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13章 谁是真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怀恩走到他身边,紧皱着眉头,难过的说道:“我们今晚在这里安营休息,原本是打算明天一早启程,跟你们汇合的。但是,巡逻的人在路过程伯伯的营帐时,闻到里面有血腥味,喊了半天没人应,走进来,就看到他已经被——”

    说着,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黎不伤蹙着眉,又往前走了两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尸体的样子,尤其是胸前的那个血洞。

    他想了想,回头说道:“巡逻的人在吗?”

    几个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黎不伤说道:“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可有看到周围有什么人走动?”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摇头道:“没有。”

    “没有?”

    黎不伤的眼神更深了一些。

    倒是宋知问说道:“我们的营地虽然不如军营一般安置栅栏,未必能全然防范外来的入侵者,可是,三班人马轮流巡守,照理说,应该是不会给外人可趁之机的。”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照理说,是这样。”

    众人转头一看,是慕容秋溟。

    他冷冷的说道:“但是,若是一些手法高明的人,那就难说了。”

    他这话,虽然没有明指是谁,可众人心中却跟开了天窗似得,亮堂得很。

    黎不伤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又接着说道:“那今晚,可有什么人见过他?”

    宋知问道:“在下来见过程伯伯。”

    “哦?”

    薛怀恩道:“我也来过。”

    黎不伤转头看了看他,而这时,慕容秋溟冷冷的说道:“我也来过。怎么,怀疑我们几个?”

    黎不伤并不接这话,只说道:“那,各位是一起来的?”

    宋知问道:“不,我是单独来的。”

    薛怀恩道:“我们也是单独过来跟他见面的。”

    黎不伤看向慕容秋溟,他冷哼了一声,道:“我也是。”

    黎不伤道:“那,你们是什么时候来见的他?”

    他几次这样问下来,立刻有人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纷纷说道:“这人是谁啊?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询问我们的家主?”

    “就是,分明把我们都当成犯人了。”

    “依我看,他那样子才不像好人。”

    田烨他们一听到这些话,顿时气得瞪圆了眼睛,正要开口呵骂,宋知问却拦在了前面,他温和的说道:“诸位稍安勿躁。如今这件事有些复杂,锦衣卫的人刚刚到此,也许身为局外人,他们能够更冷静的纵观全局,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慕容秋溟冷冷道:“知问,那你是愿意接受人家的盘问咯?”

    宋知问道:“只是把事情说清楚罢了。”

    说完,他转头对着黎不伤,认真的说道:“我是在晚上,大概快到亥时的时候来了程伯伯的营帐,跟他商议献城的事。不过,程伯伯心情不太好,所以没说几句,我就离开了。我走的时候,他还是活着的。”

    黎不伤看着他,只不说话。

    宋知问所说的心情不太好,他大概能猜到是为什么。马元驹之前已经说过了,宋家赞成献城,而程家坚决反对,宋知问此来,应该是想来说服他,只是,对方固执,根本不听他的话,没说两句就把他赶走了。

    另一边的薛怀恩道:“这一点,我可以证明。”

    黎不伤转头看向他。

    薛怀恩道:“我是亥时过来的,来的时候还看到知问离开这里。我进来的时候,程伯伯的确还是活着的。”

    宋知问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点头。

    薛怀恩也对着他点了点头。

    慕容秋溟勾着一边唇角,道:“你来做什么?该不会,跟知问一样吧?”

    薛怀恩道:“不错。”

    慕容秋溟道:“那,程伯伯怕是也没怎么听你说话吧。”

    薛怀恩叹了口气。

    慕容秋溟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是在快到子时三刻的时候来的。”

    黎不伤道:“为什么这么晚了才来?”

    慕容秋溟道:“因为程伯伯派人来找我,让我到他的营帐中,说是有要事相商。长辈传唤,做晚辈的自然不能怠慢。所以我很快就过来了。”

    黎不伤道:“所以你来的时候,他还活着?”

    “不错。”

    “那,在你之后,还有人见过他吗?”

    问完这句话,黎不伤转头往周围看了一眼,只见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乎都摇了摇头。

    黎不伤又问那几个侍卫:“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程家家主的尸体的?”

    那几个侍卫道:“大概是,是丑时二刻,我们几个巡逻路过这里,发现帐中有血腥味,进来就看到这样了。”

    “嗯……”

    黎不伤点了点头,又看了慕容秋溟一眼。

    说道:“看来,慕容公子是最后一个看到他的人。”

    慕容秋溟挑了挑眉。

    冷冷说道:“怎么,这位——指挥使大人认为,我就是杀害程家家主的凶手吗?”

    黎不伤淡淡说道:“我没这么说。”

    “……”

    “只是,若找不到在你之后进入这个营帐杀人的人,那慕容公子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

    “哼,”

    慕容秋溟冷笑了一声,说道:“他们说你们是什么锦衣卫,还听说,是炎国皇帝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居然如此蠢钝,真是让人失望。”

    “你——”

    田烨他们一听,这人已经是明明白白的挑衅了,立刻勃然大怒,便要上前。

    可话没说完,就被黎不伤一抬手拦住了。

    说道:“慕容公子是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与此事无关?”

    慕容秋溟冷冷说道:“烦请这位大人看看程家家主身上的伤口,再说话。”

    黎不伤道:“我已经看过了。”

    “怎么?”

    “是刀剑之伤,确切的说,应该是刀伤。直刺中心脉,死者应该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死去,更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

    慕容秋溟道:“那请问,这样的伤口,凶手应该是站在什么地方?”

    黎不伤道:“正面。”

    “……”

    “从角度看,凶器应该是直刺进去的。”

    慕容秋溟冷笑道:“正面,直刺。那,再烦请这位大人看看我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