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带你去看流星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出兵半日,夏育得内线密报檀石槐将带人伏击臧旻或田晏,一拍大腿,喜道:“鲜卑王庭空虚,只有五千骑?岂不是天助我也!”



    刘庆:“大人不怕消息有假?”



    夏育:“富贵险中求,战机稍纵则失。闪舞小说网..何况若檀石槐伏击田晏,臧旻必救援之,反之亦然。”



    夏育的算盘是臧、田两军先行出发,他后一两天出发,檀石槐怎么可能放过处于突出部位的两军反而攻击落在后面的他。



    夏育不认为檀石槐有足够的兵力将臧、田同时拖住。估计自己到王庭之时臧、田两军至少一部已到达。



    决心既下,舍弃了黄旗海大路,夏育率领上谷乌桓王难楼在内的一万三千余骑,从几条丘陵小路直插弹汗山。



    当天傍晚遇到求救信使:臧旻被围困在黄旗海以南的山岭。信使苦苦求救,说檀石槐主力超过一万五千人,若不救援,必败无疑。夏育属下董旻、胡轸、刘庆等一听檀石槐人多,就有惧意,个个都不愿意去。夏育只汉派了一个老成持重的司马率领两千代郡骑兵前去救援,并面授机意:



    保全为上,歼敌为下,能救则救,不能则退。



    。。。



    “第十五个!”



    徐荣靠在山谷口一大石旁,擦了擦汗,累的快提不动长戟,望着如潮水般退下去的鲜卑人咧开嘴笑了笑,“总算退了。闪舞小说网..”



    “还是徐兄弟厉害,我才杀了九个。”一旁的司马张成,既是曾经的张塞尉:“援军怎么还不来啊?”



    “就是,徐司马,援军怎么还不来?”周边的士卒们可怜巴巴地望着徐荣,有几个士卒脸上连胡须都没有,年轻地过分。



    援军?



    以徐荣的判断,夏育未必会来援,刘备则兵力太少难起作用,现在支撑他的信念只有田晏。但他一点不敢告诉士卒实情:“一定会来的,相信已经在路上了。”徐荣头一次,感觉夜如此漫长。



    。。。



    这里的夜色静悄悄。



    山下稀稀拉拉的篝火,如同点点繁星,环绕着周长数里的山包,是鲜卑人的疏散营地。



    山上篝火稀稀拉拉,将个个上山孔道照亮。孔道处塞着泥土、木头树枝还有插着箭矢的人、马的尸体,是阻挡鲜卑前进的障碍。全骑兵没有战车的后果,是第一轮战斗不得以血肉之躯对冲,死伤颇重。



    臧旻巡视着一处接一处的防线,检查士卒伤情,鼓舞士气。作为南方出生的将帅,山地如何进攻、防御可以说异常精通,远超过山下的鲜卑人,汉军中甚至还有300徐州射阳强弓、强弩手,是参加过剿灭许生的叛乱嫡系,人皆能开2石以上强弓:“只要有足够的箭矢,两三万鲜卑又有何惧!”



    虽然防御滴水不漏,战损比远低于对手,臧旻依然面临重重隐忧:山下的鲜卑人,每隔一段时间便进攻一次,虚虚实实,导致汉军非常疲倦。秋季少雨,山上乏水源,人马皆干渴。从下午到夜里,已经射出30万支箭矢,只收回了几万支。



    援军!会有援军吗?



    臧旻认为只要田晏、夏育两军中一军能够来援,里应外合,一定能大败鲜卑,取得对鲜卑的决定性胜利!



    。。。



    “本汗就等着汉人援军!哈哈!”檀石槐脑中浮现出“围点打援”几个字,一支近三万人鲜卑军队,绝对不怕面对任何一只1万多人的汉军。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



    。。。



    第二日战斗依然艰苦,不到两日,臧旻军已经伤亡4千人,同时同时檀石槐也伤亡近7千人。



    臧旻知道,再也不能等下去,一定要突围,汉军整装待发,时间就在今晚,没有什么比黑暗的遮掩更好了。



    檀石槐亦不愿再打下去,围点打援,重要的是打援,而不是打点攻坚,鲜卑的优势是骑兵,而不是攻城。汉人的援军不来,就没有发挥骑兵作战能力的机会,檀石槐悄悄地放松了些围困,鲜卑人亦整装待发,打算放臧旻突围的头部,衔尾追击!



    。。。



    一放、一突,本该是一场顺利的突围设伏追击。潜伏了一天的刘备,却悄悄跑出来捣乱。



    二日来,不断有鲜卑各部落联军就加入檀石槐大军,而刘备与拓跋伽罗、于夫罗等上近二千士卒,悄悄以拓跋部的名义混入了联军,不愿意配合的拓跋诘汾已被悄悄地绑起来,嘴里还塞了几条臭袜子。



    北面是黄旗海,秋天,凉爽的北风吹拂着拓跋伽罗的长发,刘备忍不住轻轻地摩挲她的长发,触及娇嫩的肌肤。



    伽罗羞涩的低下头,第一次与父亲、兄弟以外的男子亲密接触,让她的心里蹦蹦直跳,有一些期待,又有一些害怕。



    “想不想看魔术?”



    “什么魔术?”好奇心胜过了羞涩,伽罗发现刘备的眼睛在黑夜中仿佛一盏明灯,将自己吸引进去,无数的秘密,让人不由深陷其中。



    刘备大手一挥,静寂的夜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火焰,超过二千火焰,散布在拓跋部四周,主要是南面,那里面向檀石槐的帐篷,仿佛天上星空的倒影。



    “那是什么?”伽罗发出尖叫声,欢喜地跳跃着,双眼迷醉,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南面。



    “带你去看流星海!”



    牛、马吃痛的嘶叫声,渐渐响遍四野,随之而来的飞快的马蹄、牛蹄声,如同万千战鼓,踏得地动山摇,带着火焰仿佛万千流星,撞碎面前一切!



    “快逃啊!”“炸营啦!”“鬼火!”



    有什么比内部突然爆炸更容易摧毁一个巨人的呢。



    部落联军们在火牛、火马的驱赶下,四散奔逃,冲撞入檀石槐原本整齐有序的部队,只顾逃跑的他们,向同族挥起了弯刀。血液四散,溅的到处都是。喊杀声,求救声,到处都是。



    檀石槐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等他缓过神来,本部上万人精兵,已经被冲散一半,而他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



    黑夜之中,兵不知将,将不知兵。除了手下精兵尚在,指挥系统完全失灵。



    檀石槐向天怒吼着,可长生天却听不见他的不甘,此时唯一能做的,只是率领这支精锐,逃离混乱的现场,等待混乱渐渐平息,天亮之后,再做打算。檀石槐从来没有发现,夜如此漫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汉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