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庆生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中华燃气被并购之前,公共领域的流通股大约有总股本的30%。

    荔湾能源并购中华燃气时,从市面上收购了3%左右的散股,并购成功之后考虑到公司的主营业务之一,移动发电站这项目属于全球独一份,有着巨大的市场和技术风险。

    因此,打着大公司负责的名义又从市面上回购了6%的散股来拉升股价,之所以回购了这么多,《港岛日报》功不可没

    中华燃气复盘之后,由于只过了一夜的时间,别的消息市场没有消化掉,不过中华燃气有自己气田这个利好市场反应的很快,只用了半小时股价就升高到5港元以上。

    股价到了5港元时,市场觉得利好释放的差不多了,毕竟港岛地方不大市场有限,一年单纯卖气也就是两三百万吨,股价能升到这个价码还是看在荔湾能源产业链完善的面子上。

    毕竟就算气田是自己的,开发气田也得先投钱是不是,因此,市场出现了犹豫的情绪,有人想跑有人想进,在这个价位震荡了一整天。

    第二天,荔湾能源的回购公告和《港岛日报》关于移动电站的科普文同时刊发,移动电站这东西是全新产物,激进的投资者自然是喜欢这种新概念,保守的投资者则是觉得不靠谱,这两种理念分歧直接导致了荔湾能源的股价一直在5-6港元的段位上震荡不休。

    这种震荡不光清出去不少高杠杆,还直接导致了许多天性谨慎的投资客决定落袋为安、脱坑观望,毕竟很多人都是从1港元时持有,目前涨到5港元已经是难得的暴利了。

    正是借着这股子心理,荔湾能源只用了两天就成功的从公众市场上回购了6%的自家股份,为了避免给旗下的其他企业上市骗钱留下难看的形象,荔湾能源当即宣布回购的股份已经超过预期的1%,决定停止回购。

    荔湾停止回购的决定一出,荔湾股价一泻千里,最低时甚至差点破了4这个大众心里价位,彼时的欧阳文辉虽然对梁远信心十足,也不敢盯着股市关注了,索性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帮助自己妹夫筹建传呼集团的事儿。

    坑爹的《港岛日报》科普完移动电站,又隔了两天才把那篇引爆股价,堪称全球天然气产业之亚洲特别篇的深度调研报告拿出来刊登。

    与天然气产业调研报告一起刊登的还有东洋联合财团抵港谈判的分析,猜测韩国财团迟来的缘故等等,市场目光关注点终于被正确的引导到了荔湾资源对东亚国家的实际价值上。

    然后,欧阳文辉发财了。

    然后,欧阳文辉决定给家里的财神加猛料。

    八月一日,共和国武装力量的庆生日,不过这年头的港岛还没回收,全港岛的地域内只有在怡和大厦五十层的内部,才能找到低调而隐蔽的喜庆气息。

    梁远和两个少女指挥着几个远嘉安保体系的黑西装大汉,小心的把一个多达八层的蛋糕塔在大厅里竖起来。

    蛋糕塔的最顶端是一个用巧克力制成裹着金色锡纸的数字“1”,刚好和草莓色的八层蛋糕塔凑成八一这个目前港岛还很避讳的词组。

    “左,左,在左一点,好了可以固定了。”

    放好树立在蛋糕顶端的巧克力数字“1”,梁远回头问站在自己身边的熊伟信。

    “今天这日子特殊,不过目前的港岛还没打扫过,只能先这样了,伟信叔叔可以提一个要求,算是一千所送给~~”

    梁远笑眯眯的对蛋糕方向扬了扬头。

    “~~的生日礼物。”

    “哎,小远,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可是驷马难追啊,你就不怕熊叔狮子大开口?”

    熊伟信好奇的问。

    “伟信叔叔,你那是大丈夫的事儿,我还没成年呢,现在顶天才算个小丈夫,能屈能伸才是正路,可没听过什么驷马难追。”

    熊伟信被梁远直接噎住了,一副你说得好有道理让我无言以对模样。

    听梁远这么快就耍无赖,双胞胎笑得直打跌。

    “要不这样,今年的房费免了如何?”

    梁远跺了跺脚,示意这地皮可是归远嘉的。

    明面上,美利坚和共和国的在港情报机构都是一样的租用着港岛置地物业,不过美利坚是实打实的掏真金白银,aia用国内三产的利润付账。

    aia在国内的三产还不是远嘉一手扶植起来的,这房费相当于左手转右手罢了。

    “好好的一件事,猪头非得说得那么丢人现眼。”

    宁婉嘉习惯性的捏了捏梁远的耳朵。

    “伟信叔叔别听小远胡说八道,今天的最新消息,小远要发财了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和伟信叔叔炫耀一下,顺便给伟信叔叔一个打土豪的机会。”

    七月二十八日,距离月底还有两天,以三星物产、lg商事、sk能源南韩三大财团为首的经贸团飞抵港岛,由于担心荔湾能源已经和东洋财团有了框架协议,当天下午吃过午饭的南韩经贸团别说见见东洋财团,连休息都顾不上直接要求举行会谈。

    此刻的韩国还没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正处于发达与未发达的门槛上,相比目前心态膨胀号称要买下全美国的东洋,南韩的目地相当明确,就是为了省钱,完全没有什么主导控制之类的多余心思,只要荔湾天然气的离岸价和卡特尔、印尼平齐,其他条件都好说。

    双方目标一致,远嘉又向来以高效著称,结果谈判马上进了快车道,双方都没休息的意思连续磋商了接近36小时,次日午夜直接搞出了一份合作框架。

    以卡塔尔、印尼亚奇、阿尔及利亚三地天然气价格为基准,荔湾资源与三星物产、lg商事、sk能源分别签署为期二十年的天然气长期供应协议。

    合约的长协期之内,荔湾能源每年分别向韩国三大财团出口天然气(lng)100万吨和轻质石油30万吨。

    为了长期稳定的合作下去,除了能源出口协议之外,南韩三大财团和荔湾能源达成一系列合作,除了明年夏季荔湾能源将派出旗下的移动发电船赴汉城调峰之外,三大财团每家出资十二亿美元购入荔湾资源8%的股份,三家合计花费三十六亿美元在荔湾3-1和3-3项目中占有24%的权益。

    老奸巨猾的祁连山和纽壁坚给南韩的报价要比给东洋的报价贵上一些,虽然贵了一些但3-1区块的天然气产量彻底被南韩垄断了。

    为了应对采掘后期的压力下降,3-1区块的年产气量最多每年300万吨,再大就容易造成投资上的浪费。

    不管是东洋还是南韩,现在梁远卖荔湾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梁远估计达成合作这个消息一放出去,两千亿市值肯定是稳了。

    当然,为了套现梁远压根没动荔湾能源所拥有的那40%股份,而是把炮制出来的那个南非联合矿产公司名下的股份卖给南韩财团。

    虽然双方对事情的结果不是十满意,但都算是各有所获。

    有了成果自然得第一时间报告给老大知道,梁远在八月第一天的凌晨知道自己又发财了的好消息。

    哪怕不算股市套现,光三十六亿美元的现金就足够梁远嘚瑟一阵子了。

    于是,心情大好的梁土豪决定给产出了大量天然气的亲爱祖国妈妈庆生,十月一太远,直接撞日选了八月一。

    港岛这边事情没完没法回国索性拉着熊伟信等人一起乐呵乐呵。

    双胞胎对这类事情向来喜欢,自告奋勇的把活接了过去,这个八层的大蛋糕就是宁婉菲的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