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5章 不敢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南雪骂到最后已经骂不动了,被拖得浑身血肉模糊,地面上全是她的血,而车尾处坐着的莫小满,连姿势眼神都没有变过。风吹着她的衣发,她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视着这个匍匐在她脚下的南雪。

    “莫小满,你不得好死!你这个贱人……贱人……敢这么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南雪气若游丝的谩骂,没有掀起莫小满心底丝毫波澜。地上拖行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如同她记忆中那个漂亮的晚霞中,于影儿被南雪拖在车后奄奄一息的模样。

    她一个手势让手下人停了车,轻飘飘的跳下去,来到南雪面前。

    然后说了一句令南雪抓狂的话:“你趴在地上的样子,真像一条死狗。”

    南雪哇地吐出一口血,差点背过气去,浑身哆嗦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莫小满微微俯身,“这是你当初用在影儿身上的,如今自己体验了一番,感觉如何?”

    南雪咳笑,怨恨的瞪着她:“原来是替那个小贱人报仇,哈哈哈,莫小满,你有种有弄死我,否则我一定会将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挫骨扬灰!!”

    “你没机会了。”莫小满平静的说着,手掌一翻,短刀出现在她手里,她道:“当初剖心之痛,我至今不敢忘,今天就一并还给你。”

    看着她渐渐落下的刀,南雪终于怕了,“你想干什么?!你真敢杀我爷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南雪太过惊惧之下产生的幻觉,莫小满听到她的话后,似乎笑了一下。

    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当年温柔的莫天哲。

    接着,冰凉的刀尖刺入了她胸口的皮肤……

    所有人皆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一幕,没有人阻止。

    痛楚令南雪回神,临近死亡,没有人能淡然处之。南雪恐惧地尖叫起来,却没有力气推开她,更没有力气逃离。

    绝望,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而莫小满的声音还在耳畔回荡:“你当初想换我心的时候,我也很绝望,也是那个时候,我想起了过往。你现在很怕么?怕就对了,你背叛所有人,害死那么多人,总要付出代价……”

    “不要……”死神降临之际,南雪发出了哀求。

    紧接着,她便听到了莫小满的笑声。

    那低低地,只一刹那的笑声,比此时正扎向她胸口的刀尖还要锋利。

    南雪霎那间崩溃,她怎么能……怎么能向这个人求饶?!

    可是她真的怕死啊……

    “大小姐,适可而止吧,她真的死了的话,你会有很多麻烦。”突然而然的声音,苍老沙哑,叹息般的话语,却没有一丝怜悯。

    但对此时的南雪来说,却如一根伸到面前的救命稻草,她在一片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不知道何时出现的老仆人的时候,脸上崩出了希冀的光,配着那一脸鼻涕眼泪和没有退下去的恐惧模样,如同一只跪在地上摇尾乞怜的狗。

    “快救我……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哈哈哈哈莫小满,你杀不死我!你是杀不死我的!”她又哭又笑,宛如癫狂。

    见莫小满还没收回刀,老仆人眼神厉了几分:“大小姐,你是个聪明人,哪些事情做得,哪些事情做不得,你应当清楚才是。”yuyv

    莫小满收了刀,起身,却没有让人松开南雪,在南雪迫不及待朝老仆人爬过去求救赎的时候,她不急不徐的抬起脚,一脚踩在南雪血淋淋的背上。

    嘭地一声,当着老仆人的面,将南雪踩踏在脚底。

    不远处的杨辰在老仆人出现时就已经预感到不妙,这里虽然都是他们的人,但谁也不保证老仆人是那只在捕猎在后的黄雀。

    老仆人见此,也不禁皱了皱眉,莫小满先前还算听话,至少他代表的是主人,她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但此时她的行为,不是挑衅又是什么?

    老仆人沉下脸,“大小姐,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

    “收敛?”莫小满冷笑:“南雪暗杀我,把我的人抓起来折磨的时候你怎么不来让她收敛?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却来叫我收敛?”

    “你也没死。”老仆人无动于衷的道,“若是你真的死在她的暗杀下,她也活不了。”

    已经快要晕过去的南雪闻言,脸色刷的惨白!

    原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若是那天莫小满真的死在她手里,她毫不怀疑老人的话。

    莫小满沉默了几秒,意味不明的笑了声:“所以我的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身为一个上位者,不该为了一个卑微的奴隶做出这种不明智的事情。”老仆人声音平板,显然已经没了耐心。

    视人命如草芥刍狗,一向是神祗那些个上位者奉行的法则,杨帆在他们眼里,根本算不上生命。

    莫小满点了点头,挪开了脚,南雪几乎手脚并用的爬向老仆人,被人扶住之后,阴狠的盯住莫小满,仿佛恨不得下一刻便冲过来将她碎尸万段。

    莫小满看了她一眼,擦了擦短刀上的血迹,自言自语般道:“真是可惜了。”

    眼尾扫向南雪,后者想起她刚才那一抹笑,终于一激动,晕了过去。

    老仆人离开前,对莫小满说:“别忘了你的使命。”

    使命?身为药引子的使命么?

    莫小满心中冷笑,面上无动于衷,目送老仆人带着南雪离去。

    老仆人一走,杨辰便凑了过来:“小、小满姐,你刚才太帅了!”

    莫小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身离去:“回去了。”

    杨辰挠了挠后脑勺,怎么感觉小满姐被他哥传染了,连话都不爱说了?

    独自上了车的莫小满,一坐进车里鼻血便滴落下来,染湿了她胸口衣服。好在她今天穿了黑色,不大显色。

    她不是不想搭理杨辰,只是双耳翁呜,没法让她继续在人前待下去。

    在杨辰上车时,她已经把鼻血擦了干净。

    杨辰一上车,她便道:“去看看你哥。”

    刚才看着她把南雪虐了一顿,杨辰此时十分亢奋,“好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