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心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了周向楠的话,陶欣欣瞬间红了眼眶,握着她的手,说道:“向楠,你别难过,没事儿,你父母不喜欢你,我和芳芳喜欢你,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姐妹。”

    于芳荣擦掉眼角的泪珠,“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没想到你爸妈是这样的人,欣欣说的对,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姐妹。”

    周向楠觉得心里暖暖的,虽然跟两人说以前的事儿,有她的一点儿私心……以后和周家闹翻,真要断绝关系的话,有陶政委和于部长帮她说话的话,事情要好办许多。

    但是,当听到两人的话之后,她还是忍不住的感动,这一个多月来,两人对她的帮助,她都看在眼里,两人是真的把她当成了好朋友。

    “好,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家人,是我的姐妹。”周向楠收回思绪,感概道。

    “对了,向楠,你就这么放过周向西吗?”陶欣欣问道,她觉得周向楠太优柔寡断了,要是她,绝对不会任由那个男人糊弄,非得让他们把关系坐实了,非得让这事儿传遍村里不可,让她真正的自食恶果,免得再放出来恶心人。

    于芳荣也道:“就是,真是便宜周向西了,这样心术不正,满心恶念的人就该让她自食恶果,体会体会什么叫绝望。”

    说完,想到周向楠不像她们见惯了尔虞我诈,还单纯的很,不由得有些担心道:“向楠,你会不会觉得我们俩恶毒的很?”

    周向楠脸上渐渐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难怪她们三个会成为朋友,这是有原因的。

    陶欣欣也跟着笑了,“芳芳你看,咱们可是朋友,向楠当然觉得我们说的对了!”

    看于芳荣紧张的样子,周向楠笑着点点头,“《孔子·宪问》中有这么一段对话,【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我非常赞同孔老夫子的话。”

    陶欣欣对于芳荣挤挤眼睛,“看到了吧,向楠可不是迂腐之人,要不然咱们三个怎么会臭味相投?”

    于芳荣忍不住翻个白眼,“谁跟你臭味相投,会不会说话?”

    于芳荣扯回话题,“向楠,用不用我们帮你给周向西个教训?”

    周向楠摇摇头,“不用,这事儿我自有办法解决,你们就别搀和了。”

    陶欣欣不放心,“你自己能行吗?”

    “放心,你们就等着吧,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明年你们就知道了。”

    陶欣欣还想说啥,被于芳荣拦住了,周向楠胸有成竹,看来早就想好咋办了,她们应该相信她的能力。

    ……

    吃过晚饭,周向楠在校门口见到了丁向上,手扶着自行车,车把上搭着深蓝色的工装,满脸都是疲惫,头发上还沾着几缕细小的棉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好像瘦了许多,也是,白天在厂子里干,晚上又要帮着弄菜剁肉,他也才十五,要是回家了,他这会儿应该在上学。

    虽然打定主意跟他保持距离,可看到他累成这样,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酸,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刚下班,还没吃饭吧,走,先吃饭。”

    丁向上摇摇头,“姐,不用了,我下了班先回的家,我爸快做好饭了,待会儿回家吃。”

    见她这样,周向楠瞬间抛去了心里的那点介意,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往学校旁边的巷子里走去,那里有一家小饭馆,是一对小夫妻开的,干净、便宜,味道还好。

    想着她不在食堂了,没有人能补贴丁向上肉了,她点了三道菜,全都是实惠的肉菜,上了桌,催促道:“赶紧吃吧,吃完给丁叔带一份回去。”

    丁向上点点头,大口的吃饭,他是真饿了,连着吃了四碗米饭,倒是菜,只吃了一盘子的辣椒炒肉。

    周向楠见状,说道:“别留了,这些菜我要了两份,人家正在后厨打包呢,你把这两盘子也吃掉。”

    丁向上摇摇头,“姐,吃饱了,这些没动,你带上明天吃吧。”

    “你傻呀,这么热的天,放到明天就坏了,老板过来打包……这些你带回去,晚上当宵夜吃,实在吃不下记得吊在井水里,明天早上热热再吃。之前打包的,回去给丁叔吃。”

    “姐——”

    周向楠打断他,神色严肃道:“听话,不然姐以后不理你了,按照我说的做,等休息了,姐去给你做麻辣兔丁吃。”

    “那我来付钱吧。”丁向上又道,她姐上学花钱多,得给她省着点儿。

    周向楠瞪他一眼,“行了,我给过了,我手里有钱着呢,再说我是当姐的,哪有让弟弟付钱的。”

    丁向上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低低的应了一声,明显情绪不高。

    带上打包的菜,两人往巷子外走去,到了一处岔路口,周向楠带着他往学校相反的方向走去,“行了,别去学校了,你抓紧时间回家吧,肉凉了就不好吃了……对了,你干活也别太卖力,你现在才十五岁,还在长身体呢,真累坏了,以后可是长不高的。”

    说着说着,周向楠有种教育儿子的错觉,咳咳,岁数大了一说话就容易啰嗦,得改改。

    丁向上不觉得周向楠啰嗦,满心眼里都是他姐在关心他,因而乖巧的应道:“嗯,姐,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干的活不重,就是今天厂子里急着出一批货,雇的搬运工太少了,我们车间的人全都上了,虽然累点儿,但是主任说给我们一人补贴五块钱。”

    周向楠瞪他一眼,“别说五块钱,就是二十你别给他干,也不看看你那小身子骨,真干坏了,他能给你赔?”

    丁向上挠挠头,再三保证不会再去搬货了,周向楠才停止了啰嗦。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周向楠才问道:“对了,你找我啥事儿?”

    丁向上这才想起来,从土黄色的背包里拿出个包的严严实实的纸包来,递给周向楠,“姐,这是秦大厨给你的工钱,你一直不来找我要,我担心你要用钱,就给你送过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