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5章 袁、曹合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汝南



    袁家祖坟前原本孤零零的草庐,已变成了一排房屋,看上去依然简朴素雅,内部已经过整修,仔细观察床榻、地板、墙壁、用具,不难发现其中的雅致与精细。闪舞小说网..



    何顒双手抱着盛参汤的碗叹道:“袁家四世三公,果然非同寻常,底蕴之厚,就是仆人也识文断字,举止优雅。”



    袁绍依然身着孝服,神情少了三年前落寞,多了坚毅与从容:“多亏兄长居中联络,我这草庐才能不寂寞。”



    岂只是不寂寞,三年内上百号党人前来草庐拜访。不论来人地位高低,学问长短,袁绍都一一亲自接待。夜里,宾客们住在袁家庄园,见袁绍依然在草庐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无不赞叹。离开时,袁绍还送上盘缠,所以无人不称赞有加,同郡的许邵更是推崇地无以复加。



    还有的党人如何顒、许攸、吴巨等每年都要滞留数月,或领着袁家的例钱成为宾客,或更换姓名,作为袁绍的眼睛探听各地消息,作为腿脚协助办理各项事务。



    因此袁绍能够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不巡查家中田地而清楚灾害、收成,不查账目而明白店铺商队之盈亏收益,不询问宗族而知族人的贤或不肖,既将袁家这一房治理的妥妥帖帖,又为士林称赞名声蒸蒸日上!



    其他宾客和仆人退下后,何顒脸上笑意完全消失,显得异常凝重,将颍川之行的见闻细细诉说:“跟何进的接触遇到一些困难。闪舞小说网..朝野都以为何进只是卖肉屠户,定然治不好颍川,我亦如此想。没想到他不学有术,竟把一个难治的郡治理井井有条,不论宦官党,还是党人,都对他有称赞之语。”



    袁绍:“你曾经献宽仁求士的策略,看样子何进是听进去了。但他的所作所为,又不止用宽,而是先严后宽,手段老辣,不是一个没有经验之人能做到,应该有其他人给他献计。”



    何顒:“据许攸、吴巨探听,献策之人或许是刘备。”



    “怎么又是他!”袁绍脸上起了阴霾,当初刘备为桥梁,搭建袁术、袁家与何进之间的桥梁,袁术因此得袁隗、袁逢欣赏得皇帝信任,仕途顺畅。



    “刘备能力强,心思难测。不能让他一直在何进身边!否则我们的人对何进没有任何作用!”何顒作为被通缉的党人,能够与何进搭上线,一方面因为同是南阳人、同姓何的乡土情结,另一方面初期打着袁家和刘备的牌子,商讨运粮食入雒等事务。但何顒一点不感激刘备,三年前几乎被扔到水中,半身湿透,后来冻出了一场病,让他怀恨在心。



    袁绍:“从情报中看出,何进对刘备颇信任,让他走怕是没那么容易。闪舞小说网..”



    何顒:“可以在刘备父亲的事上做文章。”



    袁绍摇摇头:“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牌,不到逼不得已,最好不用。或许可以想办法将他调走。”



    但以什么理由来调走呢?袁绍、何隅并没有左右朝政的能力,都陷入了沉思。直到被仆人敲门声音打断。



    袁绍向仆人怒吼:“不是说了不许来打扰吗!”



    仆人战战兢兢的说:“有个人递了名帖,说今天一定要见到您,否则他就不走了!”



    袁绍接过名贴:“沛国谯县曹操!他来干什么?”



    何隅大笑:“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有此人相助本初大事可成!”



    。。。



    雒阳



    曹嵩:“什么?你疯了吗!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同意孟德如此荒诞的打算!”



    曹节:“孟德性格跳脱,总是出状况,但总能克服过去,这就说明他多谋善变。既然我们都老了啊,年轻一代的路还很长,不一定要逼迫他按照我们的想法去走。”



    曹嵩知道说不过曹节,但依然免不了担心:“要将矛头对准支持自己的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我担心那条路走不通,原来的又被封闭。”



    曹节:“没有把鸡蛋只放一个篮子的道理!袁家也曾经有中常侍袁赦在宫中援应,现在没谁说袁家是宦官党。曹家也一样,我死了之后,没有族人在宫中,不一定永远都是宦官党!况且族内,早就有曹鸾等人尝试过与党人和解。”



    三年前,永昌太守曹鸾上书请开党锢,被气急败坏的王甫拷打至死。曹鸾当时根本没有与曹节、曹鼎、曹嵩等人商议,属于自作主张,却代表了一批少壮派的态度。曹操为雒阳县北部尉,棒杀蹇硕之叔,当时也是自作主张,事后曹节还帮忙擦屁股。



    曹嵩:“侯爷千万别说那个字,族人们都在为你烧香祈祷,您一定长命百岁。”



    曹节:“我高官厚禄位至特进,得封侯之赏位及人臣,享尽了富贵,也见惯了生死。



    因而我而死的窦武、陈蕃、刘合、阳球等人不计其数,不是因我而死的王甫、段颎等也见过不少。



    他们死了,我能活下来,有运气和皇帝宠幸的原因,更多的,却是因为见惯了斗争和仇杀,比其他人更谨慎,更狠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曹嵩点点头,在曹嵩的注视下又摇摇头,相比于儿子曹操,他要“老实”得多。



    曹节感觉对牛弹琴一般十分的无奈:“我的意思是张让、赵忠虽然比我更得皇帝的宠幸,也学了王甫和我的狠辣、决绝,却没有足够手腕和才干以得到外臣支持,更指挥不了司隶或军队,保不定关键时刻他们会帆翻船!



    王甫虽然比我更狠,却没有那份谨慎,树敌太过,罪名太多,多行不义必自毙,所以他杀了很多人,最后自己还是死了。”



    话说到这么直白,曹嵩终于明白了:“侯爷是要我更谨慎地约束族人,更聪明更狠辣的对付敌人?”



    曹节点点头:“你的性格和你亲生父亲一样质朴,要你狡诈狠辣,怕是不行。但同时这也是优点,只要足够恭顺谨慎,不论袁、杨、刘氏宗族,张让、赵忠都不会把你当做主要的敌人。”



    换句贬低的话说,在政治斗争中,高居九卿的曹嵩,竟然只是可有可无的边缘人物。而他能长年高居大司农的原因,是他除了贪财之外,没有大多数宦官党嚣张跋扈的多树敌的缺点,在很多重大问题上都老老实实不发声。



    曹嵩:“那我一定继续谨慎为官,谁也不得罪。”



    曹节摇摇头:“这还不够。南阳和沛国曹家至少都贪了数千万钱,这就是罪状!杀头抄家流放的罪状!



    等我死后,如果你发现风向不对,赶紧将钱财上缴给皇帝和诸位中常侍。皇帝和常侍们爱财,可保曹家平安!切记,切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汉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