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1章 做牛马的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扫了眼厉爵捏着轮椅扶手青筋突起的手背,灿然一笑:“这霍苍,当真是欺人太甚啊。”

    厉爵收回视线,硬生生扯出一丝客套的笑:“南少爷大半夜驾临我这里,不会只是想给我看这些吧?”

    “当然是啊,要不然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他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自己的未婚妻被人这么欺辱,难道厉小少爷就一点不在意么?”

    厉爵道:“与你无关。”

    “要是我的女人被人掳走囚禁,还被这样欺辱,我一定会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南广呵呵笑着,起身后似乎要走,突然来到厉爵面前,双手按在他轮椅两边的扶手上,笑得眉眼嘴角之间尽是邪气与轻狂:“厉小少爷断了双腿,难不成连身为男人的血性也一并断了?”

    对于他的冷嘲热讽,厉爵恍若没听见一般,冷冷道:“送客。”

    “不必相送。”南广一挥手,低笑几声,迈着闲庭信步般的从容步伐,缓缓离去,那笑声如刺,不断扎在厉爵心头。

    身后,方超被南广那嚣张的态度激怒,气道:“少爷,这个家伙……”

    话没说完,见厉爵挥了挥手,只得恨恨咬牙,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肚子里。

    但见厉爵一直盯着屏幕看,他皱了皱眉,低声道:“少爷,您还好吧?”

    “我?我很好啊。”厉爵嘴角带着笑,眼神却很冷,“好的不得了。”

    方超打了个寒颤。

    从厉家出来的南广,驱车直接来到一处酒店的停车场。不久后,一道身影从黑暗中出来,鬼魅般窜过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车里的光令这人的脸一览无余。

    南广上下打量了来人两眼,刚才那阴邪的笑似乎带了几分温度:“看来温尧待你不错,胖了。”

    纳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撑着腮帮子长叹了口气,“广哥哥,你把我推向火炕,还在这说风凉话,是不是太过份了?”

    一句广哥哥勾起了两人的回忆,南广脸部线条变得柔和了些,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她的头,就连声音也温柔了几分:“是你说你对那温大少爷没什么感情的,我给你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怎么反倒是我把你推入火炕了?行了,如果能将霍苍的势力连根拔除,将来记你一个大功,我可以容许你对我提一个要求。”

    “什么都行?”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纳兰咧嘴一笑:“好吧,这可是你说的!”

    南广轻抚着她的发,嗯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纳兰问:“你叫我来干什么?”

    “去救个人。”

    “谁?”

    “莫小满。”

    “……”纲兰突然盯住他,“你……”

    南广挑眉:“怎么?”

    “我早就想说了,你对莫小满一直过度关注,不会是……暗恋她吧?”纳兰眼神古怪,下一刻,头上就被敲了一巴掌。

    南广直接把她推出去:“执行任务吧小狐狸。”

    纳兰拍着车窗夸张的叫道:“不会吧不会吧?你真的暗恋她?难怪你这么热衷于跟霍苍作对啊,你这是求而不得,心生嫉妒……”

    “滚。”南广实在听不下去她在那儿胡言乱语,直接关上车窗,车子飞驰出去时,他似乎还听见纳兰问了句,“到底是不是啊?”

    是不是都没有回答了。

    纳兰望着那扬长而去的车,哈哈哈大笑出声。她跟南广这么久,当然知道南广不可能喜欢莫小满,他让她救人,想必只是想搅一搅这浑水。

    至于目的……啧,她懒得去猜。

    在她看来,南广就是个被霍启明养歪的神经病,谁知道他想做什么?

    十几分钟后,纳兰翻过温家墙院,直接爬上二楼温尧给她安排的卧室,刚推开窗,卧室里的灯就亮了。

    “你还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哪。”

    原本吃了她给的药此时应该睡的不省人事的温尧,正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向来温润的人,此时眼神略显凉薄。

    只不过纳兰是个脸盲,她一向以人的体形声音辨认,对别人的脸色向来看不懂,反正不管怎么样,在她眼里,眼睛鼻子嘴巴都是那样。

    即便脸色不会看,但从温尧身上传来的那股寒意,她还是感觉到了的。

    她迟疑了一下,想退回去,就听温尧道:“给我退回去,外面罚站……”

    “哦好的。”纳兰十分乖觉,当即手一松,整个人往后坠去。

    温尧吓了一跳,脸色微变,等他来到窗边往下一看,纳兰正木桩子似的站在墙根,冲他笑得一脸灿烂。

    温尧气结,要说他脾气是出了名的好,但是遇上纳兰,总是会被他气得胃疼。

    他倚着窗,问:“干什么去了?”

    “接任务去了。”纳兰如实道。

    温尧一噎:“你昨天不是说要在我这儿当牛做马补偿我?你倒是不怕打脸,一转眼你又跑去南广跟前给他当牛做马了。”

    “没办法,谁让我就是做牛马的命呢。女人就是这么反复无常的嘛,小尧你担待着点。”

    温尧:“……你叫我什么?”

    “温少爷。”

    温尧深吸了口气,迎上她乐呵呵的脸,气消了几分。这个人就是这么没心没肺,早该知道了不是么?

    “他让你做什么?”

    “去救莫小满。”

    温尧眉头一皱,霍苍的计划他清楚,只是不清楚南广这唱的是哪一出,“他这么好心?”

    “你看错他了,他没这么好心。”纳兰耸了耸肩:“莫小满对他来说是颗重要的棋子,在他没有跟霍苍决出高低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棋子的。”她指了指温尧,“哦,你例外。”

    “你不是要帮着南广将我们斩草除根么,这点事儿都藏不住?”

    纳兰咧嘴一笑:“没办法,美色当前,立场温尧。”

    温尧忍住上扬的嘴角,道:“……你不许去。”

    纳兰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好的。”

    尽管她答的漂亮,温尧仍不放心,也不叫人上来,自己坐在窗边,搬来些公司文件,一边看着一边盯着下面那不老实的人。

    一不小心,他看得太过入迷,等到一连审批了几份文件之后,往下一看,那墙根处哪里还有纳兰的身影?

    温尧啪地将手里文件砸在桌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