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六章 檀石槐画了一个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什么话?小心被别人听见了打你小报告。”刘备原与徐荣并不熟悉,担心是夏育派来的探子,说话就透着谨慎。

    徐荣满不在乎:“已经够惨了,还能怎样。熹平四年你给了500俘虏,做哥哥的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感激赞叹。哪知道回去之后,夏校尉只给我分了50级,大头都给凉州人!如今更是愈演愈烈,最好的马匹、兵器,最多的钱粮,都给凉州人,其次才是我们这些幽州人。要知道以前都是一碗水端平的。”

    500俘虏,涉及到刘备一件无比难受的事情。

    在前年初春,幽州刺史陶谦联合夏育剿灭入塞的鲜卑昂山部,董旻、胡軫、徐荣强行索要俘虏。刘备当初给的是身强力壮的俘虏。夏育要面子、图赏金,全部砍头,以向朝中上报斩获首级数。在对方并无太大反抗意志情况下杀俘,简直反人类。

    那可是五百鲜卑人,作战虽然不是精锐,牧马养羊个个都是好手,可以用来挖矿伐树、修路筑城,在人口稀少的幽州是很大的财富。若图省事,卖给难楼王至少能换一百匹乌桓马,运到中原去可以卖一千万!

    刘备肉痛了一炷香时间:“可从外面看来,宁城的部队越来越精锐。”

    徐荣:“夏校尉有段公支持,压得幽州各郡守低头多给钱粮,钱粮多了部队自然精锐,于是雄心广大,志欲扫灭鲜卑。只是段公年龄渐长,若各郡诋毁则不能持久,所以夏校尉急于用兵,欲以胜利堵住各郡守悠悠之口!”段公既段颎,段纪明,凉州三明中年龄最小的一位,是安定西羌,剿灭东羌的首功之臣,曾为太尉,亦是夏育曾经的顶头上级。

    两人吃吃喝喝,至于微醺,总算打开了话匣子,从辽东、玄菟的塞上风情,聊到河南雒阳的都城繁华,从阴山南北的攻守地理,到淮阳丘陵的东夷叛乱。

    刘备:“兄既不赞成夏校尉的激进军略,为何还要为之效劳,将军难免阵上亡,就不怕万一么?”

    徐荣叹息一声,望着天上残月:“于军中为司马者,既刀刃也,无法控制刀刃砍向何方。若遇坚石、铁棍,明知必折,亦必不退让,也只有折断以报国家!”

    刘备:“徐兄是真正的军人!”

    一个白衣文士幽灵般出现:“好啊,总算被我抓住!刘备、徐荣,你二人在此说什么悄悄话?姓徐的我可是听到你诬蔑夏校尉!”

    徐荣瞠目结舌:“没。。。没有,我只是找幽州同乡喝喝酒,叙叙旧。”

    这文士正是刘备的老熟人、老仇家,西乡刘氏刘庆:“他是匈奴中郎将属下,你是乌桓校尉属下,中间相隔上千里,有什么可以叙旧的?嗯!

    你好不晓事,校尉大人待你不薄,你却勾结外人,诽谤大人,我这就去找大人说去。”

    徐荣啪一声把酒碗掉在地上碎了,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都怪我鲁莽,如何是好?”

    刘备说:“何必忧愁,臧中郎将属下正缺徐兄这样能征善战的宿将,不如与我同去?至少能保证原有官阶。”

    徐荣也不犹豫,第二日一早就挂印于梁,带着十几个亲近军吏、士卒跟着刘备西行。

    。。。

    李浩、士仁一路走来,上谷郡、代郡还能看到大片的树木植被,进入并州平城之后,树木逐渐稀少,天气却越发干冷。

    平城即后世大同,汉高祖数十万人曾被匈奴冒顿的骑兵围于平城东北的白登山,之后用陈平计,重金贿赂阏氏,才得以解围。

    平城以北的塞尉,见到刘备等人时大吃一惊:“你们怎么走这边,为何不走桑干河以南?”

    刘备:“都是阴山之南,长城之内,固若金汤,有什么问题么?”

    “又来了,通知士卒准备战斗。”塞尉指着远处突起的狼烟,“刘大人,徐大人,两位不如带人暂且入城塞一避。”

    没等刘备继续发问,徐荣说:“快,快入塞,否则就来不及了。”

    200多人刚刚入城塞,就见北方烟尘大起,不一会,成群结队的鲜卑人奔驰而来,竟然有数千人。

    见鲜卑骑兵如入无人之境,刘备站在城头上颇为忧虑,刚才想到白登之围,还笑高祖数十万人被围困于白登山,如今就轮到自己了:“北有阴山、长城,难道都没有作用?就让大队胡骑随意驰骋?”

    徐荣正要解释。

    忽旁边一个高大的戍卒插嘴:“听说幽州从右北平郡到代郡、上郡都只有狭窄山谷可通过。雁门郡则不同,阴山在此突然平缓,并有一个宽数里到十多里的山谷用兵孔洞,虽然大汉修筑了长城,但在鲜卑人一直不停的破坏下,早就起了十几个大口子。如今长城已失去阻敌之用,只能做烽火台。”

    刘备见这人身高八尺余,红脸有须,孔武有力,却只穿了一身皮甲:“说的不错,你是何人?”

    “在下河东解县关寿,字长生,为强弩队伍长。”

    。。。

    大青山脉、弹汗山下

    静默空旷的北方,只有洁白的雪原,不见飞鸟,亦不见走兽,只有同样白色的帐篷。

    其中最大一顶帐篷里,密密麻麻挤着大大小小上百部落首领。

    檀石槐用低沉悠扬的声音说着:“数年来,我大鲜卑的勇士,不顾伤亡,不断入塞,目的是什么?”

    和连:“自然是入主中原,打到雒阳去!”

    檀石槐:“和连说的对,但也不对!

    大鲜卑与大汉之间,是从东往西是大鲜卑山、燕山、阴山、贺兰山、天山。如此广阔万里,从什么地方打?”

    众首领七嘴八舌,有的说攻击辽西郡、辽东郡,有的说入右北平郡,有的说占据河套,有的说突破天山。

    檀石槐咳嗽几声:“草原苦寒,山脉北坡平缓、干燥,到处是大片的草原和少量灌木丛,是我大鲜卑的牧场。南坡则沟壑深峻,有不少河流冲刷出来的河谷,便于耕作,是汉人的田野。

    汉人在险峻处建筑城塞,在山岭上修建长城,用强弩据守城塞。诸位首领不断南下抄略,勇士们不断流血,却没有找到大鲜卑的牧场。

    大家说该怎么办?”

    东部大人之一的慕容远来说:“大汗说打哪里我们就一起打哪里!”

    和连本欲说打辽西,见状只好附和:“父汗马鞭所指,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檀石槐的手指,从东面大鲜卑山,到西面阿尔泰山,又返回来,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这是一片流着蜜汁的土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