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阿花无恙,但三日难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细碎的阳光透过柴房破烂的窗户照射进来,绮箩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熟睡的阿花,会心一笑,真好,我们都还活着,只要再熬两天,两天后自己就得救了!

    日没过一会儿,那个畜牲的母亲,自称是原主婆婆的老虔婆踮着被裹过的小脚跑来安排绮箩干活。绮箩脖子上的铁链被去掉,取而代之的是锁住两个脚脖子的脚镣,这些年原主都是怎么忍过来的,绮箩望着脚镣露出沉思……

    “想什么呢?你这贱胚子!吃的比猪多,啥活都干不好,还生不出男娃,真不知道俺家是造了啥孽才买了你这么没用的媳妇儿……”

    老虔婆又絮絮叨叨的骂上了,听的绮箩是火冒三丈,但她不敢有什么动作。绮箩还是西陵玥得那一世,学了不少东西,就算现在没有内力,花招子还有

    两下,撂翻这老虔婆还是没问题的。但是老虔婆的畜牲儿子在里屋睡觉,绮箩这副身体被摧残的弱不禁风,就算花架子耍的再好,也不可能打的过一个体型壮硕的成年男子,更何况这村里人都是一个鼻孔出气。所以绮箩只能忍,原主都忍了那么久,自己都活了几辈子了,一定也能忍住的。绮箩心里给自己默默打气,表面装作一副顺从的样子,老虔婆骂了一会儿自觉没趣就让绮箩去做事了。

    绮箩按照原主的记忆劈柴打水洗衣做饭,等都忙完了,拿着今早在鸡窝里偷摸藏的鸡蛋,也不敢拿去煮,就这样揣着去看阿花,那老虔婆还以为母鸡今天没下蛋呢,毕竟母鸡也不是天天都会下蛋。

    阿花小小的身躯靠坐在柴草垛上,双眼无神看着窗户上的破洞发呆,绮箩推开柴房门看见的就是这一幕。这孩子,安静的让人心疼……

    “阿花,你看妈妈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绮箩故作开心的将手里的鸡蛋露出来。

    “妈妈,蛋?”阿花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因为蛋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老虔婆和那个畜牲才有资格吃的。

    “嘘~妈妈偷偷拿的,要帮妈妈保守秘密哦~”

    绮箩轻轻将蛋磕出一个小口,露出里面的蛋黄蛋清,递给阿花

    “妈妈,吃”

    阿花异常懂事,将鸡蛋推回来,非要让绮箩先吃。绮箩轻轻吸一口蛋清,咂咂嘴表示自己吃过了,阿花这才安心吃起来。

    绮箩看着这个孩子一阵心酸涌上来,多好的孩子啊,却要平白遭受这些苦难,一个生鸡蛋而已,就吃的这么开心……

    吃完蛋,毁尸灭迹后绮箩又出去干活了。老虔婆自己做了一个竹条,抽人可疼了,自己再不出去恐怕免不了一场打。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再熬过明天一天,后天就能得救了!抱着这样的信念,绮箩在柴房里搂着阿花,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阵披头盖脸的竹条将绮箩唤醒,同时伴随的还有老虔婆尖酸刻薄的咒骂,绮箩捏捏拳头,反正还有一天了,我忍!!!当然,世事并不能皆如人愿。

    忙碌一天后,绮箩回到柴房,抱着阿花给她讲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那个畜牲打着酒嗝进来,用冒绿光的眼神打量着绮箩。那畜牲将绮箩一把拽起,扛在肩上去了他的东屋,任凭绮箩怎么踢打撕咬也没将放下。绮箩有些慌了,因为她太知道解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如之前无数个日日夜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