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4章 和太阳肩并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小满倒抽一口冷气:“真是……荒谬!”

    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几次踏足的那个岛上,有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们的人既然能查到那儿,那能不能……”

    像是知道莫小满要问什么,方伊拒绝的十分干脆:“不能。”又说,“我们的人,在传出这个消息后,就联系不上了。那个地方可可是你爷爷的老巢,如果这么轻易就能攻克,刑天戈他们那个部门,也不会这么多年对其束手无策了。”

    莫小满慢慢冷静下来。

    的确,刑天戈的部门之所以能够容忍其这么多年,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信徒’遍布各方,他们想一网打尽,更是因为,那人非同一般的谨慎,他的老巢,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被找到具体位置?

    “不必失望。”霍苍道。

    莫小满嗯了一声,可是能说不失望就不失望的吗?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的父亲还在世上,尽管只是个活死人,可谁能不在意?

    “就是嘛,着急也没用,有些事情还是得慢慢来,有些路还是要一步一步的走,咱们都是悬崖上走钢丝的人,若不小心谨慎,稍稍大意就会尸骨无存。”方伊这人,说起来和刑天戈有点像,只是她没刑天戈那么邪。

    “好啦,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交给别人吧,我可以休几天假了吧?”方伊再度搭上霍苍的肩,全然不理会霍苍那威胁警告的眼神。

    “马上滚。”霍苍回了她三个字。

    方伊大笑,突然凑近霍苍……她这样的行径霍苍早已经习惯了,因为她向来喜欢得寸进尺,却多少有分寸,知道别人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一直以来,她虽然过火,但从未触及到霍苍的底线。

    于是霍苍一动不动,没想到下一刻,脸上便被亲了一口。

    这下不仅是莫小满愣住了,连他自己都怔愣了几秒……

    偏偏方伊还不罢休,用一种非常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口气暧昧的说道:“你都好久没来主动找人家了呢,难道莫不满比我侍候的你更舒服么?”

    莫小满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恍然。

    这表情深深地刺激到了霍苍,他脑门上青筋暴起:“滚!!”

    唐庄饭店里的客人,纷纷回头朝霍苍所在的包厢方向看去,随即就看到一个身材火辣妆容精致的美女逃命似的从那包间里奔出来,脸上带着干了坏事的笑,有点得意又有点后怕的样子。

    方伊踩着高跟鞋一口气冲到大堂,回头一看见霍苍没追上来,也没让人上来追杀她,不觉松了口气。随即发现大堂的客人全都正看着自己,于是一撩长发,刚才的狼狈不再,转眼又是一个令人脸红心跳的性感尤物。

    包厢里,静得落针可闻。

    霍苍用手指狠狠擦了下脸,抹了一手背的口红,脸上顿时露出毫不掩饰的嫌恶之色。就在这时,一条白色的湿巾递到眼前,他微微抬眸,对面莫小满道:“用这个吧,擦的干净一点。”

    她的神情乃至语气都十分冷静,冷静的过了头。

    想到她刚才露出的那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用猜就知道她误会了什么,霍苍黑着脸解释道:“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莫小满:“哦。”

    “……真的。”总让别人感到憋屈的霍大少爷,此时十分憋屈。

    莫小满点头:“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霍苍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胸口胀着一股气,上不来下不去,眼前又只有一个莫小满,他总不能对她发火吧?这股火气便一直憋着,憋得他全程黑脸。

    于是走出包厢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霍大少爷一副欲杀人的表情,十米之外都能感受到那股森森的寒意。

    再看被他‘囚禁折磨’的小女人,面无表情,被他一路拖进车里。

    众人纷纷猜测,这女人怕是要完……

    此后上流社会又有了新一波的流言蜚语饭后谈资。

    当天晚上,tk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霍苍,唐夜,靳城,刑天戈四人齐聚一室。

    聊完了正事,刚聊完正事,靳城这大嘴巴便凑上前一脸八卦的问:“苍哥,听说你今天大张旗鼓的带着嫂子去吃饭,结果你前情人跑去闹场了?话说你前情人是哪个,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你第一次都是给大嫂的,什么时候还偷偷养了个小情人儿?”

    唐夜默默地退远了点,免得遭池鱼之殃。

    霍苍眉梢抽了抽,为这事儿他都糟心一整天了,靳城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想怎么死?”他寒声问。

    靳城犹不知危险将近,应该说他知道霍苍生气了,但霍苍如今脾气好了许多,让他一时间忘记了这人以前的可怕。他是用生命在诠释什么叫做作死:“别这样嘛苍哥,大家兄弟一场,你要是后宫失火,我比你经验毕竟丰富一点,说不定还能帮你出谋划策你说是不是?”

    霍苍看着他简直像看着死人一样,想着到底是一枪崩了这玩意儿还是一枪崩了这玩意儿。

    刑天戈在旁边乐得看戏,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住,将自己的枪递了过去:“来来霍少爷,只需要一枪,就能送这玩意儿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霍苍自然不可能真的崩了靳城,但一脚踹过去,指着靳城了的伤口踹的,靳城当即像杀猪似的惨叫起来。他捂着伤口连连后退,一边退一边求饶,“苍哥我错了我错了,哎呦别踹了,伤口要裂开啦……”

    唐夜对这作死的家伙视而不见,霍苍还是有分寸的,没直接把人踹死。

    发泄了一通,霍苍心里可舒坦多了,这才对刑天戈说:“你的网也洒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收了。”

    刑天戈道:“不急,网洒出去了没用,还得牢实,不然的话,那条大鱼一旦逃走,再想抓他就更难了。”

    霍苍点头,沉吟片刻,刑天戈突然问:“你那个小情人到底是谁?”

    “是……”霍苍猛地抬眸,煞气腾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