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5章 以敌为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15章 以敌为镜

    地牢门口,王卫队士兵十分警惕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枪。

    我连忙道:“两位,需要这么紧张吗?”

    王卫队士兵长见来人是我挥了挥手,他迎上前来道:“陆大人,这么晚了,您不待在东院过节,来我们这边做什么?”

    我道:“没事,过来会一会故人。”

    王卫队士兵长道:“陆大人,您是何等身份,这地牢之中还有您的故人?”

    我道:“士兵长行个方便,让我进去探望一番可否?”

    王卫队士兵长道:“您这是哪里话,我带您进去。”

    我道:“辛苦了。”

    王卫队士兵长在前面带着我进了王卫府地牢。

    还没往里面走多远,一阵阵凄惨的哀嚎声便传来了。

    “冤枉啊!我是被冤枉的!冤枉啊!”

    犯人不停的在重复着这一句话,其它监牢里面不时传来一阵怒骂声。

    我跟着王卫队士兵长来到声音的来源处,佐藤道山披头散发的猛地冲过来死死的抓住了牢门。

    “陆远,我他妈要杀了你!”

    佐藤道山的双眼充满了血丝,他死死的盯着我,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

    我看着他道:“都说你挨了一顿刑罚后就疯了,我可不这么看,这不还认识我嘛。”

    “陆远,我他妈要杀了你!”

    佐藤道山疯狂的摇晃起牢门,他手上的指甲已经嵌入木头里面了。

    我看了王卫队士兵长一眼道:“他天天都这样吗?”

    王卫队士兵长道:“他白天睡觉,晚上折腾,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我道:“照顾好了,大将军还等着将他秋后问斩呢。”

    王卫队士兵长道:“陆大人,这个有点麻烦呀。”

    我掏出一袋金币扔给他道:“吃的喝的每天按时拿过来就行,放心,他现在还舍不得死掉。”

    佐藤道山冷冷的看着我道:“陆远,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等我出去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我看着他淡淡笑道:“佐藤大人真是好心态,还以为自己能活着走出这地牢吗?”

    佐藤道山道:“咱们等着瞧!”

    我笑了笑,随即把饭屉放在牢门口道:“都是王宫御膳坊的吃食,今天可是冬祭,休息一下吧。”

    说着,我便朝着隔壁的牢房走去。

    佐藤道山立马又歇斯底里的怒喊道:“冤枉啊!冤枉啊!”

    相比较于他,久保大成就显得十分平静了。

    此时他正吃着家常菜,喝着酒水。

    我道:“把牢门打开。”

    王卫队士兵长道:“陆大人,大将军特意吩咐要对久保大成严加看管。”

    免-费-首-发→【追】【书】【帮】

    网-址:【w】【w】【w】.zhuishubang.【c】【o】【m】

    我笑道:“严加看管?一个犯人能吃上这么好的吃食吗?”

    王卫队士兵长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他道:“陆大人,咱们黑齿国在这冬祭时节都讲究一个阖家团圆,他儿子过来给他送吃食从情理上也说的过去不是。”

    我道:“自是打开牢笼,出了事情我担着,你若是不放心的话把我也关在里面就行了。”

    王卫队士兵长连忙拱手道:“陆大人,这有些不好吧。”

    我看了他一眼道:“没什么不好,你也有自己的职责。”

    王卫队士兵长拱了拱手,他拿出钥匙给我打开了牢门。

    我提着饭屉来到牢房里面,王卫队士兵长自己把门关上了。

    说了一大顿,他不过是害怕久保大成出逃,但是他又不好意思说把我也关在里面,这话必须得由我自己说出来才行。

    王卫队士兵长道:“陆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道:“还得劳烦士兵长帮我拿些热水来,这酒水已经凉了。”

    王卫队士兵长拱手道:“您稍等。”

    久保大成起身朝我拱手行礼,我放下饭屉也是拱手还礼。

    久保大成道:“陆先生,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坐坐了。”

    我道:“刚和同学们喝完酒水,全都趴下了,自己一个人继续喝的话总感觉闷的慌,因此过来叨扰久保先生了。”

    久保大成笑了笑道:“陆先生不嫌弃这污秽之地就好。”

    我也是笑了笑,王卫队士兵长给我们拿来了热水。

    我将吃食收拾出来,然后用热水烫上了一壶酒水。

    久保大成道:“陆先生坐吧。”

    我伸手道:“久保先生也是坐吧。”

    我们相对席地而坐,他道:“这些都是我几个女儿为我准备的菜品,这是我儿子为我准备的酒水,每年冬祭都是如此。”

    我有些羡慕道:“久保先生的子女真是孝顺呀。”

    久保大成笑了笑道:“这倒也是老夫平生比较自豪的事情了。”

    我拿出酒壶给久保大成倒了一杯酒水。

    他道:“陆先生不单单是找我来喝酒的吧。”

    我道:“除了找先生喝酒还能有其它事情吗?”

    久保大成笑了笑,他端起酒杯示意,随即一饮而尽。

    我拿着酒壶给自己倒上一杯随即也是一饮而尽。

    久保大成看着桌子上的吃食道:“真是恍如隔日呀,去年在王宫宴会的时候我还吃过这些吃食,没想到今年我却在这里见到这些吃食,这吃食还是那些吃食,地方变了呀。”

    我道:“起起伏伏,这不就是人生嘛。”

    久保大成笑道:“陆先生,你倒是看的豁达呀。”

    我道:“哪是什么豁达,胡乱感叹一下罢了。”

    “冤枉啊!冤枉啊!”

    佐藤道山的呼喊声传来,我和久保大成相视十分无奈的笑了笑。

    久保大成道:“实在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

    我看着他道:“这就是我最欣赏久保先生的地方。”

    久保大成道:“哦,是吗?”

    我道:“先生输得起,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久保大成笑了笑道:“陆先生,恐怕你这饭菜和酒水不是白吃白喝的吧。”

    我道:“到底还是瞒不过久保先生。”

    久保大成道:“说吧,陆先生来我这到底有什么事?”

    我道:“不为何事,只为一人。”

    久保大成诧异道:“哦,为了什么人?”

    我道:“久保梧桐!”

    久保大成一愣,随即十分不解的紧皱起眉头。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