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0章 条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啪!

    耳光响亮!

    霍苍能躲开,却没有躲开。

    因为他看到了莫小满眼角落下的泪。

    他俊脸阴沉之极,车内低气压凝聚,让身处其中的人感到一股几乎让人窒息的压力。如果是平常,莫小满一定会闭上嘴,不管多么生气,都会隐忍下来,等着他消气。

    但是一想到他假装失忆,一面推开自己,看着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围着他转,为他着急担心,一面他和南雪眉来眼去,她便无法压制住自己。

    她简直就像一个白痴,曾经的豪言壮语,在这一刻都变得可笑。

    莫小满这一巴掌用了十成力道,霍苍的脸顿时肿了起来,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她的掌心发烫发麻,紧紧握起来,咬牙切齿的吼道:“你这个混蛋!”

    霍苍舔了舔唇角的血,“解气了么?”

    莫小满以为他会发怒的时候,他抓过她的手,摊开,看着通红的手心,淡淡道:“不解气再打几下,如果手太疼,你可以用脚踢。”

    莫小满犹不解气,拧起拳头狠狠捶打了他几拳,霍苍一动不动任她打,漆黑的眸始终盯着她。

    她哽咽着低吼:“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我知不知道我多害怕!我什么都依着你,可是你呢?你就是这么骗我的?”

    她狠狠一拳下去,悲怒交加之下,哭的浑身发抖,“霍苍,霍苍……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想跟南雪在一起吗?那你去啊,我保证我不会缠着你不放,你以为我很下贱吗?!我事事顺着你,只是……”

    只是因为太爱你。

    可是她深爱着的这个男人,却用这种方式,给了她重重一耳光,将她打得清醒过来。

    霍苍握住她的拳头,她的失控让他始料未及,一时间他心头如有钝刀慢磨,他不顾她的反对,强行将她拥进怀里,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她的挣扎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他能感受到她的颤抖和气愤,恼丧不已:“我没想到跟她在一起!”

    莫小满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哭了:“你没想跟她在一起,但是你现在却跟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眉来眼去,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至我于何地?你说你没想跟她在一起,那好,你现在就去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南雪,你告诉她你和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霍苍目光沉沉的望着她,没有回答,莫小满冷笑,忽然觉得可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想装的风轻云淡一些,心头的酸涩像沸水一样翻滚,不断涌向鼻眼,堵住了视线,堵住了呼吸。

    她一刻也不想和他再待下去!

    她固然是酒精作祟口不择言,她霍苍无动于衷的反应,却令她心寒。她狠狠推开他,从另一边下了车,不管外面天寒地冻,连高跟鞋掉了也不管,光着脚大步朝外走。

    此时宴会厅里正是舞会开始的时候,里面一片歌舞升平,外面空无一人。

    莫小满一路冲出南家停车场,来到大路上,一边走一边抹泪,冷风吹来,渗进毛孔里,那寒冷的感觉一直凉进心底里。

    路灯昏暗,隔着老远才有一盏,她走着走着,只觉得心头无力,不知道是冷是醉,浑身失去力气,缓缓蹲了下去。

    下一秒,迈巴赫在她身边停下来,随即车门推开,一件还带着余温的外套罩落在她身上。

    霍苍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先回家。”

    不等她回答,他便将她轻而易举的抱起来,塞进车里。

    莫小满将身体蜷缩起来,整张脸埋起来,缩成小小的一团。

    霍苍坐上驾驶座后,从后视镜镜看去,只觉得她瘦的可怜,他一件外套,就能将她整个身体都裹起来。

    “莫小满……”

    “你现在别跟我说话。”她沉冷的声音闷闷的传来。

    习惯了她的顺从隐忍,她浑身突然竖起刺来,让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霍苍竟有些招架不住,想要解释,却反而薄唇紧抿。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回到家里,车没停稳,莫小满便推门下车,直奔进屋。她听到霍苍大步追来的脚步声,下意识跑起来,一口气奔进卧室里,想要将门关上,霍苍一只手伸过来,便阻止了她的动作。

    她冻得通红的脸抬起来,他正好低头,目光相触,随即他说:“可以。”

    她微愕,他又说:“我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和南雪撇清关系,条件是,你必须和厉爵一刀两断。”

    莫小满心头一抽,下意识松开扶着门的手:“你什么意思?”

    霍苍没什么表情的道:“交换条件。”

    “交换……条件。”莫小满重复着他的话,觉得可笑,“我和厉爵之间清清白白,我要断什么?”

    霍苍道:“我和南雪之间,也清清白白。”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你来干什么?”

    “我来……”话到嘴边,莫小满强行将话头咽了回去。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眼中渐渐涌上一层失望,她转身朝浴室走去,“我没什么可断的,至于你和南雪,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总有一天,她会揪出南雪的狐狸尾巴,她会揭开她的真面目,让他知道,她才是对的。

    但她刚转身,就被男人拦腰抱起,狠狠扔到床上!

    莫小满险些摔断了气,将将撑起身,“你干什么!”

    霍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大的她的下巴几乎快要脱臼:“什么叫做我想怎样就怎样?我说了,我可以和南雪撇清关系,你必须和厉爵一刀两断。”

    “我也说了,我不会……咝!”霍苍手指陡然用力,掐到莫小满下巴发白,她疼的小脸皱起,霍苍立即松开手!

    当看到她下巴上刺目的红痕时,他心尖一痛,抚了抚她的下巴,低声道:“莫小满,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听话,离别的男人远一点!”

    他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诱哄,一丝迷茫,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诡异的感觉只在莫小满心中停留不到一秒,便荡然无存。霍苍的目光一直在她的唇上流连,仿佛下一刻便会咬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