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单身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大概知道了。”叶枫淡淡的说道,他也没提谁说的,免得让柳忠南背锅。

    “既然都知道了,那还来找我干什么?”若篱一脸疑惑的看着叶枫。

    “思瑶就没留下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叶枫看着若篱,也是一脸的疑惑。

    “没有,要真要算,那她说了句你会明白的,你觉得这算不算留给你的话。”若篱对着叶枫说道。

    “这不对啊,她就这样把肉身交出去给别人了,就一句话都不给我留下吗?这让我怎么接受的了?”叶枫一脸失落的说道。

    “这事你哪听来的?什么肉身交给别人?”若篱一脸紧张的看着叶枫,这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叶枫居然知道,这让她有点不淡定了。

    “反正我就是知道,我知道得可多着呢?你骗不了我,我还知道思瑶体内那半圣女的灵魂是你封印进去的;你这好玩不玩,封印一个灵魂进别人的体内,你真是吃饱了撑着。”叶枫也不解释,对着若篱就是一顿训。

    “是不是那前辈,就你空中那半圣女告诉你的?”若篱试探性的向叶枫问道。

    “你觉得呢?”叶枫也不解释,让若篱自己给自己编理由,他可不会将小魔龙的事说出去。

    “除了她,估计也没谁了,装什么神秘。”若篱对着叶枫一脸的不屑道。

    好吧,这锅让半圣女背了,叶枫也就当是默认了。

    “思瑶姐确实没留下话,估计是怕你伤心,所以也就什么都没留下了,这事我没有骗你;不过思瑶姐却留了一封信给千寻,具体写什么,我真没看,不过以女人的眼光来看,估计也是将你托付给千寻之类的话吧,女人嘛,都这样;思瑶姐跟我说过,她不介意你身边多几个女人,只要你心里还有她,她就足够了。”若篱微微叹息道。

    这话听得叶枫热泪盈眶,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为自己着想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哪能让他不爱,哪能让他可以轻松释怀。

    “思瑶,你真是个傻瓜……”叶枫嘀咕着,眼泪已禁不住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的叶枫,已忍不住心中的那份思念。

    “你曾经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我们没有经历过患难,没有经历过生死;现在,你算是给自己正名了,你跟她们一样,你都很勇敢,你并不比谁差,你有你的好,你不需要跟别人比较…….”叶枫已情不自禁地哭泣起来,潸然泪下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疼。

    若篱含泪看着叶枫,这一幕让她动容,她是被叶枫感染;叶枫这是爱的越深,伤得越痛,一个在百越宗视为战神的男人,却在为一个女子哭泣,这是真性情。

    这让若篱更加肯定,她要一定要拼尽所有,救回思瑶。

    到第二天清晨,叶枫才从若篱的小别院离开,因为怕被其他人误会,叶枫是选了一个别人还没起床的时间离开。

    昨夜,叶枫和若篱聊了很多,不过主要都是围绕若篱的身世,身为上古篱族,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究其没落原因,主要还是只身修为太弱。

    以前有觉醒强大的能力,还有会有人护着,现在能力是一代不如一代,到若篱这一代,基本就没有人能觉醒特殊能力,所以现在的世人,多半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曾经强大的上古族人存在。

    而对于若篱所说的那个朱雀重生的特殊能力,叶枫也是很期盼,要是若篱能觉醒这个能力,那思瑶是真有希望了。

    从若篱那出来,叶枫就迫不及待的回了仙女峰。

    在小别院内,叶枫从纳戒中取出一封信,这是千寻留给叶枫的信,为了防止被其他人偷看,若篱当时是收在了自己身上,此刻叶枫醒来,就理所当然的还给了叶枫。

    叶枫缓缓的将信打开,纸张上,还隐隐能看到泪水的痕迹。

    叶枫,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与元希一战,我知道你已经了解了发生在我身上的种种事情;我本以为自己会这么的死去,然上天却给我开了一个玩笑,让我活了过来。

    我很感谢你能来救我,也感谢你曾经给我带来的快乐,但此刻的我,真的没办法面对这样的自己;我不会怪你当初隐瞒的一切,相反,我很感激你当初所做的一切。

    请原谅我的自私,请原谅我辜负了思瑶的托付。

    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庆幸自己曾经拥有过你,但这一份幸福,我不配拥有。

    思瑶对我说,时间能洗刷一切伤痛,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但我会去尝试;请不要尝试来找我,这会让我更加难以面对自己,等我真正可以忘掉伤痛,我会来找你。

    另外,请不要记恨许家,他们可以不爱我,但我做不到不爱,一个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真的不想看到它灭亡,起码我知道我的父亲,还是很爱我,这就足够了。

    勿念,千寻。

    “千寻,你怎么可以这样看自己,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和你一起面对?”叶枫用力搓着眉心,脸上不免有失落;千寻也是一个性情女子,敢爱敢恨;然千寻是表面坚强,内心却是脆弱的女子,要她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一切,叶枫真很担心千寻会想不开。

    “你现在这情况,也不算是最惨的,起码人都还在,哪像我,几万年过去了,什么都没了。”幻影魔龙在一边给叶枫安慰。

    “那不正好给你借口,可以重新换新的。”叶枫一脸无奈的笑道。

    “你这话,我爱听,咱俩现在都是单身狗,过些日子去外面浪一浪。”幻影魔龙那猥琐的表情又出来了。

    “滚,我跟你不一样,别把我带坏了。”叶枫白了一眼幻影魔龙道。

    “切……”

    叶枫苏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严田和柳忠南的耳边,这两师徒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到仙女阁跟叶枫聊人生;叶枫是想不明白,这两人就为什么喜欢到仙女阁。

    “叶师弟这一觉醒来,伤好了,修为还涨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柳忠南对着叶枫打趣。

    “柳师兄见笑了,这还是多得柳师兄出手相助,要不然,师弟也是怕是一命呜呼了。”叶枫淡淡笑道。

    “知道就好,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千寻你就不要跟我抢了。”柳忠南一脸认真的说道。

    “滚,女人这事没商量。”叶枫一脸没好气的对着柳忠南怒斥,叶枫现在伤心期还没过,这货又来打岔,要不是严田在,估计叶枫又要跟这位大师兄讨教几招了。

    “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在光棍面前谈女人,这是很不地道的。”严田在一边干咳道,要不阻止这俩哥们,估计这两人真会干起来。

    “我给宗主面子,暂时不跟你计较。”柳忠南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老想着别人的媳妇,你这人也太奇葩了。”叶枫对着柳忠南不满道。

    “什么媳妇?你自己说的吧,别以为你俩上过床就真把自己当回事。”柳忠南也不乐意了,这居然敢叫媳妇了,太不厚道了。

    “上过床?有人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严田一脸惊讶的看着正在争吵的叶枫和柳忠南。

    看着严田那一副惊讶又好奇的表情,叶枫和柳忠南是你眼望我眼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宗主你之前不是看到了吗?叶枫跟千寻不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吗?我们说的就是这事。”柳忠南一脸尴尬的跟严田忽悠道,真实的情况,柳忠南自是不敢多提。

    “真是这样吗?我怎么感觉你在忽悠我?”严田眯着眼睛看这柳忠南,脸上大写得怀疑。

    “宗主要不信,可以问叶枫。”柳忠南是直接甩锅给叶枫。

    “叶枫,你说。”严田看向叶枫,那眼神像极了审讯。

    “这有什么好忽悠的,要真是宗主想的那样,这柳师兄还会这么死皮赖脸的在这跟我抢吗?柳师兄可是很有要求的,对不对柳师兄?”叶枫看着柳忠南说道。

    叶枫这话又成功的将严田的目光转移到了柳忠南身上。

    “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叶师弟伤势已好,不知道叶师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要不跟我去东域走走?”柳忠南快速转移话题,上.床这么严肃的问题,还是不能公开讨论。

    虽然严田还想深究一番,不过出于一个正直长辈的形象,他也没好意思深究,事情就这样被柳忠南带了过去。

    “虽然百花宫的事情告一段落,但阳炎宗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柳师兄不打算等阳炎宗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回东域吗?”叶枫向柳忠南问道。

    “这事在你睡觉的时候,就已经处理完了。”柳忠南一脸得意的说道。

    “这么快?我不就是昏迷了几天而已,这就完了?”叶枫是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阳炎宗之所以大肆吞并其他势力,罪魁祸首是元希;霍玄天是不愿意这么干的,元希就借百花宫的手,软禁了霍玄天,从而掌控了阳炎宗,并大肆招揽和启用那些有野心的人,就造就了当初阳炎宗大肆吞并其他势力的情况。”

    “现在元希死了,百花宫也撤了,霍玄天重新掌权阳炎宗,将之前宗内的元希势力是一一清除,并且对外,阳炎宗也认罪了,这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反而是无形中便宜了许家,你那一战,让许家在西域是真正的一家独大。”柳忠南向叶枫讲述着这几天西域发生的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