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四章 爽得死去活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只手按住麻袋中张大彪的头,另一支手打开麻袋。到目前为止,张大彪还没有看清他是被什么人捉住的,而刘默显然也没打算让他看到。

    将张大彪从麻袋中提了出来,取下堵在他嘴里的毛巾又蒙在了他的眼睛上,刘默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将里面指甲大小的一点黑色粉沫倒入张大彪嘴里,随后刘默一个倒射,跃到身后的一棵树上掩住身形。

    倒入张大彪嘴里的黑色粉沫正是伏龙草,虽然在小金记忆里得知这伏龙草的粉沫只要指甲那么大一点,就能让一个人瞬间筋酥骨软,犹如万蚁钻心,但刘默还是决定先躲起来,以防万一。

    刘默刚刚掩好身形,就看见抬起手想要拿下蒙在眼睛上毛巾的张大彪如同一只破败的麻袋一样瘫软在地上,浑身颤抖,张大嘴巴却只发出了一些轻微的唔唔声。

    刘默心头一惊,到不是惊讶伏龙草的效力,毕竟小金的记忆里已经提到了,虽然自己没有亲眼见过,但出于对小金的信任,知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所以张大彪的表现倒还不会让他过于惊讶。

    真正让他心惊的是自己竟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堵上张大彪的嘴,虽然是在小山的深处,但此时夜深人静的,真要是张大彪忍受不住痛苦,大声的叫出来,万一被人听到就麻烦了。

    不过目前来看,似乎伏龙草的药力也制住了张大彪的嗓子,好在是虚惊一场,却也让刘默一阵后怕,在心中不住的告戒自己以后一定要更加小心。

    再次抬眼望去,只这么一会工夫儿,张大彪已经快不成人形了,嘴里吐着白沫,身体弯曲的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

    刘默从树上跳下,用一只脚踩着张大彪的后背,又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将里面的红色粉沫倒入张大彪口中,然后向后退了几步,并没有再次躲到树上。

    这回他给张大彪吃的是升龙根的粉沫,有了上次的实验,刘默已经对这份药有了足够的信心。

    只见刚刚还吐着白沫的张大彪,脸色迅速变红,手脚不停的抖动,显然升龙根已经化解了伏龙草的药力,让他又有了力气,但此时已经恢复力气的张大彪并没有翻身站起来,而是在快速的耸动着腰部。

    刘默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泥马,这要是看美女疯狂还行,这男人真心没法看,就算想当真人秀看,这两个人的事你特马的一个人演,还特马的疯狂的怼地……

    足足三分钟,那让刘默心烦的扑通声才渐渐消停下来,回头看去,刘默心里刹时间来了一句“我靠……这泥马也太恐怖了吧。”

    只见此时的张大彪脸上挂着一种说不出怪异的表情,有满足,有兴奋,更多的则是恐惧,看起来似是活力实足,实则却是精力全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刘默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个人会有如此丰富的表情。

    “怎么样啊,张大彪,感觉是不是很爽啊,要不要再来一次,你是更喜欢先来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呢,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只要你提出要求,我会满足你的。”刘默压着嗓子说道。

    “……唔,不……别……”

    “……别……高人……大爷……饶……了我吧……”张大彪声若蚊蝇,断断续续的说着,显然此刻已经精疲力竭了。

    “别啊,我觉得你应该很喜欢的,要不就来第二种吧,保你爽的想死!”

    “爷…...爷……求你饶……了我吧。”无力的趴伏在地上的张大彪似乎用尽全身力气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这怎么话说的呢,我这明显是在给你好处啊,你不是最喜欢好处吗?”

    “……爷……别……我错了……放过我吧。”

    “噢,你错了,错在哪里了。”

    “……我……我……”显然张大彪完全没有猜到自己是被什么人捉来的,又是为什么。

    “行了,想想你最近都打了些什么坏主意,把你所有的坏心思都收起来,不要以为自己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知道张大彪不可能猜出什么,刘默只好用话点他了。

    虽然刘默并没有明说,只是说了个大概的范围,但如果事后张大彪真把近期作的所有事情排查一下还是会怀疑到刘默的,但对此刘默也没什么好办法。

    如果什么也不说,虽然张大彪今天受了惊吓,但并不知道跟刘默有关,保不齐还会再出手段,所以刘默只能赌,赌张大彪会因为害怕把最近他要干的所有坏事都停下来,包括对刘默动手,赌张大彪最终只会稍有怀疑,但却不敢确定这次的事是刘默作的。

    至于是否赌得赢,刘默不知道,不过他也不怎么担心,必竟从头到尾张大彪都没有看到自己,就连小旅馆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出来过,更何况伏龙草和升龙根的药力还会再次发作。

    他相信再次爽死一次后,张大彪绝对会暂时断了一切坏念头,刘默甚至怀疑如果自己把范围定在张大彪的小时候,这货会不会连小时候偷了谁一块橡皮的事都算在内。必竟伏龙草和升龙根的药力根本就不是人能忍受的了的,虽然刘默自己并没有尝试过,但看看张大彪的表现,刘默觉得应该是错不了。

    “把你的电话给我,电话要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我可能会打电话给你。”虽然刘默暂时并不觉得自己会再和张大彪扯上什么关系,但一来这样说会让对方始终保持恐惧,二来说不得以后若真有什么不方便的事,像张大彪这种人没准会正好合用。

    “……啊……大爷……你……”以张大彪的枭雄本质,显然是不想受制于人,语气很是犹豫。

    “少啰嗦,你是不是想要再爽一次啊,是的话我不介意再满足你一下!”刘默故作阴狠的说着。

    “……别……别……爷……千万别……”张大彪显然是被吓怕了,急急的吼着,想来要不是现在全身无力,怕是一定会作出一付痛哭流悌的样子。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三天后你还有机会再爽的,以后每三天你都能爽一次,不过可惜效果会越来越小,一个月后结束。”

    “如果你觉得不过瘾,我也可以让你重新体会现在这种爽,再爽点都没问题。你也不用怕一个月后就没机再会爽了,因为一年后还是有希望的……“

    即然在扮恶人,恶人那招人恨的坏笑又怎么少的了呢,尽管连刘默自己都觉得那样很二b,不过一秒钟后……

    “哈、哈、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