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 宇文寒的过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色更寒,山上的雾气更森,还有寺庙古刹的肃杀,芸碧竟也感觉出一股由心而生的寒意,她从小就不怕寒,在寒峰谷就是如此。

    身旁的宇文寒虽然蛮享受芸碧在身侧的时光,还是开口了:“我看你累了,送你回屋休息吧。”

    是冷,芸碧抬眸看到了他的目光,首次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的面色冷峻,眼光深沉克制,比起皇鑫的桀骜张扬是另一种样子。这样看着冷漠无情的人,居然会说出关心人的话。

    芸碧首次,乖乖的,“哦”了一声,垂首,心情比不算好受。

    宇文寒原也是个惜字如金的狠人,他只有在武学这件事上,上过心,多过话。银白色的月色下,他步伐比较大,芸碧跟在后边,看着他的身形,芸碧看着他孤傲冷峻的背影,突然挺可怜他的,”这个人,活得不像皇鑫洒脱快乐。“

    是的,离开寒峰谷后的日子里,芸碧在皇城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每个人,表面上看起来都好好的,可是这么多的人里,哪怕是温润如玉的皇宇,似乎都有自己的不易。”

    芸碧抬头,除了寒月,还有那一颗颗孔明灯,索性,不尽如意的人间日子里,人们还有美好的愿景。

    身前的宇文寒没有再往前走,他最初被芸碧的干净所吸引,因为世上看到的利欲熏心,勾心斗角太多,经历过的血雨腥风也太多,所以他没上前动她。

    “你究竟为什么会来到这皇城,这里并不适合你。”宇文寒今天话多了,他本该是冷眼的看客。

    芸碧笑了,“那我应该出现在哪?我在寒峰谷长大的,可是有时候我也觉得我不属于那里,一开始和皇宇跑出来,我以为自己是想来看看外面的热闹,后来我觉得,我是想找家的感觉,虽然不知道在哪里,如果遇见了,我会认出来的。”

    “江湖人里,是没有家的。”

    芸碧看着他,“怎么会,皇鑫、皇宇、慕婉她们的家不就是这个皇城,你,听他们提起,你的家,地宗樊城。”

    宇文寒的目光冷得不带温度,声音阴沉;“那里不是家,我从小在那学会的就是争斗,兄弟,族人如果不斗赢他们,我的自尊就会被所谓的亲人拿来践踏。”

    “争?人一出生就要争吗?”

    宇文寒冷笑道:“你刚刚说的那几个人,他们就不争了吗?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个皇宇。既然有着那样的血统和天赋,怎么就不敢和他哥哥争个强弱,硬是要躲避锋芒,做个文弱书生的样子。”

    芸碧秀眉微蹙,显然有些生气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然道你喜欢打打杀杀,就叫所有人都要和你打打杀杀的。”

    “欧?”宇文寒突然身形往芸碧身边靠近,芸碧首次感受到他针锋相对的气势,心生警兆,宇文寒继续道:“说实话在我眼里,弱者没有选择,只能服从强者。就比如我如果足够强,在皇宇那小子面前把你硬夺了去,那小子还能笑着跟我讲道理不成?他还能得到我的尊重,是因为他的皇玄之气确实纯厚,我还不想和他为敌。”

    芸碧听着这话不受用,道:“没由来的,你说皇宇为什么要扯上我。”

    宇文寒冷冷道:“你信吗?男人比女人更懂男人,如果有一天,我想让皇宇换个性子,估计就得从你身上下手。”

    这人真的很恐怖,尤其是谈论到武功这块,芸碧甚至相信,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宇文寒是个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但是她芸碧也不是寒锋谷里那个容易备受惊吓不谙世事的自己了。那本皇鑫交到自己手上的诀谱,不仅让芸碧身上的玄气觉醒,更让她的心智开始澄明。她洞察到宇文寒并不是真的要来震慑自己。

    芸碧的眸子迎着宇文寒,“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知道你有你的判断,但是,强者也不一定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这样自己也不好受吧。”说到最后几个字,芸碧的眼神也变得温和,这样美丽的眸子,一扫宇文寒身上的戾气。

    宇文寒突然笑了一下,不再气势逼人。这笑容稍纵即逝,很快又是那张冷潇的脸,刚毅的下颚。

    一个什么样的人,分明还很年轻,却一点少年气都没有,芸碧看着他,“你在樊城,就没有好点的记忆吗?”

    宇文寒承认自己蛮喜欢听到芸碧仙乐般的声音,哪怕这声音是让他去回忆不堪的往事,“我的父亲是樊城的王,母亲也有着尊贵的血脉,小时候确实有段时光还不错,我以为我有很多朋友,对我很好的叔伯,只是邪魔大战,父亲为了保护族人战死了,尸骨至今都找不到,”宇文寒的眼中突然透出仇恨,”我的叔伯们,为了继承父亲的位置,居然无耻的要求我母亲再嫁,逼得她自尽。我太过弱小,竟然保护不了她。后来叔伯们想尽办法要除掉我,我过了三年流亡生活,好在有个师傅,再次回到樊城后,我一心想着除掉仇人,可惜,我自知能力尚不能及,好在我也不是他们能轻易除掉的。将来我的势力与他们的势力,一场血战是难免的。输的,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全家都得死!“

    芸碧听得毛骨悚然,问:”假使你赢了,他们都要死吗?那里还有无辜的小孩,有你的表亲兄弟“

    宇文寒的声音不带丝毫温度:”当初他们放过了我,我决心复仇,若是能胜,怎还能留有后患,都是宇文家的血统,我必报杀父辱母的仇,他们又会不报?放过了,死的就会是我!“

    芸碧道:”你想过吗?你觉得你父母最希望的是你给他们复仇吗?“

    宇文寒压抑着怒气,”不是吗?他们一定希望我手刃仇人,为他们报仇雪恨!“

    芸碧眼中带着淡淡的伤感,“我相信,你的父母,最希望的是看到你平安长大,好好活着,能够快乐。”

    宇文寒生平首次为之一愣,父母走后,他冰冷一根筋的只想着习武成为最强的人,那是他活着的使命。他的记忆里全是仇恨、人性的无情。几乎都想不起父母尚在时候的美好时光,直到芸碧的这一句话。

    宇文寒很快恢复了往常的冷峻,道:“你说得轻巧,没有经历过的人,跟我谈快乐。”

    芸碧觉得也是,她从不是个爱被左右和左右他人的人。就像寒峰谷里,他和阿爹还有哥哥,三个人都是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互不打扰。

    芸碧道:“我的确没有资格劝你。“看着前面亮着灯火的屋子,芸碧道:”我也到了。“

    银白色的月色下,宇文寒止住脚步,没有再跟上去,他背负了太多,所以那样一个不谙世事的的灵魂,他会被吸引,却不太敢再靠近了。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能有什么交情,真的都看缘分,有些距离,不会再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