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1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前世,她痴心错付,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一场阴差阳错的冥婚让她得以重生,这一世,她要守护住自己所要守护的一切,却没有想到冥婚的对象不是善茬;

    他原本是这世间的魂魄,无情无心直到遇上了她,原本冰冷的心不知不觉之间逐渐被温暖。于是她杀人,他递刀,她放火,他添柴。

    第一章身死

    天祁王朝,街道上到处张灯结彩洋溢着喜气,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只因为,今天是他们天祁的皇册封皇后的日子。

    说起这即将被册封的皇后安羽辰,可是一不得了的人物,有谋略有美貌,带领着手下的安家军战无不胜,在天祁皇墨子楚还是不受宠的皇子的时候就陪在墨子楚的身边,可以说,现在墨子楚之所以会成为天祁皇绝大部分原因是安羽辰的功劳,安羽辰比墨子楚更得民心。

    相对于外面的喜气洋洋,此时在一间破烂的宫殿里,却到处散发着血腥味,一女子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在她的面前站着一男一女,身上华丽的服装与地上的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女子微微动了动身子,艰难的看向一身黄衣的男子,伸出手抓住了男子的衣角,血红的血液粘在男子的衣服上,用尽所有的力气开口:“为什么?”

    她就是今天的主角,安羽辰,谁能想到,此时即将被册封为皇后的竟然会被折腾成这副摸样。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男子突然伸出脚踢开女子伸过来的手。脸上全是狠厉的看着地上已经被折腾的看不出人样的女子,恶狠狠的开口:“你知道,百姓都在背后怎么议论朕吗?”

    “他们都说,如果没有你,朕不过是一死了都没人知道的皇子!”

    “因为你的存在,让朕觉得朕就是一废物!”

    “只有你死了,朕心里才好受!”

    安羽辰看着面前扭曲的男子,心微微抽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初抱着她,亲口说爱她生生世世的男子竟然会这么想。

    “你要我死?”直到现在,安羽辰还是不甘心。

    此时,墨子楚的内心是扭曲的,他不是没有喜欢过安羽辰,只是,他现在心中发生了变化,渐渐变得扭曲也许这便是墨子楚爱一个人的方式:“是,只有你死了,朕才会觉得朕是有用的。”

    安羽辰不自觉的蜷缩起身体,原来一直以来她所做的一切在他看来是一种心里负担。她的出生入死不过是他人眼中的笑话。

    呵呵!

    “墨子楚,你喜欢过我吗?”她不相信她为了他放弃了皇位,背井离乡,九死一生最后换来的却是不得好死!

    “姐姐,现在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不知何时,墨子楚已经离开了,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安羽辰微微闭上了眼睛,是啊,现在这种情况,她还在期待什么?

    “你什么时候和墨子楚勾搭上的。”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安羽辰的脸上有些不解,眼前这人是她的亲妹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安羽玲。

    “看在姐姐快死的了份上,妹妹就让你死个明白!”安羽玲脸上的笑陡然消失,精心涂抹的鲜红色指甲在安羽辰脸上摩擦。眼中闪过一丝嫉恨。

    “姐姐,其实,陛下喜欢的从来都不是你,陛下喜欢的是我~之所以娶你不过是因为你可以助他登上皇位,现在,目的达成,姐姐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们是亲姐妹啊,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安羽辰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

    第二章重生

    “姐妹!”安羽玲的脸突然变得扭曲。

    “母皇何曾把我看做是她的孩子?你又何曾把我看做是妹妹?”

    “就连你和母皇闹翻,她都不曾想过把皇位传给我。”安羽玲脸上带着明显的恨意,很快稳定好自己的情绪,再次开口:“不过,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我想要的我自己来争取,凤舞国,迟早会是我的。”

    “对了,忘记告诉姐姐了,当年,你那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是我亲手害死的,就像现在一样。”

    嘴巴被捏开,毒药被灌进口中。安羽玲的手放在了安羽辰那一双眼睛上:“姐姐,你知道吗?那孩子的眼睛跟你的可真像。可惜,那孩子不是陛下的,不然也不会死了。”

    临死,安羽辰才知道这么多她从不知道的事情。可惜,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开口问了。

    “姐姐留下的安家军,妹妹会替你好好管理。姐姐,你就安心去吧。”

    苦涩的药味在口中蔓延,安羽辰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内的活力正在消失,意识越来越模糊,隐隐约约听到了傻子两个字。却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问这些了,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若有来世,她一定断情绝爱,让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几乎在安羽辰闭眼的瞬间,天祁和凤舞国边境的荒山上,静静的躺着一道人影。女子浑身上下全是伤口,有些是刀剑所致,有些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留下的爪印。而在女子的四周,几只消瘦的狼围着女子打转,一步一步靠近,准备享受美食。

    毫无预兆的一阵风吹过,狼群像是受到了惊吓,快速逃窜,紧接着女子的身边多了一道人影。一身暗红色衣衫,手里拿着一只玉笛,如鬼魅一般的面具几乎把整张脸盖住,只留下一光洁的下巴露在外面,面具下深邃的目光落在地上满身狼狈的女子身上,

    最后定格在女子脖颈间那佩戴的石头旁若有若无的莲花印记上,目光微闪,良久,才弯腰把人抱了起来。

    “主子,属下来吧。”

    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夜影从出现站在男子身边。

    这句话刚说完,暗影只觉得浑身发麻,大骇,快速消失在原地。心中却无比震惊,向来有洁癖的主子竟然会主动抱一女子,尤其这女子还浑身脏兮兮的。

    以往就是有人靠近主子三步之内就会被主子丢出去,现在……他八成是见了一假主子吧。

    若有来世我定让你们生不如死!猛然之间从床上坐了起来,安羽辰的眼中散发着满天恨意,那誓言似乎还在耳边响起,蚀骨的疼痛让安羽辰不自觉的蜷缩起身体。

    直到耳边响起低沉的男声,才从这蚀骨的疼痛中回过神来。

    “醒了就喝药吧。”没有任何的情绪和语调的变化。

    一碗黑漆漆的药放在安羽辰的面前。

    抬头,入目的是一张可怖的面具,安羽辰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利索的接过药喝完,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最后看向男子,声音沙哑的开口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为什么醒过来却在这里?

    难道她根本就没死?不,不可能!那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她?想到临死之前安羽玲的话,孩子不是墨子楚的,那么那天那个男子到底是谁?

    安羽辰的问题并没有得到答案,男子已经拿着空碗离开。

    这人要不要这么冷?

    房间里只剩下安羽辰一个人,她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白玉做的床,紫檀木的家具,名人古画一应俱全,一看就是有钱人。也不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又是怎么到了这里的。索性,她能够感觉的出来,那人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干脆也就不想这些事情了。

    动了动身体,却看到自己手上的爪印,愣住了,她身上怎么会有野兽的爪印?

    不对,这双手不是她的,她的手没有这么柔软纤细。

    她常年征战,手上早已全都是老茧。这样一双手,她早已不可能拥有了。

    还有这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她的,这般漂亮的罗裙,在她走向战场的那一刻就不曾穿过,因为碍事。

    着急下床走到盛着水的盆子前,终于看清楚她此时的模样。

    稚嫩的脸庞,娇嫩的肌肤,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梁,樱桃小嘴。

    这张脸很熟悉却不是她的。而是她最小的妹妹,安若影的。

    怎么回事?她怎么变成了自己的妹妹了。

    大量的记忆毫无预兆的涌入脑海。让安羽辰有些招架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重生!她竟然重生了!

    同时也了解到安若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小丫头接到了安羽玲的信,让她来参加她的婚礼。

    这从小体弱多病的小丫头就这么傻乎乎的瞒着母皇出来了。

    她之前不知道安羽玲到底想干什么?

    想要做凤舞国的皇,有她在,想都不要想。

    妹妹,既然上天让我重生到你的身上,那么我一定会替你好好活着,好好保护凤舞国,这一世,我要为自己而活!从现在开始世上再无安羽辰,只有安若影。

    那面具男每天都会来送药,但是不管安若影问什么,男子就像是听不见一般。安若影看着面前的男子,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惜了,这么一帅哥,怎么就是聋子呢?”反正不是哑巴,毕竟刚醒过来的时候听到过他说话,但是问什么都不说,那就是聋子了。

    隐藏在暗中的夜影看着安若影一脸惋惜的看着自家主子,嘴角抽了抽。

    还是第一次有人会觉得自家主子是聋子!

    一天天的,安若影身上的伤口渐渐痊愈了,她开始待不住了。

    打开门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到了,谁来告诉她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变态竟然在山顶上盖了一这么豪华的房子。这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难道不嫌累吗?

    “小姐,您要下山吗?”门外一小厮恭恭敬敬的站着。

    “我可以下山吗?”

    “当然了,主子吩咐了,小姐您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满足小姐。”

    这待遇,难道是小妹之前认识的人?不应该啊,小妹从小体弱多病,从没有离开过凤舞国,怎么可能认识这些人?

    那如果不认识,这人又有什么目的呢?

    “真的?我说什么你们都听?”

    熟悉她的人看着她此时的表情一定知道有人要倒霉了,可惜这小厮显然不是熟悉她的人。

    “当然,小姐有什么事情请吩咐。”

    “好,本小姐我呢,今日无聊想看虫子打架,你们去把荒山的所有毒物都给我抓来。”凤舞国为女尊国,以蛊虫和祭祀而在四国中占有一席之地,足以见得凤舞国的蛊毒有多厉害。

    以前的安若影天生碰不得蛊虫,可是现在她成了安若影,第一件事自然是练蛊了。

    果然,安若影说什么,这里的人都无条件服从,不消片刻的功夫,各种各样的毒虫送来。

    坐在椅子上,看着瓶子里不断厮斗的小虫子,直到只剩下一条蛇,安若影高兴把蛇倒了出来,放在手中逗弄着。这些东西,她好久没有接触了,手上那条蛇冰冷的触感却不及安若影心中的冰冷。

    “世人皆知安若影,凤舞国体弱多病的小公主,天生碰不得毒物。你不是安若影。”男子低沉而又笃定的话语从耳边响起,安若影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面具。看着男子面具下的眼睛,只觉得浑身发冷,这个人深不可测,而且很危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