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九章 我真的是无辜的(11/16)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时迟,那时快,李政赫身体一仰,瞬间就闪了过去。

    下一刻,一巴掌又迎面而来。

    李政赫右手一挡,拦住tiffany的手臂,左手更是一探,把tiffany拉得背对着自己,卡住tiffany的双手,就把她抱在了胸前。

    “你别冲动,先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李政赫,你真下贱!”

    “ok!我下贱!你先冷静一下。”

    “你这么做你对得起允儿吗?”

    “那个……你听我解释……我……那个……那个一时冲动,我内心是拒绝的。”

    tiffany身体一僵,不再挣扎,过了片刻,才不可思议道:“李政赫,你还能再无耻点嘛?你内心是拒绝的,你'拒绝'的允儿前脚刚离开,你后脚就跑去夜店?你内心还真够'拒绝'的!”

    刚才在路上急切之间李政赫已经想了一套说辞,好使不好使不知道,反正先用了再说,所以见tiffany不再挣扎,便开口“解释“道:“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有原因。“顿了下,又补充道,“这个原因你也知道,你应该能更理解我才对。”

    “我?“tiffany又愣了一下。

    “对。”

    李政赫连忙点头,不过手上却并没有放松,夜店的事他做得确实有点渣,但还是不想挨打。

    “你应该还记得我们刚认识那会儿,就是我把你……那个……咳咳……下不来床的那次。”

    tiffany脸色一红,又挣扎了一下:“你提那件事干嘛?我们俩个早就结束了。”

    “那个,我不是在给你解释嘛。”

    回了一句,不等tiffany“打岔“,李政赫又连忙说道:“你应该知道,我那方面的欲望……咳咳……有点强,所以,那个……你懂得……跟允儿在一起时,我一直在压制……那个,压制的久了,咳咳,就容易冲动。”

    tiffany闻言身体又是一僵,过了片刻,才冷笑道:“李政赫,你是不是真以为我傻?这么拙劣的借口亏你能说得出口!”

    李政赫“叫屈“道:“我真没骗你,我那方面的能力你应该更清楚才对。那次要不是你求饶……”

    “你闭嘴!”

    “ok,ok,我闭嘴。”

    点了点头,李政赫又“叫屈“道:“你应该知道我要是真想宣泄出来,你们一个人根本就支持不了,所以无论是跟你时还是跟允儿时我都压制着自己,但那方面的欲望压制的久了,就跟火药桶一样,一碰就炸,我今天真的是无辜的。”

    “你无辜?”

    tiffany又冷笑道:“你不去撩拨别人,别人会上杆子找你?还有别拿你那方面的能力来当借口,出轨就是出轨,别让我看不起你!”

    李政赫“无奈“道:“我也不想的,但我也很无奈啊。压制个一天两天,我还能忍着,但压制的久了……一言难尽啊。“顿了下,眼珠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略微犹豫,李政赫一咬牙,又“义无反顾“道:“那个,你要是不相信,我证明给你看。”

    “证明给我看?什么意思?“tiffany心里刚转过这个念头,忽然感觉胸前一热,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攀上了峰巅,下一刻,耳边又响起了李政赫的声音。

    “我真没骗你。那个,你试试就知道了。”

    “李政赫,你放……”

    “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

    ……

    一个半小时后。

    “李……李政赫……我不行了……你快起来……”

    “你现在相信我了吧?我还没宣泄呢。”

    “我……我信你了……你……你快起来……”

    “好吧。你再忍一会儿。”

    ……

    五分钟后,风平浪静,李政赫抱着tiffany躺在床上。

    “你瞧,我没骗你吧,我真的是无辜的。”

    tiffany浑身无力,甚至连开口都觉得费劲,不过闻言还是又瞪了李政赫一眼。

    休息了好一会儿,tiffany才疲惫地道:“现在该怎么办?”

    李政赫一时没明白:“什么怎么办?”

    tiffany又瞪了李政赫一眼:“我们。“顿了下,“……还有,你跟允儿。”

    李政赫闻言一愣,过了半响,才无奈地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停顿一下,看了看tiffany,不知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又若有所指道,“跟你说心里话,很多事我真的是身不由己。现在所有的一切,很多都不是我想要的。”

    tiffany闻言不由又翻了个白眼,瞪向李政赫道:“李政赫,你能不能收起你这伪善的一套,我听着恶心!”

    李政赫苦笑一声,也不再开口。

    他刚才跟tiffany说的话,其实都是他的心里话。

    虽然他拥有了一个系统作为金手指,现在又成了韩国最当红的影视新人,甚至泡到了前世他只可远观的女明星,但这些却是以失去“自由“作为代价,他一直在别人划定的道路上前行,鲜花铺路,却身披枷锁,看似繁花着锦,实则牵线木偶。

    当然。

    说这些都没意义。

    很多事不亲身经历,外人都很难明白,他们只看到你身前的阳光,却从来都不愿关注你背后的阴影。

    正如一句话所说——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

    也如《诗经》中的那一句诗——

    知我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李政赫今天晚上在夜店之所以会放纵自己,也是因为他想再做一次“方程“,想再体验一次那种无拘无束的自在。

    但只要放纵就会有“后果“,现在,“后果“来了,就躺在他床上。

    而且。

    夜店那里或许也是一个隐患。

    跟金泰梨发生关系后,随tiffany坐出租车回来的路上,李政赫脑海中又响起了系统提示,提示他第五环任务已经完成三分之一。

    换而言之就是……

    金泰梨将来肯定会成为艺人,并且可能会是一个成名的艺人,那么将来他们之间或许还会有交集,那时一旦被金泰梨发现他的身份,再想到他今天的不辞而别,不知道到时又该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但那些都是将来的事,李政赫暂时还顾虑不到,最直接的“麻烦“还位于眼前,正赤果果地在瞪视他,而他目前却又没什么办法。

    就像tiffany说的,出轨就是出轨,找再多的借口也改变不了事实。

    而事实无法改变,就只能尽量挽救,至于挽救的效果如何……?

    李政赫只有三个字——

    不知道。

    一切还是由tiffany决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