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1章二次受伤与回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这一波手雷爆炸完毕之后,美军这边当即有人用德语喊道:“枪放下,举起手站起来。”

    地上陆续站起了七、八个举手站立的德军士兵,这里的战斗顺利结束。

    罗斯在和对方的一个中尉指挥官碰头之后,知道对方这二十多人也是跳伞失散的伞兵,听到这边的枪战声后,他们就聚了过来。

    接下来众人就是快速打扫战场,押解俘虏准备和杰克上尉汇合。

    汤姆和罗伯特几人自然也不用再往前赶路了,就在他们持警戒状态等待罗斯他们返回时,‘幸运镇’那边开始成批量的、往这个边发射迫击炮弹了;看到德军这一次是一起发射了7发炮弹,汤姆心里还在猜测着‘这可是接近两个连的迫击炮持有量了’。

    按说由于没有地面信号指引,这些炮弹是很难击中目标的;可也正是由于‘幸运镇’上的德军无法定位准确目标,而他们又非常恼怒自己的那个排被歼灭,所以这含恨而发的迫击炮弹,在借鉴了之前的发射参数之后,定位了一个大范围的散射参数。

    也就是说这7门迫击炮,是被定义了7个不同的发射参数,德军就是期望着在这些炮弹之中,有能蒙中目标的,也好解他们的心头只恨。

    在罗伯特大喊‘散开卧倒’的叫声中,汤姆也注意到,其中一发迫击炮弹是直奔着他们这个方位而来。

    对于汤姆来说,这一次很不幸;他由于行动和卧倒不便,等到他趴向地面、来不及移动多远时,迫击炮弹就在他附近七、八米远的地方爆炸。

    先是他感觉着左手一阵剧痛,接着也不知是被爆炸声震晕了、还是疼晕了,反正他是成功的晕倒了。

    对于罗伯特来说,他如今已经是把汤姆当成好兄弟了,他在趴到地上躲避迫击炮的轰炸时,他还不忘关心汤姆的安危。

    当迫击炮的炮弹爆炸声刚过,他就侧脸朝着汤姆所在的方位观瞧;也是由于这会天空上的云层更淡薄了,月夜下的能见度也比之前有所提高;这使得罗伯特能够看到,汤姆的轮廓身影是正趴在地上,而从汤姆那个方向的空中,正好还飞过来一物。

    罗伯特是条件反射的向后躲闪,随即他注意到这个落到眼前地面的、近在咫尺的物体,居然是一个人的手掌,他当即是心中一个激灵,心里边是不住的念叨:“千万别是汤姆的手掌。”

    可随后他注意到那个断裂掉的手掌居然就那么虚化、消失不见了,他怀疑是不是自己被炸的眼花了,再仔细的定睛观瞧,地上哪有什么手掌,,这让他心里是一阵欢喜:“汤姆肯定没事。”

    他抬头看向汤姆的方位,嘴里刚喊出:“汤姆……”

    他就愣住了,因为那边的地上已不见汤姆的踪迹,他当即要站起身来,这时才察觉自己好像又被击中了;他急忙伸手触摸,发现自己的另一半皮股居然也被迫击炮弹片击中了,好在还没有伤到骨头;他忍着痛连忙站起,一边四处查看,一边狂叫着汤姆的名字。

    可是周围哪有汤姆的影子,他们一同过来的那另外4人中,除了一人在这次的爆炸中,新添了两处伤口之外,其他三人都没有被炸中;就在众人奇怪汤姆会去哪里时,德军的第二排迫击炮弹又集火发射了,这次的发射参数应该是又做了调整,没有再炸向罗伯特这边,而是开始往罗斯那边聚集;那边罗斯是急忙让大家再次的分散开,尽快赶回林地内。

    罗伯特这边不甘心啊,他让其他几人拿着手电筒、分散开去仔细查找汤姆的踪迹,可惜仍是杳无音信。

    在场的诸人都有感觉,那发迫击炮弹并没有当当正正的击中汤姆,所以不应该把汤姆炸的什么也不剩的,更何况汤姆携带的枪支等物品,现场也没有找到一样。

    远处的罗斯看到他们这边几人、是都打开手电筒在忙活,急忙喝令、制止他们这种莽撞行为,免得这手电筒光、会直接把敌人的炮弹招来。

    罗伯特最后也是被罗斯命令着,返回林地的。

    汤姆这件事,让罗伯特一辈子都耿耿于怀。

    诺曼底战役之后,罗斯这个临时整编排的幸存人员,曾经联名为汤姆请功,可居然发现在美军的编织中,并没有第二空降师这个番号,自然也就查不到汤姆这个人;这也让罗伯特十分愧疚,后悔自己当时没有能多关心一下‘汤姆的个人情况’,如果能知道汤姆的家庭成员或家庭住址情况,也不至于让英雄就这么被埋没了。

    而对于汤姆就这么消失的状况,罗伯特是一直很困惑的;他也曾把自己的所见和当时在场的战友交流过,不过别人当时都是自顾不暇,并没有人能像他那样,还能发现了一些汤姆消失前的异象;故而大家都认为,这些或许就是罗伯特产生的幻像;而罗伯特自己,也始终没能为此找出一个‘科学’的解答。

    很多年之后,曾有政府机构的调查人员,向罗伯特打听有关汤姆事件的细节,罗伯特还以为是又有人要挖掘汤姆的英雄事迹了,为此他专门叮嘱调查人员:“一旦查到汤姆家庭情况的确切消息时,请一定告知我一下。”

    可惜他也再没有得到这方面的回音。

    ……

    周日早上醒来的赵星,感觉自己的这一次‘梦入’很受伤;首先是自己的左臂外侧的肌肉中,会不时感应到一阵阵疼痛,这种痛不是那种肌肉割裂后的肉疼,而是一种神经痛,疼痛的区域就是在汤姆手臂上所中弹片的位置。

    这种‘神经痛’是赵星自己对这种疼痛的定义,他以前没有享受过神经痛的滋味,也不确知这种疼痛,是否就是医学上所说的那种‘神经痛’,但依照他个人的观、感,他觉得这就应该是神经痛了。

    当他左手臂上感觉到这种‘神经痛’时,他能够感觉到在作手臂的肌肉里,有脉络状的线条区域在自我向径向收紧,就好比是原本是2毫米直径粗细的线条段,在试图收缩为1毫米直径粗细的线条段;虽然看不到发生异常的区域,但他能切实的感觉到这种收缩时的压迫感及方位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