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章 朋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胡国庆忍不住喊道:“龙哥。”

    龙哥似是才回过神来,说道:“你怀疑的周向楠也在正常时间内到了学校,而且也是一个人,村里很多人都见到了嗡鸣飞自己出了村,那就说明他是半路失踪的……”

    沉吟片刻后道:“从县城到双拱桥村没有任何痕迹,那就扩大范围,把附近几个村子的路也找找,问问人有没有见到过嗡鸣飞,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把所有人都散出去找,务必给我找出蛛丝马迹来。”

    胡国庆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从龙哥的脸上看到了急切和烦躁。

    要知道,自从认识龙哥以来,龙哥给他的感觉就是稳,非常稳定,仿佛这天下所有的事儿都不能让他皱一下眉头,变换一下表情。

    那时候,他爹还经常拿两人做比较,让他学着点儿龙哥的稳,做事不要冲动。

    想到这里,他又偷偷的打量了眼龙哥,他没看错,龙哥急切又烦躁。

    胡国庆的心思活动开来……原本他以为嗡鸣飞在白龙帮也就一般般,说不上多重要,可也不是比一般的小混混要高了那么一些,就算他真的失踪了,对白龙帮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现在看来,他看到的知道的未必就是真的,龙哥比他想象中的在乎嗡鸣飞,或者也可以说,嗡鸣飞比他想象的在白龙帮重要。

    看来得跟岳父说说了,白龙帮重要的人,还是别为难的好……要不,就把嗡鸣飞的欠条还给他吧。

    ……

    县一中。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地理老师不舍的在黑板上写下最后一笔,转身布置今天的家庭作业,“课后的习题全部,标出全球的气压带、风带分布以及形成的气候,全球洋流类型、分布、影响,明天的课上我会随机抽人上来画出来,下课。”

    地理老师一走,班里顿时哀声一片,“好多作业,今晚啥也不用干了,就画图去了。”

    “就是,世界地图都够我画半天了。”

    “这还只是地理作业,还有其他作业呢。”

    ……

    在一片嘈杂的抱怨中,于芳荣看着皱着眉不知道在想啥周向楠,捣捣陶欣欣,“你说向楠咋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会是昨晚上真的发生啥了吧?”

    陶欣欣不自觉的点点头,想到昨天下午走前,周向楠告诉她们,若是她没有及时到的话,就替她请个假,没想到她真的来晚了,依着她平时勤奋、自律的样子,还真是有可能出事儿了。

    于芳荣抬抬下巴,“问问?”

    陶欣欣点点头,拉住立刻就要问的于芳荣,“别在这问,出去,吃完饭说。”

    于芳荣点点头,“行,听你的。”

    两人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向楠,走,吃饭去,我们今天吃红烧肉吧,我饿的不行了。”

    周向楠回过神来,暂时抛下脑子里的纷杂,笑着道:“好呀,就去学校后面巷子里的那家吧,我也想吃那家的酸汤馄饨了。”

    从旁边卢俊杰和曲丽丽的座位经过时,她才发现曲丽丽今天没来上课,一问才知道她有事回京城了。

    吃完饭,当陶欣欣和于芳荣问起的时候,周向楠捡着能说说了下,一般人可能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她倒是没有这样的顾虑,迟早有一天它她要和周家人闹掰,作为好朋友,就当提前打打预防针了。

    不过,关于嗡鸣飞的金链子以及白龙帮的事儿,她没有透露分毫,一则这事儿要真是牵扯到曲家,牵扯到京城那边的关系,陶政委和于部长就不够看了,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牵扯进来。

    二则,这事儿事关重大,万一让白龙帮的人闻到了风声,首当其冲的就是她了,君子不立于危墙,她重活一世的目的不是为了建功立业当大英雄,而是要活的更好。

    周向楠胳膊猛地被晃晃,她回过神来,就听于芳荣和陶欣欣两人涨红着脸,愤怒的声讨周向西和胡国庆,“我爸说那个姓胡的他爹虽然滑不留手,总爱往当官儿的跟前凑,但没做过啥坏事儿,对厂子里的工人也不错,为人算是可以,我呸,他要真好,能教出这样品性败坏的儿子?”

    于芳荣眨眨眼,“欣欣,歹竹出好笋,好竹也能出歹笋的。”

    陶欣欣给她一个白眼,“我还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我觉得向楠没有推测错,这事儿很可能就是曲丽丽在背后指使的,你们都没觉得这手段十分眼熟么,咱们听来的曲丽丽干的那些事儿不都是这样的,把得罪她的女孩子逼得走投无路,要么死,要么只能离开这里,向楠这事儿要是真让她得逞了,可不就是一样的下场?”

    于芳荣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十有八九是曲丽丽,不过你那个妹妹也不是个好东西,自家人算计自家人,真是不要脸。”

    “还有她爸妈,那叫爸妈吗?有这么偏心的吗?周向西是他们的女儿,难道向楠就不是吗?你爸妈根本就没把你当家人!要我说,向楠,你以后就别回去了,这样的家,这样的家人——”

    胳膊猛地被掐了一下,陶欣欣不解的看着掐她的于芳荣,“芳芳,你掐我干啥,我还没说完呢。”

    于芳荣脸瞬间红了,陶欣欣咋能说出来呢,亏得她好心提醒她。

    陶欣欣不知道她啥意思,周向楠秒懂,“芳芳,我既然把这事儿告诉你们了,就说明我是真的不在意,在我心里,你俩都比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重要多了,你不用担心我到时候与他们和好,反过头来埋怨你们。”

    说罢,幽幽的叹口气,“我从小就特别听话,父母工作忙,弟妹年纪小,家里只要是我能做的都做了,我自认为是个合格的孩子,孝顺、听话、懂事,可是——”

    “后来我才发现,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直到一个多月前,周向西要我的工作,我提出了回学校参加高考的事儿,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的父母,他们或许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亲生的孩子过。”

    “欣欣并没有说错,这就是事实,我已经认得很清楚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喜欣欣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