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二百五十六:相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随时恭候,三姐姐,可别让我等太久啊。”苏沛瑶冲她摆了摆手,目送着她半爬半走的离开了院子。

    “姑娘您别为了三姑娘生气,她就是那样的人品,以后必定没有好下场。”水露劝着说。

    “她以后下场如何我猜不到,可我知道,如果我整天同她生气,那早就气死了。”苏沛瑶边说边折了旁边的一枝花“曦儿醒了,咱们去看看她。”

    回到苏家,苏韵瑶先是去了素凝苑,同秦曼槐说了下苏婧瑶现在如何,然后还在那儿‘顺路’用了晚饭。

    香喷喷的八宝兔丁,清脆爽口的炝笋丝,还有味道鲜浓的鸡丝香椿汤。

    “看得出来朱氏待二姐姐不错,起码比以前强了,没整天逼着她生女儿,待怡儿也很好,我瞧着怡儿同朱氏的关系还不错呢。”

    “你二姐夫呢?”秦曼槐突然问起一句。

    “二姐夫?我没瞧见。”苏韵瑶说完又扒拉了一口饭,可是吃完饭她察觉到了不对劲。

    几次和二姐姐见面,都没看见二姐夫。

    四姐姐每次回门,四姐夫萧凌都守护在左右,她敬茶来他倒水,他买点心她送点心,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一看便知感情很好,不是在外头装的那种,一举一动皆是习惯。

    萧凌习惯了照顾苏沛瑶,习惯了对她好,而苏沛瑶则是习惯了身旁有他。

    他们尚且如此,那二姐夫呢?苏韵瑶心里瞬间不安定起来。

    苏婧瑶的夫婿,也就是朱氏的独子,叫古江鹏。

    当初苏耀找这个女婿的时候,就是图他老实,图他没有花花肠子,图他以后能对苏婧瑶一心一意的好。

    也确实,苏婧瑶怀着古襄怡时,古江鹏鞍前马后的,伺候的周到的很,有的时候朱氏欺负苏婧瑶,他还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可是到什么时候苏韵瑶看不见这个二姐夫了呢?

    大约是苏婧瑶生完女儿以后,古江鹏几乎就不往苏家来了,几次苏家人去古家也都瞧不见他,古家人说他忙,因为是皇商所以送进宫里的盐都要一点一点的检查,不能出一点纰漏。

    所以苏家人才没怀疑。

    可今时不同往日,萧凌也忙,忙的脚跟不着地,可每次苏沛瑶回门他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陪同,苏沛瑶坐月子的时候他更是前头后头照顾的周全。

    相比之下,古江鹏身上的疑点实在不少。

    苏韵瑶问“母亲可是怀疑二姐夫他…”

    秦曼槐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语气略带惆怅的说“有件事我不知真假,你姨母在京时曾听见她府上的侍女说,瞧见你二姐夫和两个酒友在宁味楼吃酒,本来是件小事,可随后那侍女瞧见,你二姐夫同那两个人进了勾栏瓦舍,我原以为只是普通的应酬,可如今想来,却是不对劲的。”

    “不会吧,二姐夫怎可能是那样的人?”

    就连苏韵瑶都难以相信的事,秦曼槐就更是不信了。

    “婧儿一个人在古家生活不容易,以前朱氏百般刁难二姑爷还能帮着说两句话,可是我前些日子叫回了古家你二姐姐出嫁时带着的仆从,他们说自打婧儿这次有孕后,姑爷就常常不着家了,有时候在外头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同家里人说是生意上忙的很,可从前也忙,却没忙成那个样子。”

    苏韵瑶听完也放下了筷子,看着半个桌面的吃食食之无味。

    现在想来,当初二姐姐刚生完古襄怡抱着孩子回门的时候曾经说起过,说朱氏有心给古江鹏安排个妾室进门,二姐姐自然是不同意的,古江鹏也不同意。

    他若是在外头胡来,那为何不接受母亲的提议?

    看来这件事需要细细推敲。

    “我瞧着二姐姐心情还不错,她莫不是还不知道吧?”

    “婧儿怀有身孕,你二姐夫要真是做了对不住她的事,自然不会露出马脚让她知道,朱氏清不清楚不好说,就算她清楚也不会同你二姐姐说,毕竟她还指望你二姐姐生个孙子呢。”

    这件事没有实诚的证据,秦曼槐和苏韵瑶母女也不敢多说什么。

    事情发生的时候也是巧,就在这次从古家回来后的第三天。

    苏耀上朝回来路过潇春楼,瞧见古江鹏鬼鬼祟祟的从潇春楼里出来,进了马车后马车就走了。

    因为心存怀疑,苏耀又想着自己姑爷在这儿,总得打个招呼,就派人拦住了古江鹏的马车。

    这一拦不要紧,古江鹏的衣领上还留着女人的口脂,红艳艳的看着都刺眼,他本人喝了点酒,精神不是很好,一见着苏耀吓得连忙遮起了领子。

    要说这还没事,那苏耀岂不是傻子?于是他当即就将古江鹏带回了苏家。

    苏韵瑶和秦曼槐先后得知了这事,两人连忙往余鸿苑赶。

    “江鹏啊,我原以为你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可你怎么…”苏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桌子“婧儿眼下大着肚子,你这是要弄哪一出?”

    “我…”古江鹏一时支支吾吾起来“是我的不对,请岳父责罚!”

    “你!”苏耀剜了他一眼“男儿三妻四妾也是常事,可你存心欺骗就是你的不对了,再说,潇春楼里头的你也敢…你真是让我失望!”

    古江鹏深低着头,依旧是老实本分的样子,要不是亲自在潇春楼门口看见,苏耀险些又被他骗了。

    秦曼槐和苏韵瑶进了门,在看见古江鹏时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她直接问“那姑娘是潇春楼的?”

    “是。”古江鹏回答。

    秦曼槐叹了口气“什么时候的事?是偶尔还是常事?”

    “今天是第一次。”

    苏韵瑶看了看父亲母亲,又看了看低着头的二姐夫,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戳破他的谎言。

    但秦曼槐显然是没想着替他圆谎,直接问道“可我怎么记着你不是第一次了?春天时我娘家姐姐家的侍女瞧见你喝了酒去了勾栏瓦舍,这事你怎么解释?”

    “那次只是喝多了…”

    秦曼槐又问“那你常常不回家,又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成天成宿醉在外头,抛下为你生儿育女的妻子在家不管,和那些娼妓常日欢笑?”

    古江鹏连忙抬头“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什么不是!”秦曼槐难得这么生气,一拍桌子将他吓了一跳。

    “不是娼妓,是我在外头有了个相好…”

    此话一出,差点惊呆屋里头的三个。

    “你…你胆大包天!我苏家的女儿是这么让你糟践的?要是你想纳妾室都成,我是个男人我理解,可你为何要养在外头,那你把婧儿当成什么了?”

    “婧瑶她大着肚子,我不敢说…”

    “我看你是敢的很!”苏耀气的转过脸去,不如看他。

    父亲母亲都气的不行,苏韵瑶的眼神在三个人的脸上过了一遍,问道“那二姐夫,眼下你想怎么办?是等二姐姐生完孩子你迎妾室进门,还是怎么样?”

    “我…”古江鹏抬头刚要说话,却又低头闭上了嘴。

    “你但说无妨,二姐姐是我的姐妹,我自然是以她的利益为先,咱们想个折中的法子,若是你不愿意,那到时候再说。”

    “外头的相好是个寡-妇,按理说是不能迎回家做妾室的。”古江鹏抬起眼看了看他的岳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是我的不对,我负了婧儿,是我的不对!”

    说着,他左右开弓,抽了自己五六个巴掌。

    “你在外头有个相好也就罢了,偏是个寡妇,那你还常常出入勾栏瓦舍,我看你就是个人渣!”苏耀指着他气不打一处来。

    秦曼槐叹了口气“罢了,这事儿得有个说法,我婧儿决不能当个糊涂鬼,咱们一同去你古家将此事说开,那寡妇是断了还是迎进门,总要有个结果。”

    苏韵瑶因为是未出阁的姑娘,所以并没跟去。

    她还是不敢相信,那个对自己二姐姐言听计从的二姐夫,竟然在外头有了个相好,背着怀身大肚的二姐姐,这…

    虽然说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可她一时间还是接受不了。

    若是像自己大哥哥那样,天生就是个渣男的话,那几妻几妾她都觉得正常,可偏偏二姐夫他是个老实人,难道是他以前装的太好了?还是这苏家一家老小都被他的表面骗了,以为他是个良人?

    回到沁竹轩,苏韵瑶只觉得这里头乱糟糟的,实在是不敢相信。

    苏墨瑶问她,她也不知该怎么说,支支吾吾的说了句二姐夫可能负了二姐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