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阿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结合原主前世记忆,绮箩明白自己是穿越到阿花活活被打死的那天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门缝里探出阿花小小的脑袋,绮箩看着她小心翼翼推开门,拿着窝头捧着一碗水朝自己走过来,记忆与前世开始重合。

    “阿花……”绮箩呢喃着,不自觉的泪如雨下。

    “妈妈,吃~”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阿花不怎么会说话,只能简单表达自己的想法,不过好在能听懂别人的话,而且及其乖巧。

    “阿花,快走,快先离开这,找个地方躲起来!”明白即将发生什么,绮箩有些慌张。

    “妈妈,你吃!”

    小小的阿花异常执拗,举着窝头,非要绮箩咬一口不可。知道自己不吃,这小丫头不会走的。无奈绮箩只能拿过馒头,一下全塞到嘴里,噎的自己直翻白眼儿,又接过凉水猛灌一大口才缓过气儿来。

    “阿花,妈妈已经吃了,你快走,找个地方躲起来,两天后再出来。”

    人算不如天算,这个时候,柴房门忽然被一脚踢开,正是那个给了原主无数噩梦的男人——阿花的亲生父亲!

    “你这赔钱货在这里干什么?”

    那个畜牲一进门看见阿花也在这,过来不由分说一脚将她踹开。阿花被踢到一边,脸色倏地一下变白,无法动弹,看来伤得不轻。那畜牲看见地上的碗,忽然明白了什么,撸起袖子朝阿花走去。即使阿花年幼,即使阿花是他的骨肉,但畜牲就是畜牲,看来他没有打算放过阿花,阿花在他眼里就是赔钱货、贱蹄子!

    “不要……是我的错,是我骗阿花给我送吃的,你打我吧,你别碰她,求……求求你……”

    “哼!你也跑不了,等会儿再收拾你!”

    那个畜牲只是略微停顿一下,又朝着阿花走去。绮箩想冲过去挡在小丫头面前,奈何脖子上有铁链拴着,用尽吃奶的力气也够不到。

    “啊~不~,我求求你,放过阿花,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我求求你……”

    “你闭嘴!这赔钱货早死早好!”

    “别,不要,你打我吧,求你放过阿花,她还小她什么都不知道……求你!我想起来了,阿花还有用,还有价值!我肚子被打坏了,已经不能生了,我猜……你已经没有钱再买一个女人了吧?但是你可以等阿花长大然后拿她去换女人啊,如果你现在把阿花打出个好歹,你们家就绝后了!”

    在这个地方,女人犹如货物,村里有女儿的人家,互相娶对方的女儿这种现象十分常见。

    那个畜牲听了绮箩的话露出赞同的神色,然后提溜着酒瓶子出门了。阿花则面色苍白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阿花?阿花你疼不疼啊?阿花,快到妈妈这里来,我的阿花啊~”绮箩的心揪着,受原主影响,母爱在心底蔓延。

    或许因为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声音,地上躺着的小小人儿有了动作,捂着被那畜牲踢到地方慢慢超绮箩爬过来。一步一步的,小阿花忍着痛朝绮箩爬来,边爬边说,“不疼,阿花不疼,妈妈,阿花不疼!”,真是一个早熟到让人心疼的小丫头。

    泪水模糊眼睛,绮箩就这样看着阿花爬向自己,最后,一把将她抱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