,威力固然强大无匹,但却也在瞬间抽空了他一身元力,现在的他虚弱无比,若是遇上炼魂宗那老祖,绝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但也正因为此时的他虚弱无比,才躲过了炼魂宗老祖的搜索。

    此时他体内元力涓滴不存,若是不细细去感知他的灵魂气息,恐怕谁也不会将他当成一位界主级的强者,多半只会将他看作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

    炼魂宗老祖瞬间搜索数千里之地,那有那个时间去细细探查所有人的灵魂气息,自然也就发现不了王浩辰了。

    虽然没有被发现,但王浩辰为了保险,下一刻已经动用天罚系统,以不断消耗天罚值为代价,改变掩饰了自己的灵魂气息。

    现在的他,无论是从元力,还是灵魂上看,他都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谁也看不出来,他乃是一位界主级的强者。

    只是稍微遮掩改变灵魂气息,天罚系统消耗的天罚值极少,王浩辰也不以为意。

    炼魂宗似乎仍不死心,不甘心离去,以阴丰身陨之地为圆心,身形在天空之中闪烁,将方圆数百里之地尽数探查了一遍。

    但最后,他也只得放弃。

    范围再大上一些,即便以他的修为,想要搜索也需要不短的时间,那凶手只要不傻,肯定早就走远了。

    “到底是谁……”他凌空站在黑霜城上空,双眼之中尽是一片阴沉,心里却在飞快的思索着。

    阴丰怎么说也是日月界主,能在短短数息之间将其斩杀,而后瞬间逃出数千之外,以他的估计,至少也需要乾坤界主才能做到,可是,南星大陆上的乾坤界主屈指可数,谁会不顾面子,潜入炼魂宗势力范围内,暗杀阴丰?

    以他那丰富的阅历,隐隐感觉自己这种猜测似乎有些不对,有些矛盾,无法说通,但除了这个猜测,他也想不到别的可能了。

    一宗之主,那就是一个宗门的脸面,宗主被杀,而且还是炼魂宗的势力范围之内,这无异于狠狠的抽了炼魂宗一记耳光,这耻辱,让那炼魂宗老祖心中欲狂,但却偏偏无处发泄。

    这里是炼魂宗的领地,一旦他有什么太大的动作,炼魂宗辖下那些城池都可能遭殃。

    炼魂宗老祖出现在黑霜城上空,让城中之人都是噤若寒蝉,气息压抑无比,城中都是静悄悄的,似乎都没人敢大声喘气。

    足足大半个小时之后,炼魂宗老祖方才微微平静,缓缓离去。

    城中那股庞大的压力顿时消失,城内又变得热闹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老祖已经闭关数十年了,怎么突然出现在我们黑霜城?”

    城中一些人开始议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到老祖的神情,他们都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他们就算打破头颅,肯定也不会想到,他们炼魂宗的宗主,在大半个小时之前,已经死在了城外。

    等到炼魂宗老祖离去,王浩辰也不由微微嘘了一口气,手掌一挥,一团无液顿时自他身前浮现出来。

    他现在体内没有一丝元力,都没有任何自保之力,而他又深处炼魂宗势力范围之内,必须尽快恢复实力,他心里方才踏实。

    体内元力干涸,以致功法的运转都变得艰难晦涩了起来,但随着第一缕元液化入元力,涌入全身经脉之中,顿时如同干裂的海面得到滋润,饥渴一般的吸收了起来,功法的运转速度缓缓变得顺畅了起来。

    随着功法运转一周,经脉之中已经有丝丝缕缕的元力积存,功法的运转顿时圆润了起来,而且,随着炼化的元液越来越多,经脉之中的元力越来越充沛,功法的运转速度也越来越快,两三个时辰之后,功法的运转已经恢复正常,炼化元液的速度也恢复到了巅峰。

    大团大团的元液不断被炼化为元力,开始在经脉之中奔涌了起来。

    不过,以他现在的强大修为,丹田之中的元力太过浩瀚,想要恢复,至少也需要数天时间。

    “以后,这天罚圣光能不用就尽量别用!”王浩辰现在想想,动用天罚圣光真的有些冒险。

    若非他为了以防万一,留了一条后路,以他当时的情况跟炼魂宗老祖撞上,炼魂宗老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灭了他。

    不过,天罚圣光的威力,让他也是暗暗心惊,他以星辰界主境界的修为,斩杀日月界主境界的阴丰,竟然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轻而易举。

    “或许,天罚圣光都足以威胁到乾坤界主。”他心里估算着。

    不过,乾坤界主的实力,难以用日月界主去衡量,差距太大,他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

    他一直待在客栈之中,全力恢复修为,恐怕都没人知道,这客栈之中突然多了一个人。

    足足用了四天多的时间,炼化了二十余团元液,他方才将体内元力尽数恢复。

    重新感受到体内澎湃的元力,他心里终于是多了一丝底气,踏实了不少。

    就算是炼魂宗老祖再来,他就算不敌,逃命还是有希望的。

    “离凰谷主只怕已经等急了,该回去了!”他微微一笑,缓缓起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