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6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按照约定,纪云逃出月宫之后,牵动了卡尔玛留给他的一颗心灵种子。

    心灵种子是卡尔玛纯粹的心灵能量加上一丝自我意识制成,被种上心灵种子的人经过引发后,会和卡尔玛建立一种神奇的心灵联系。这玩意儿比电话高端多了,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心灵能量很容易耗尽,不具有长期使用性。

    收到纪云传达的讯息后,等待良久的卡尔玛再次发动了阵势,更加庞大的上升气流奔上了天空。

    “心灵锁链!”卡尔玛双手笼在胸前,汹涌的心灵能量咆哮着从她身上每一个毛孔冲了出来。卡尔玛将这股飘渺的能量粘附在上升气流上。以己身意志加持,带领着它们去接引坠落的纪云。

    心灵种子的牵引作用是相互的,卡尔玛能感应到纪云的位置,纪云也能感应到卡尔玛的作为。因此,纪云一点儿也不担忧自己的安危,他索性闭上了眼睛体验这难得一次的跳月机会。

    而在此同时,数百里外的王宫里,祭天仪式也终于发动了。

    王上的到来如一剂强心针救回了濒死的病人,不仅那些超级兵开始不断涌进来,甚至被击溃的普通士兵都像吃了伟哥似的重燃斗志。

    “射!”随着王上的大手一挥,站在废墙上的弓箭手开始拉动弓弦,“嗖嗖”的破空声不绝与耳,无数支羽箭下雨似的布满了天空。

    那些未来得及撤退的普通士兵,登时便被射成了刺猬。超级兵们倒是很习惯队友的作战方式,冲过来的都披着重甲,这些羽箭对他们造不成大的伤害。

    “呵呵,不陪你们这些小娃玩了。”辛德拉倒飞出了战圈,那些羽箭遇见她都是自动避开如有灵性一样。

    “师妹快走!”亚索也顾不得去追击辛德拉,浪客之道被他发挥到了极致,滔滔剑光汇成了一条大河,卷住天空中的飞箭扑向敌方。近卫兵团虽然有执盾手阻挡,仍然被这些倒冲向己方的羽箭弄了一阵手忙脚乱。

    “天!音!波!”李青横练功夫了得,金钟罩护身根本不惧这些普通飞箭。他一人独挡数十个突进来的重甲超级兵,让他们没法靠近祭天台一步。

    随着他这一声大喝,李青用出了和艾瑞莉娅切磋时不曾使用的绝招——音爆之术!

    他浑厚的嗓音在院落中如天雷炸开,比他那双无敌铁拳威力更大。就连受波及的亚索都觉得头晕目眩,更不用说那些直面音爆的重甲超级兵。这直震心神的音爆,他们的重甲也防御不住。一个个口鼻喷血,死状极为可怖。

    “李青,你敢反叛!”王上因为愤怒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亚索本是叛国犯,他对艾瑞莉娅又早存戒心,只有李青的叛变让他如断一臂,悲痛入心。

    “反便反了!”连续的血腥杀戮激起了李青潜藏心底的怒气,佛宗教义也不能扼制住一个男人最后的自尊。“我是艾欧尼亚的大将军,不是你养的一条狗。”他狂吼,将试图贴近的两名重甲超级兵震飞了出去。

    “公主快跟我走吧!”艾瑞莉娅一边抵挡着溜过来的羽箭,一边劝说着执拗拦在众女面前的丽雅公主。

    丽雅公主摇了摇头,悲伤着望向那个已经陌生的父王。“这一切都是父亲犯下的罪孽,身为他的女儿,我不能走,我要为他的恶行赎罪。”

    “请搞清楚状况,我的公主大人。”艾瑞莉娅有些恼怒,这娇生惯养的公主根本不知道战场上的血腥和残酷。虽然抛弃队友是不好的行为,但是为了整场战役的胜利就不得不做出一些痛苦的决定。

    “陛下,误了时辰就不好了。”辛德拉指着下方苦苦挣扎的三人道。

    王上的脸没有一丝犹豫,重获寿元的狂喜淹没了他最后一点做人的良知。想起锤石的嘱咐,他冷声下令道:“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无法完成使命的话,全都自刎谢罪吧!”

    “是,尊敬的陛下。”几名小队长领命下去,开始部署新一轮的进攻。

    “那我也开始做法吧!”辛德拉阴笑。她取出了自己常用的魔杖,对着祭天台念念有词。

    此刻熊熊的烈火已经把祭天台烘成了一个大烤炉,众女们的衣衫都被烤焦了,神智萎靡随时会陷入重度昏迷中。

    丽雅公主脱掉了自己的外袍,裸着两条手臂仍然倔强着护在众女前面。

    “不管了!”艾瑞莉娅转过身拎住了丽雅公主道:“得罪了!”就在这一刹那的当儿,两根羽箭贯穿了她的右腿。艾瑞利娅眉毛都没皱一下,奋力把丽雅公主扔了出去。

    “想逃!”辛德拉冷笑,魔杖一点,笼罩整个院落的大网开始收紧。这是早就埋下的阵基,一经启动那股强大无匹的气势便显现出来。仍在祭天台周围战斗的众人全身犹如无数根针在扎,痛不欲生。

    半空中的丽雅公主被那蛛丝一样的无形大网粘住了,四周刮起了旋风。乌云避月,天空一下子黑得不见五指。只有院落里仍然明亮依旧,因为有着通天的火光。

    “糟糕!这老巫婆启动阵势了。这是以前祭天用的神阵,威力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李青感应着躁动的天地元气,面色铁青。

    风铃草原……

    同样大叹糟糕的还有卡尔玛,算计好的接引路径居然发生了重大误差。西方如洪荒巨兽吐息般的天地元气进出值,直接引发了此地的连锁反应。

    她又施展了几个禁忌法诀,想要剑走偏锋,在那强大的压力下取得一线生机。可在周围的天地元气剧烈波动下,泥铸的阵图因为承受不住这超乎想象的压力而崩成了泥块。

    “不要!”阵图被毁,卡尔玛受牵连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急忙望向天空,发现肉眼已经可见的纪云正被那混乱的气流牵引着,像断线风筝往正西方向掉落下去。

    “是祭天台的神阵,夏丁赫尔只有这座立国之初留下来的阵图有此威力。”卡尔玛抹去了嘴角的鲜血,靠着那一丝心灵联系,体验着纪云所感受着的一切。

    “不好,出大事了!”她霍然睁眼,惊鸿一瞥下她看见了许多了不起的人物。这些人随便一个就能搅得夏丁赫尔不得安宁,如今聚在一块,必会引起天地震动。

    “不行,我要先去知会狐族一声。”卡尔玛在心中盘算,“如今各方势力交错敌友难辨,还是叫上自己一方的队友比较好。”

    “啊!”纪云有幸又体验了一回第一次进入神之园地的感觉。刚才在半空他被卡尔玛弄出的上升气流不断冲击减速,正享受着在空中冲浪一样的快感时,忽然西方有一道极其霸道的拉力把他吸了过来。

    此时纪云离地面已经很近了,顺着那霸道力量来到祭天台上空时更是离地面只剩下了十几米的距离。

    “风之障壁!”纪云不想脑袋开花,拿着金鳞羽箭使出了亚索的绝技。仓促而成的风之障壁虽然微弱,总算也抵消了一些拉力。纪云抱着脑袋,顾头不顾腚的掉了下来。“轰!”的一声,把地面砸出了个人形大坑。

    场中众人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就连辛德拉都忘记了施法。空气凝固了,大家都傻愣愣的看着那个人形大坑。

    “咳咳!”这种程度的打击纪云还受得住,只受了一些轻伤。他两手扒着地,喘着粗气爬了上来。

    “咦?这么巧,亚索你也在,艾瑞莉娅呢?”纪云第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坑旁的亚索,一脸惊喜的问道。亚索还不及回答,超级兵们新一波的冲击开始了。因为阵势启动,整个院落成了只能进不能出的死地,他们的战斗更加疯狂。

    这次射过来的不再是普通羽箭,而是带着火球的火箭,涂着毒药的毒箭,有魔法力量加持的爆箭。亚索把纪云护在了身后,大声喝道:“快救艾瑞莉娅下来,她还在祭天台上。这里不用你帮忙!”

    “刀妹?”纪云向那高台上望去,只见火焰受阵势所激,层层盘旋而上,将整座祭天台封成了火之囚笼。看此情形,不用一会艾瑞莉娅和众无辜少女们就会被焚成灰烬。

    “不要去那里!”纪云刚想迈步时,上方传来一声急喊。他抬头上看,一名恬静美丽的少女倒掉在半空中,和他四目相对。

    “我考!”纪云惊得退了一步,“你是怎么做到的,真牛x!”

    丽雅公主没理会纪云的疯癫言语,接着道:“这座祭天台阵图,是立国之初那几位先贤所刻。如果完全复活,场中没人能逃出去。你不可能承受它的威力的,趁着现在快去阻止占卜师,只有这一个机会!”

    “她是艾欧尼亚的公主,这些皇家秘密她了解的最清楚。小兄弟,听她的。”李青正在和五名换了荆棘战甲的超级兵恶斗,他的音爆之术无法长时间的使用,铁拳又被克制,一时间险象环生。不过他顾不得自身安危,仍出言向纪云提醒道。

    “这是李青?”纪云看他那熟悉的装扮,很自然想起了这个经常被室友玩的英雄。“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风波不小啊。”纪云又瞅见了对面的辛德拉,一瞬间就锁定了目标。

    “又是这该死的老处女搞得鬼!”纪云抽出金鳞羽箭握在手中,弯腰暴冲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杀敌先杀将。只要能捉住王上和辛德拉中任何一人,被动的局面就会逆转。”

    “不自量力!”辛德拉看出了纪云的意图,五根手指灵活摆动,操纵着那越来越密的阵线迎上纪云。

    【上帝之眼模式开启,最细化观察。】

    纪云嘴角勾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这对于别人来说诡秘难测的手段,对他丝毫不起作用。在他的开挂模式下,那些缓慢运行的阵线在脑海中清晰无比的显现了出来。

    “我跳跳跳——”纪云上窜下跳灵活如猴子,每次都能恰好从缝隙中穿过。

    小燕子飞,五阿哥追。

    尔康爱上了夏紫薇。

    皇上的梦姑是香妃。

    皇后气的天上飞。

    容嬷嬷是只老乌龟。

    不知不觉哼起童年跳皮筋的调调来,纪云无比嚣张的对着辛德拉比了个中指。

    “怎么可能!”辛德拉难以置信的看着步步逼近的纪云,“难道他和那只有火眼金睛的猴子有些关系。”想起当年令人不寒而栗的事件,她虚无的身体难以克制的颤抖。

    “喽啰滚开!”纪云一拳砸向拦在自己面前的两名超级兵。

    手腕传来剧痛,好像是骨折了。经过连番的奇遇战斗,纪云已经达到青铜英雄的巅峰。对阵一个超级兵可以完虐,两个就很吃力,三个不依靠神器和开挂系统的话,就要被对方完虐了。

    “这么强!”虽然轰飞了那两名超级兵,强大的反震之力也让纪云气血动荡。他收了轻视之心,金鳞羽箭挥出了易哥的无极之道。

    “纪云,我来助你!”见纪云遇到了阻碍,亚索一剑迫开合围自己的超级兵。凌于半空,开始掐动繁复的指诀。

    “万物有灵,听我号令。灭杀吾敌,还尔自由。乘风御剑诀!”

    弓箭手射向亚索的飞箭突然静止了,就连下方的羽箭都纷纷掉转箭头,众星拱月一样护住了中心的亚索。

    “果然是天才剑客,居然已经能够以意气相合御剑,离那剑道巅峰不远矣。”辛德拉刚从纪云带给她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又瞧见如此震撼的画面。她虽然邪恶,毕竟也是一代宗师级人物,不得不承认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些以前在她眼中翻不出浪花的小虾米,已经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真英雄。

    御剑之术是亚索被诬叛国后,面对千军万马追杀时所悟,是最残酷的战场杀伐之术。当日在净魂灵殿,只有一个敌人的情况下,尚觉不出它的威力所在。如今面对重兵合围,这大术发动起来真叫所向睥睨。

    火箭、毒箭、魔法箭在亚索的御令之下开始反射敌人。地上掉落的各色兵器也纷纷立起,开始砍向场中的超级兵。

    因为猝不及防,超级兵们一时间陷入了混乱。场中的超级兵被刀剑砍断了双腿,痛嚎声震天。场外的超级兵未来得及布防,加上魔法箭根根爆炸,在火球和毒箭的威胁下,步步后退。

    “不要慌!第一队执盾手准备。”有队长喝道。

    被人群挤着后退的执盾手顿时找到了组织,井然有序的重新排列好了防御阵势。

    “第二队、第三队执盾手,垒墙!”随着这声命令,第二队的执盾手踏着第第一队的执盾手肩膀,把盾牌相合。第三队的执盾手亦是这般,转眼之间垒成了一道钢铁城墙。

    亚索的满天羽箭射中厚重的盾牌,只能无奈的弹落,根本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

    “可笑,以为这样就完结了么。”他燃烧着仇恨火焰的目光瞪向辛德拉。让这位久经风雨的暗黑元首也感到一阵胆寒。

    “天!他准备干什么,这个疯子!快撤退!”猜出了亚索的心意,辛德拉绝望的大喊。

    已经晚了,亚索咽下了涌上喉头的鲜血,低喝道:“兵爆!”

    掉落在地的羽箭再次冲上了半空,死去士兵的武器也被这气势所卷,聚成一股兵器河流,从半空倒灌在了超级兵阵营里。

    “陛下,我来救你!”辛德拉长袖甩出,卷住了吓傻的王上。

    “诸神之怒,火焚天下。”亚索施展了最后一个指诀,终于再也压不住体内奔腾的魔法能量。以他的境界原本还用不出这一招,此时强行突破导致全身魔法能量混乱,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损害。

    那道兵器河流终于爆炸了,毁灭的火之龙卷风吞噬了方圆几百米内的所有物体。若不是有祭天台前贤阵图的压制,这一式会摧毁半个王宫。

    纪云跃起,接住了笔直坠落的亚索。他耳朵鼻孔眼睛嘴巴里都涌出了鲜血,面色青的吓人,就如地狱逃出的恶鬼一般可怖。

    “安心休息吧!”纪云抚下了他的眼睛,把亚索轻轻放在了地上。“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