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 各自谋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五大门派不曾出手,璧山边界却有不少宗门前来挑衅。

    只是无一例外,全被阿蛇一一击垮,紧接着他们各自所在的宗门纷纷被强行并入“炎门”门下。

    炎门空前壮大,势力遍布璧山四周方圆百里。

    时间过得飞快,三十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如今的阿蛇早已再次提升武学修为,一身实力位极高级武王极巅层次。

    即便放在外界,只怕也称得上同阶无敌。

    而他的腹丹也蜕变成深紫色,一身灵力高效有序流转。

    随意催动,也能轻易将浩瀚灵力巧妙的融入到外物当中。

    自身灵力与外物早已达到九层无我之境,此时的他算是真正将“悟王大典”修炼至大成,根本不能再进半步。

    此外,在《神剑七篇》的造诣上也有了显著提升。

    “剑含百式”、“剑气万丈”被他逐一悟透,就连“我心唯剑”一式也从入门之境,达到完美之境。修为更是触摸到武尊门槛。

    在“剑之力”、“破源”方面,阿蛇也达到了以前无法企及的高度。

    现在的他,哪怕不借壳神之力,也可一剑斩杀普通的武尊境强者。

    炎门初建时,壳神便授意阿蛇打造一座规模宏大的地下宫殿,要求殿内四周坚固无比,神力难破。

    历经五年的时间,在龙籍的带领下,数以万计的“炎门”弟子倾尽全力打造这座宝殿。

    五年后终于建成,这宫殿东、西、南、北、上、下六面,全由精金打造,质地坚固无比。里面很是空旷,占地十数里。

    三十年的时间内,阿蛇潜心于对功法的领悟与提升。

    壳神便化身在独眼蛇肉身当中,夜以继日的在丹房内炼丹。

    只是三十年过去,依旧一丹未成。

    而丹炉正是阿蛇手中的三足铜炉,只是这铜炉在壳神的重新铸炼下早已达到了极品神器的品阶。

    同时他又取来阿蛇手中的青月焰,以特殊法门将之一分为二,一者拿来作铸造之火,一则拿来熬炼丹丸。

    三十年的时间,壳神虽然长期附身在独眼蛇身上,却从未远离阿蛇。

    毕竟只有阿蛇才吞服过两枚帝菩,体内灵力无人能及,肉身又强大无比。

    只有壳神,才能通过特殊手段,超大限度地激发阿蛇体内蕴含的磅礴力量,催动阿蛇身上的无上防御。

    壳神选择阿蛇,是要成就他,也在借他的力量成就自己。

    在壳神看来,独眼蛇仅仅是需要时候的一种载体,暂时拿来使用的工具罢了。

    三十年内,青老骨骼当中的伤势非但已经彻底痊愈,修为也有了一定的提升。

    在阿蛇的请求下,壳神也将青老从石符中放了出来。

    当然只要遇到险境,阿蛇便会让他躲入石符当中。毕竟以武皇层次的修为,在如今的璧山当中着实不够看。

    此处的画中世界强者如云,远比外界要凶险得多。

    进入画中世界三十年后的某天,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内。

    一名身穿金甲战袍的中年男子,对着一名身形修长的银发男子微微欠身行了一礼,正色道:“禀门主,璧山‘炎门’已经日益壮大,本执事请求一战平了这股势力,将之并入‘剑门’门下。”

    银发男子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副雪白俊逸的面庞,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看着对方,神色平静地道:“炎门门主与冀都城城主的关系如何?”

    “听闻他们和睦相处。”金甲男子应道。

    银发男子再度问道:“对于‘炎门’,‘出神谷’可有动作。”

    金甲男子沉吟片刻,回道:“不曾听说他们有任何动作。”

    银发男子意味深长地道:“璧山属冀都城的地界,冀都城更是属于出神谷的势力范围。‘出神谷’的谷主都未采取动作,我们也就不便对‘炎门’出手了。”

    “可东洲之主是我们‘剑门’的老祖剑君,莫说这碧山,就连整个东洲都归老祖统辖。我们若是此时趁机吞下‘炎门’这一股新起势力,对壮大‘剑门’大有益处。莫说其他四大门派对‘炎门’虎视眈眈,瞧如今‘炎门’的发展势头,日后我们要是再想将他吞下可就得费力了。”金甲男子迈步上前,恳求般道。

    “老祖虽是东洲之主,可都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就连本门主也有数百年不曾见过他,再说东洲的水浑得很,莫要小瞧了其他四大门派,谁也无法确定他们会不会与其他洲的超级势力勾结。我们现在只管沉住气,静观其变,不应率先出手。”剑门门主冷静说道。

    他向来是个沉稳的人,遇事从不慌乱,这才保得“剑门”在他接手以来,历经无尽岁月而屹立不倒。

    可却又缺乏了拼搏进取之心,哪怕有了东洲之主的庇护,却依然不曾一统广阔无边的东洲区域。当然,东洲之主也是一个不愿参与凡尘俗世的人,不争名,不争势。

    “剑门”总执事苦叹一声,拂袖而去。他倒有锐意进取之心,却没有超绝的实力。

    这一日,碧山当中,晴空万里。

    在那碧山的高空当中,有着三名强者盘坐云端,他们的眸光不时落在地面的“炎门”宫殿之上,嘴上发出啧啧赞叹。

    一名身着青袍,模样看似中年的男子,俯瞰着脚下的“炎门”不禁赞道:“这‘炎门’发展的太快了。对于我们东洲五大门派的任何一股势力而言,这都算得上是一块肥肉。”

    一名周身长着奇异甲纹的妖异男子笑道:“它即便再强上十倍,对于你的离云宗而言都是粘板上的一块肉罢了。”

    青袍男子哈哈笑道:“我的‘离云宗’可比不上你的阴蛊宗,我们三人当中你最有实力吃下这块肥肉。阴神子,请!”

    那被唤作阴神子的强者自知他的不怀好意,顿时别过头去,脸色中乍现怒气。

    这时他们身旁的一名背着一把大弯刀的壮汉打起圆场,哈哈笑道:“我们三人今天既然能坐在一块,也就不要做这些勾心斗角的行当。你们的‘离云宗’、‘阴谷宗’以及我的‘衡阳派’都能轻易吃下这块肥肉。可这毕竟是‘出神谷’的地界,我等根本不便出手。”

    阴神子厉声道:“我们三人若是联手,区区一个‘出神谷’又算得了什么?”

    青袍男子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心中却非常清楚,他们三人根本不可能真正联手。

    混到他们如今这般地位,只有永恒的利益,所谓的情义压根就不存在,所以说三人完全不可能真心实意捆绑到一块,即便暂时结成联盟,也会为了利益随时大打出手。

    背着弯刀的壮汉洒然一笑:“剑君虽说是东洲之主,可他向来不爱管这等凡尘俗世。对他而言,这小小的肉沫只怕压根看不上。要我说,倒是他庇护下的‘剑门’最有实力啃下这块肥肉。”

    “‘剑门’又当如何,剑门门主不过宵小之辈,胆小得很,我们三人若是联手,以他的性格只会干看着我等吃肉。”阴神子不屑道。

    青袍男子嗤笑道:“依我看,以这‘炎门’的发展势头,用不了多少年便会真正壮大起来,到时候肉沫就真正变成了肥肉。等上些许时日,我们三人再将之宰杀岂不更占便宜。”

    背刀壮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阴神子重重的看了脚下的宫殿几眼,接着也点头赞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