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1章求上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秦白回到内屋,就见到程娘正陪着丁瑶在说话。见秦白进门,丁瑶站起行礼,眼神示意,程娘似乎有事找自己:“白二哥,瑶儿去厨房有事,你陪程娘姐姐说说话。”

    等待丁瑶一离开,程娘就忍不住眼角变红。她刚准备跪下行大礼,秦白就微笑阻止:“你要求的事我知道。可我不会让弟兄们卖命帮外人。我会派人去打听赵豪的下落,也会尽量护住他的安全。但能做到的只有这些,其他事已经超出我的能力。”

    程娘并不糊涂,知道这是秦白能答应的最好结果。她道谢一声,就准备告辞。

    秦白连忙提醒道:“程娘姐,有事多过来商量,能帮的我肯定会帮。虽说帮不上啥大忙,但起码不会害你和赵豪。”

    “奴家省的。”程娘盈盈拜下,眉目间带着忧色。

    秦白暗叹一声,忍不住问道:“程娘姐,赵豪对你用情至深,你心中也应该对他有意。为何就不答应呢?如你实在开不了口,我可以去问问,万事都不如郎情妾意,何必让自己难受呢?”

    虽说答应帮忙,但帮忙的程度也分大小。程娘比较会做人,算是较早投靠他的人。而盐帮的黄俊、赵豪等人,给秦白的印象也是不错。尤其是黄俊,他已经两次邀请秦白加入盐帮,甚至答应将来把整个盐帮交给秦白。虽然当时秦白拒绝了,但那番好意总是能感受到,并且还是首个慧眼识人的人。

    因此帮助盐帮开战?这肯定不可能。但只要黄俊、赵豪他们活着,护住他们肯定能做到。

    然而程娘听了这话,却咬着红唇眉头紧锁。犹豫再三,她终于长叹,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豪爷有心,奴家又非草木?岂能不知?可豪爷对奴家越好,奴家就越怕担了这份情。奴家以往有仇家在身,如给豪爷为奴为婢,就怕将来害了他呀!”

    接着,程娘就告诉给秦白一个很老套的故事。程娘年轻时候是济南城的名妓,被本地的一位权贵看中,准备嫁过去为妾。然而那个权贵家中有头母老虎,领着人打上门,把她打成重伤,并且脖子和背部留下不少伤疤。

    然而程娘刚养好伤,却收到取消婚约的消息。本来纳入门内就是作为玩物,既然这个“玩偶”已经坏掉,那就不准备再要。

    没想到,随后的情况变得更为不妙。由于那个权贵有财有势,作为他曾经的女人,程娘已经无法开门做生意。而那头母老虎更是放出话:上次是程娘命好,能够逃过一劫。如下次再遇上,保证把……?

    于是程娘就逃到了井家庄,用着自己以前做生意的私蓄,开了这家梦仙居。她甚至都不敢留在莱州城,就怕遇上以前相熟的客人,会把消息传到那权贵耳中,会给自己和身边人带来不测。

    而那位权贵的影响力更是遍布山东全省,而盐帮又是在登莱两府做着私盐生意。如果以后被那权贵得知,动用官府的力量施压,不仅害了赵豪,还害了盐帮上下。

    秦白点点头,对那个权贵就有点好奇:“那人究竟为谁?难道手能伸的那么长吗?”

    程娘表情挣扎,眼中掠过一丝厌恶:“就是济南城中的镇国将军。”

    明朝的皇族有着固有的排序。最高级别的就是亲王,以一字为封,比如说福王、宁王等等。降一级为郡王,以两字为封,比如说嘉靖皇帝原先那个兴献王。而余下的等级就是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等等。再下就泯然于众人也,甚至到了后来的崇祯朝,皇族人数已经繁衍超过了百万。

    等到正德朝的宁王叛乱后,为了加强对王爵的监管,就规定封王者不得出城。也就是圈禁在四方城墙内,王爷在里面作威作福不会管,但绝不能出城,否则以叛逆论处。

    镇国将军作为仅次于郡王的级别,恰好逃过了这条朝廷法令。尤其是现在的镇国将军,不说是多如牛毛,也是成百上千,而程娘所说的那位“镇国将军”都不需要特别指出,一说“济南城里的那位”,就知道他是谁。可见其权势有多么的滔天。

    那位镇国将军有着皇族身份,一般的小事地方官根本就不敢管。而且可以自由走动,比那些亲王郡王快活多了。尤其是他是一位亲王的幼孙,很得宠爱,分给他不少家产。再加上交游广阔,为人仗义,说实话,在这山东地面上,他只要吹一口气,一般人就被他吹成灰灰。

    可听了这话后,秦白就有了误会。如果说是亲王、郡王,他肯定知道。公主、郡主……咳咳,不提也罢。但谁知道什么狗屁“镇国将军”啊?又不是研究这方面的专家,秦白还以为是某位带兵的大将军了。不过想到将军确实也是权势滔天,秦白就点点头。

    然而程娘却打量着秦白的表情,口中却带着担忧:“白二哥,您难道不怕吗?奴家现寄身于您这里,万一……,万一……”

    秦白似笑非笑的看了程娘一眼。虽说情有可原,但当时她与牛三爷合作,后来又投入勇胜门下,也不能说没有那种小心思。秦白问道:“程娘姐,就算那位镇国将军知道,他会出动大军来围剿咱们吗?”

    “那倒不会。”程娘很肯定的回答。怎么说也是皇族,绝不可能借用到兵权。否则皇帝可能安心吗?保证从上到下全部诛杀,“就是黑白两道都卖他面子。到时候奴家就是舍了自身,也会连累到您。”

    “别杞人忧天。”秦白笑着一挥手,“都过去那么久了,说不定那位镇国将军早就把你给忘了。你只要留在井家庄,别到他面前晃荡,应该不会有事。”

    “那万一呢?”

    秦白微微一笑。也许这已经是程娘的心病,让她是担心过甚:“没有万一!我白二从没想过惹事,但也绝不会怕事。惹不起能躲,躲不过还有一条贱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