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8章 充门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那丝小心对唐夜来说,无疑是更可怕的折磨。那双手在后腰敏感之处揉搓,力道不大,却足以令人发狂。

    他的背部因为过于紧绷,绷出优美有力的肌肉线条,微微颤抖着,似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不一会儿,他额头上已经沁出一层薄汗。

    温琴一边揉一边问:“力道还行吗?会不会很疼?”

    唐夜呼吸变得粗重,却又在极力压抑:“……不会。”

    温琴揉了一阵,感觉到掌下肌肉紧绷非常,以为他是疼的厉害了,便收回手,去够他颈边的手机:“还是去医院吧。我驾照没带,让你助理开车过来……”

    她的手堪堪触到手机,便被唐夜一把握住了手腕!

    她愣了下,唐夜也愣了下。

    他盯着那近在咫尺的唇,如同受到蛊惑般一寸寸的靠近……

    她淡淡地体香传来,如同一团火焰落在唐夜心头,轰然烧没了他的理智。

    一时间,他只觉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咚咚咚地仿佛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不知不觉间,他已然靠近那张唇,呼吸可闻!

    淡香传来,他一时恍了神,不由自主的加重了手上力道。

    温琴见他脑门子上全是汗,手腕被捏得生疼,下意识唤了一声:“唐夜?”

    她的声音令唐夜回神,他仓促后退,随即手一松,将她放开,夺过手机后有些狼狈的起身冲进洗手间。

    “唐……”

    “我没事。”唐夜的声音隔着一道门,变得有些模糊沙哑。

    温琴怔怔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耳垂忽然红了。那抹绯色一寸一寸覆盖住脖子,爬上了脸颊。

    她心急火燎般起身,逃一般冲回楼上卧室。

    她的物品被温尧体贴的收拢在一个箱子里,打包和她这个人一起送到了这里。

    她从箱子里翻找出手机,直接打给了温尧,控诉道:“哥!你也太不厚道了?就这么把我打包送人了,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温尧不知在做什么,声音放得很轻,似是怕吵着谁:“问你的话,你会同意么?”

    “当然不会!”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温尧笑,“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泼出去的水,我也没想着再收回来。好好待在唐夜身边,别让我操心。”

    这话听说寻常,温尧也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以前温琴闯祸,他一边嫌弃一边替她处理好一切,完了就会叹息般说,‘你能不能别让我操心?’

    可惜温琴始终没做到。

    一直以来,温尧都在替她操心。从前是,现在仍是。

    她忽然想到,这一年多她失踪的日子里,对温尧来说,一定很不好过。

    她的哥哥从来都是一副温和的模样,从小到大,她总是认为,这世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却忘了,再厉害的温尧,也不过一个普通人而已。

    温琴突然的沉默令温尧感到意外,还以为方才半真半假的玩笑伤着她了,正想安抚她一下,就听温琴道:“哥,对不起。”

    温尧愣了下,随即失笑:“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温琴脸一红,觉得自己矫情的很,不待温尧说话,便迅速挂断,将手机一扔,整张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半天没动。

    **

    楼下,浴室。

    冷水哗哗地冲刷在唐夜身上,沿着那有力的肌肉蜿蜒而下,顺着下水道一道冲走的,还有沸腾在他血液之中的那抹冲动。

    待到冷却下来,他随便擦了擦头发,扯过柜子里的浴袍穿上,光脚走了出去。

    不料一打开门,就看到温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隔着一段不算很长的距离,温琴听到动静扭头望来,唐夜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扫过她的唇,喉头一紧心头一热,刚下去的热度复又冒出来。

    “你的车借我用用?”温琴问。

    唐夜的心思从旖旎中坚强的抽出来,穿上拖鞋走过去,从电视柜里拿出六七把车钥匙放在茶几上,随后优雅落座。

    他随意的撑着下巴,没有有眼镜的遮挡,那双鹰隼般的眸,锐利的仿佛出鞘的利剑:“喜欢哪个随便挑。”

    他头发上还有水滴未干,顺着他的脖颈一路淌入浴袍里,温琴看得眉头一皱,“你就不能把头发擦干一下?”

    唐夜目光微闪:“懒得。”

    温琴嗤道:“难受不难受啊,我看着都难受。”

    唐夜默了默,随即一言不发的起身,朝浴室走去。

    温琴调侃:“怎么,又去洗澡啊?”

    唐夜头也不回的回了句:“拿毛巾,擦头发。”yuyv

    温琴:“……”

    等到唐夜再出来时,头发果然干了几分,至少不再滴水了。

    他毫不掩饰自己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却像一头蓄势待发却又有所顾及的野兽,将眸底一切狂风骤雨,尽数压在表面的温和与平静之下。

    他扫了眼那一排温琴只扫了一眼便不感兴趣的钥匙,微微挑眉:“都不喜欢?”

    温琴瘪嘴,“你哪儿来这么多豪车?我记得你以前只开一百万以内的车,现在的口味变化太大了吧……”

    唐夜道:“充门面用。”

    实际上,他确实并不是什么性格张扬的人,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想优秀一些,能够不再以一个霍家下人的身份,面对他心中的大小姐罢了。

    她也许不在乎这些人,但他在乎。

    他希望有朝一日,在旁人眼中,他是足以配得上温大小姐的‘唐爷’,而非别人口中霍苍身边忠心的‘狗’。

    温琴嗤之以鼻:“要不要这么虚荣啊,花一大笔钱买回来的东西放那儿吃灰,你可真是财大气粗,我哥都没你这么奢侈浪费。”

    唐夜不辩不论,“你想要什么样的?”

    “普通一点能代步就行了,我不想太招摇。”温琴如是道。

    闻言,唐夜噗地笑出声。

    没想到昔日最爱招摇,出门大张旗鼓喜欢享受众人追捧的温大小姐,也有不想招摇的一天。

    他一笑,温琴也想到了过去,恼羞成怒道:“你笑什么笑!给我忍着!”

    唐夜虚握拳头抵在唇边掩住嘴角弧度,轻咳了一声,起身道:“去换身衣服吧。”

    温琴没好气:“干嘛?”

    “看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