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章 是兄弟就来砍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岛上,红霞万丈,仿佛天空坠落一颗燃烧着火焰的小行星,照映整个天岛都是红彤彤的。

    在这红光之中,一个身影,就从陆原趴着的地方,缓缓的站了起来。

    陆原原本是趴在地上的,此时就好像,是他自己站了起来一样。

    人影只微微一抬头,人已经迎着巨大的凤鸣剑,冲了上去。

    轰!

    一声巨大的爆破之音,从云层之中轰轰散去。

    那一瞬间,天上凤鸣带来的风云,和红发青年带来的红霞,就仿佛是狂风中的云烟,被吹散得一干二净。

    波动从核心炸开,一层层的能量波,源源不断的向四周的空旷传开。

    海浪几乎是同时掀起的,不同于平常的海浪,此时的海浪,是从天岛向大海深处的逆向传播。

    仿佛是大海里出现了巨洞,海水向大海深处倾泻。

    天岛周围,本来被海水淹没隐藏的礁石,全部暴露出来,在那一刻,天岛的面积都增大了一倍。

    海上此时巨浪肆虐,但是天岛中间,此时一片安静。

    众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就站在陆原旁边的突然神奇出现的红发青年。

    他的样子,竟然几乎和陆原一致!

    只是他的头发,柔顺的遮住了眼帘,丝缕的头发下面,目光凌冽而冷峻。

    “你是天玄?!”

    灵渺仙母一脸的震惊,仿佛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你既然是凡人,你的前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今生!天道之下,这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她看看陆原,又看看天玄,喃喃的说道,“这不可能,不可能……你们竟然相见……”

    是的,凡人,有自己的轮回规则。

    前世和今生,绝不会相见,这是天地鸿蒙初始就写下的法则!

    世界上最底层的法则,连仙人都无法打破的法则!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果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爱的话。”天玄说话的时候,看着陆原和周允,他的目光,隐隐有着温柔。

    就仿佛是一个人,翻看着手机里曾经的甜蜜的视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是的,他也没想到,陆原竟然可以硬生生把三万五千年前的自己吸到这里来,陆原竟然可以打破底层法则,可想而知当时候他身边的能量有多巨大!

    要多爱一个人,才可以让身边环绕着如此惊骇滔天的能量,要心有多坚强,才一直坚持着不被这巨大的能量吞噬。

    当时在九仙山的登天台的时候,陆原周围的能量在不断的积聚,他就仿佛是一个风暴中心,无数的能量,积压在他的四周。

    寻常人,早已被这巨大的能量吞没了。

    但是陆原一直在坚持着,他当时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知道周允不会回头,但是他还是在坚持着啊,他不是反悔,他只是想让完全觉醒的过程再慢一点,再慢一点。

    他只是想再记住周允一会儿,再记住一会儿。

    因为他知道,一旦屈服于能量,一旦觉醒,自己就再也记不得这份感情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聚集在陆原周围的能量强度,逐渐的超越了底层法则的规定,因为就连底层法则,也没有预料到,一个人的周围可以有这么强大的能量,一个人竟然可以处在这么大的能量之间而没有被湮灭。

    所以,当能量超越了规定的界限,法则就出现了悖论,时空也出现了错乱,秩序被打破,一切,都有可能!

    此时,天玄说着话,目光突然又是一凛,盯向了灵渺仙母,“灵渺仙母,留下瑶光和璇玑,你走吧!就当你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忘记瑶光和璇玑吧,她们不再属于你,放她们自由吧。”

    “不,可,能!”灵渺仙母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她表情倨傲,“灵剑永远都是仙岛上的东西,一日是,日日是,任何凡人,都不配拥有仙界的任何灵物,天玄,你只不过是个偷东西的小贼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

    “我不是贼!”红发天玄仿佛一瞬间被激怒了,他目光血红的盯着灵渺仙母,“灵渺,亏你说的出口灵剑是仙岛的东西,当日我到达蓬莱仙岛的时候,却亲眼看到你们岛上的人,正准备将这两把灵剑放入炼化炉鼎熔销!既然知道她们是灵剑,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们!”

    “呵呵,她们犯了错,当然要受到惩罚,当天条是摆设,当制定天条是为了增加就业机会的吗!”灵渺仙母不屑的说道。

    “她们犯了错?他们犯了什么错?!”红发天玄看到灵渺仙母这个样子,显得更加愤怒,“在我的逼问之下,你们岛上的人告诉我,只不过是因为西牛贺洲尊主的女儿牛魔女来到你蓬莱仙岛玩耍,好奇瑶光和璇玑两把灵剑,偏吵着要拿来玩耍嬉戏,然而她却忘记了牛是偶蹄目动物,根本拿不住剑这么轻灵的东西,一不小心自己把自己弄伤,就是因为这个牛魔女大发雷霆,泄愤于无辜的瑶光和璇玑,而作为蓬莱仙岛主人的你,为了安抚牛魔女,为了讨得西牛贺洲尊主的欢心和原谅,竟然是非不分,也怪罪于瑶光和璇玑,甚至于要将她们送入炼化炉鼎内熔销,化为虚有!”

    “幸好我及时赶到,救下她们,不然的话,她们岂非是冤屈而死!灵渺,你曲意逢迎,是非不分,你这种人,不配拥有灵剑!而我天玄今天告诉你,我也绝不是偷来的灵剑,我是把她们,从阴暗肮脏的蓬莱仙岛拯救出来的!”

    “住口!你这狡猾的小贼!”

    灵渺仙母都气的要疯了,脸色都变成了猪肝,狂怒之下,她双手持起凤鸣剑,直劈向红发天玄!

    这一刻,飓风从天上来!

    风催动天地,天岛上的树木,在风中瑟瑟摇摆发抖,树叶漫天飞舞,剧烈的在空中翻滚着撞击着。

    凤鸣剑巨大的剑光,从空中投下巨大的影子,遮盖住所有人的双眼,带来死亡的阴暗!

    “来啊。”

    红发天玄的身体一瞬间弹射而出,空中无数的树叶狭裹着他,将他团团包围,而当他升到最高点的那一刹那,无数的树叶爆炸开去,仿佛是破茧成蝶!

    仿佛在天空的遥远处,那黑色的身影义无反顾的投入巨大的剑光里!

    陆原趴在地上,他艰难的抬起头,他要使劲的拗着脑袋,才能看向空中,泪水,汗水,混杂着尘土,几乎要完全挡住了他的双眼。

    依稀之中,他看到了云层中,那身影,正在凤鸣剑的剑光里时隐时现。

    蓦然,陆原神情一阵恍惚,他似乎也感觉到了空中凌冽的风,充满杀意的剑光,剧烈的心跳……

    那是红发天玄,陆原感应到了天玄。

    天玄在为我战斗,他仿佛是一个兄弟一样,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接管了一切!

    陆原内心在笑,而脸上,却只有泪水。

    突然,他只觉得胳膊上就是一疼。

    不是很严重,仿佛只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天上的那个身影的动作,却变得迟滞了许多。

    呼!

    一阵坠落的风声。

    一滴水滴,啪嗒掉落在了陆原的脸边。

    下雨了?

    不,是血,红发天玄的血。

    陆原的心,猛然提了起来。

    “废物,起来啊,来啊,并肩子上啊!我扛不住了,一起搞死这灵渺老妖婆!哈哈哈哈!”空中,隐隐传来天玄的声音。

    “来了!”陆原内心陡然激荡,心里也爆发出蓬勃的生气,他起来了,站了起来。

    陆原身影一动,刹那间,就卷入了空中的那场战斗。

    “反了反了,今天我就替天行道!”灵渺仙母虽然伤了天玄,但是迟迟没有打败,心里也急了,此时眼见陆原也上来,她脸上更是急躁而愤怒。

    “如果这就是天道,那就让我逆天而行吧!”

    是吧,天道如果这么没有人情,谁又在乎天道呢。

    陆原只知道,打败灵渺仙母,就可以和周允在一起!

    既然这样,那就来吧!

    “来吧!”陆原喊道。

    “来吧!”红发天玄喊道!

    “来啊!”灵渺仙母手里的凤鸣剑,突然向天一指!

    “煌煌雷公,助我天威!斩杀于此,永不轮回!”她的口中,有声音喊出。

    一道即使在白日下,也是亮得耀眼的闪电,仿佛是几百株藤蔓的纠缠,银白色的火花在空中不断炸裂,从看不到尽头的空中直泄落而下,就仿佛是九天之上银河的倾泻,又仿佛是千万只骏马你追我赶,扬起了遮天蔽日的尘土。

    闪电的速度奇快无比,只不过在底下的人群看来,仿佛像一只缓缓降落的孔明灯,慢慢的,但是势不可挡的,降落,再降落。

    终于,当凤鸣剑的剑尖和闪电触碰的一刹那,仿佛是大地和天空第一次接触了,那一刻,似乎天地之间的能量,全部集中在了那一点。

    “雷公斩!”

    那一剑,是陆原见过最可怕的一剑,连凤鸣剑的剑身,都被火花包围,似乎空气都在燃烧。

    这一剑,斩向了陆原!

    陆原只觉得,这一剑,似乎吸走了天地间的能量,也似乎吸走了自己的所有力气。

    他第一次,感觉到天威的可怕,感觉到灵渺仙母所在的世界的可怕。

    对未知的可怕。

    “来啊!”

    就在凤鸣剑要落下的一瞬间,红发天玄急速掠进入了剑气周遭的领域。

    “来吧,来吧……”

    红发天玄看着那巨大的凤鸣剑,他口中喃喃的说道,但眼神,前所未有的平静。

    轰!

    气浪一瞬间,在空中急剧的爆炸!

    天岛上所有的门窗玻璃,几乎是同时炸开,所有的树木被齐刷刷的削平。

    海水在这一刻,全部汽化,大陆架干涸宛若沙漠。

    汽化的水蒸气在空中凝聚成了雨水,瞬间,暴雨如注!

    乌云之中,一个修长的黑影,激射而出,在云层中射入了星空,不知所踪。

    灵渺仙母怔怔的看着空空的双手,不敢相信凤鸣剑竟然被天玄震的脱了手,她最后看到的是凤鸣剑那修长身影在远处星空中留下的一点,之后,就再也不见了。

    “好,好!”

    失去了凤鸣剑的灵渺仙母,只能恨恨跺了跺脚,袖口一抖,瑶光和周允被她抓在肋下,御风而去!

    陆原眼睁睁看着她带着周允和瑶光离去,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低下头,抱着怀里重伤的,奄奄一息的天玄,痛哭起来,“你救了我,可是你……”

    是的,那一回合,灵渺仙母失去了凤鸣,而天玄,失去了所有的气力。

    “我要死了。”天玄的声音,那么的虚弱。

    “你不会死的,章九,章九……”陆原喊道。

    “不要叫那老小子了,他救不活我的,谁都救不活我啦。”天玄轻轻的说道。

    “少主!”

    章九紧咬着嘴唇,悲痛的又愧疚的跪在陆原身边,脸上也涌出了泪水。

    谁也不知道他的少主是叫谁,也许是,两个都叫。

    “死的应该是我,你救了我,你替我挡住了剑!”陆原哽咽着说道,“我真是个废物,连累了你!”

    “别哭啦。”天玄说道,“我叫了你那么久的废物,对不起了,你不是废物,你是你自己,你叫陆原,别怕,你会再找到璇玑的,相信我,你一定会的!你们一定会再一起的!”

    “可是你还有采薇,你还要找你的采薇……”陆原想到了红发天玄曾经跟他说过采薇的事情。

    是的,他那么爱采薇,陆原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因为他也爱过周允。

    他知道,丢失了所爱的人,那种痛苦,真的是,没有什么会比这个更痛苦的事情了。

    “没用啦,我早已忘记了她的样子。”天玄的眼角,隐隐有了泪痕,他的目光里,再也隐藏不住那种极致的悲伤,“因为我来到了现在,理论上来说,我和采薇在人生里并没有遇到过,我们,是不可能重逢的了。”

    “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在登天台……”

    “不怪你,我真的一点都不怪你,谢谢你让我看到了你和璇玑的爱情,谢谢你让我看到你的善良和温暖,让我知道我天玄的内心还是有人性的。”天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陆原,我要死了,你要答应我两件事。”

    “第一件,你要找到采薇,你先去锦城动物园,找到里昂,里昂会带你找到采薇,采薇她应该就在原之大陆。你一定要找到她,不仅仅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自己,因为只有找到采薇,你才会真正的找到你自己,只有找到你自己,你才有能力到达蓬莱仙岛,寻回周允,但我希望,你找到采薇,替我照顾她,关心她,哪怕只是一段时间……”

    “我答应你!”陆原怎么可能不答应,“我发誓,只要我活着,我会永远替你守护她!”

    “好,好,第二件事,你万万不能跟采薇吐露真相,更不能提起我,不要让她知道世界上有我这个人,即使有一天,她也觉醒了,你也不要告诉她我曾经存在过。因为从我穿越开始,我和她的人生就重新谱写了,我也从没真正的遇到过她,我和她不相识,所以你也决不能向她提起我。不然的话,她会迷失,会混乱的。”

    “好……我答应你!”陆原沉重的点了点头。

    只是,点头的时候,他的心,是那么的痛。

    他怎么能不明白天玄的意思,他那么爱采薇,他的遗言全是为了采薇,然而,他还不能让采薇知道他的存在。

    这种痛苦,绝不是别人能体会的!

    “好,太好了。”天玄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躺在陆原的怀里,目光,慢慢的涣散。

    最终,他死在了陆原的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