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5章 幽闭恐惧《zhuishubang.com手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5章 幽闭恐惧

    我们花费了五天的时间将院子重新打扫出来。

    期间我们将山洞重新做了规划,最里面用竹子做成挡板分隔出一个仓库,我们用黏土烧制了许多的陶瓮和瓦罐,用来储存食物。

    仓库外面是一张用毛竹做成的大床,上面铺着干草和兽皮,十分的柔软舒服。

    大床对面是一个用毛竹做成的橱柜,从黄金山谷拿来的陶瓷和工具就放在上面。

    山洞口我们重新做了竹门。竹子砸入地面很深,后面用一根很粗的棍子顶住,希望下次再发生这种意外的时候它能够抗住。

    当然,我们希望那样的鬼天气和意外再也不要发生才好。

    我们圈养的竹鼠彻底的牺牲了,当我们把它挖出来的时候它和它的孩子已经散发出腐臭的味道,如果我们的运气不够好,或许这就是我们的下场。

    我辛辛苦苦培育的韭葱也彻底的被水给泡烂了,早知如此,我们就应该趁着它还鲜嫩的时候赶紧都是吃了。

    我们在院落里做了一张竹桌,六个凳子。晚餐的时候坐在院落里面吃着烤肉和米饭,欣赏着月亮也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陆远,我还是有些担心我们的畜牧场。”夏岚看着我说。

    我看向夏岚,这事情她跟我说了十几遍了。这五天她一直要回黄金山谷,我有些搞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不行,我们现在不能返回黄金山谷,整座岛子现在四处发水,万一出现意外我们可就交待了!”

    山崖西面平时死气沉沉的小溪经过这场暴风雨之后变得异常的活跃,它冲击而下,顺着低洼地形成了一条小河。

    “可是都已经过了五天了!”夏岚说道。

    我看着夏岚,摇了摇头,说:“再过几天,你也看到这场暴风雨的威力了。”

    王妍拍了拍夏岚的肩膀,说:“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乞求上苍护佑。”

    我长舒了一口气。黄金山谷里面可是有着我们的心血,不仅仅是畜牧场,还有我院子里面的玉米、土豆、番薯和辣椒,若是被泡烂了,我们以后就再也吃不到这些美味可口的食物了。

    “夏岚姐,安全第一,你就再等几天。”张喜儿说。

    我看了一眼夏岚,平时的傻白甜张喜儿都是知道暴风雨后千万不要走山路,说不定倒霉事就找上你,哪处山洪爆发就把你给冲走了。

    这几天夏岚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时候精神恍惚,答非所问,她现在已经不能理智的思考问题了。

    夏岚看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我们都是看呆了,她竟然哭了。

    王妍连忙上前把她揽到怀里,她抽泣道:“万一再来一场暴风雨怎么办,我们不能在这里呆着,我们要回黄金山谷!”

    我看着夏岚,她不停地跟我说回黄金山谷,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要回到黄金山谷,我们就不会再被泥石流埋掉。”夏岚捂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我不要再经历那闭塞到让人难以呼吸的黑暗!”

    夏岚哭的更加厉害起来,我示意王妍把夏岚带回山洞里面。

    王妍安慰着夏岚,然后带着她回到了山洞里面。

    我们都是面面相觑,夏岚的幽闭恐惧症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

    王妍走了出来,我看向她,问:“她现在怎么样?”

    王妍摇了摇头,说:“她想自己呆一会。”

    我站起身来,示意她们先是不要回山洞,给我和夏岚一点独/立的空间。

    回到山洞里,我看到夏岚紧紧的抱住自己,蜷缩在竹床上愣着神。我拿过竹架上的酒壶和酒杯,到仓库里装了一些果酒,然后来到她身前。

    “现在没有烟,好在还有酒。”我给她倒了一杯,她接过一饮而尽,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我看着她,说:“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夏岚。”

    夏岚递过酒杯,我又是给她倒满。

    她的双手微微颤抖着,说:“我有十分严重的幽闭恐惧症,这几天我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恐惧,可惜我失败了。”

    说完,她又是一饮而尽,看着我说:“有些可笑吧。”

    我看着她,给她斟满了酒水,说:“有什么可笑,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一面。”《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手打,求大家多多去宣传下我们网址》

    夏岚靠在石壁上,看着我说:“小时候,我只要犯了小小的一点错,我的父亲,那个嗜酒如命的父亲就会把关进煤屋里面,农村中冬天用来储存煤块的小屋子,你应该知道。”

    我点了点头,说:“看来你的童年并不快乐。”

    “我永远忘不了七岁那年,我的父亲喝的烂醉如泥,将我遗忘在煤屋里面,整整三天。”夏岚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陆远,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我点了点头,她苦笑着将酒水又是一饮而尽,说:“你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

    她将酒杯又是递了过来,我再次给她斟满了酒水。

    她看着我说:“为了逃离我的父亲和那个黑暗的煤屋,我拼命的学习,考入异地最好的大学,毕业后我拼命的工作,不惜代价的往上爬,成为令人羡慕的总裁。”

    说着,夏岚又是将酒水一饮而入。

    她开始泛起迷糊起来,囔囔道:“可惜我错了,我永远逃离不了那段记忆给我带来的阴影,它已经深深的刻入到我的灵魂之中了。”

    我上前抱起夏岚将她放好。我为她整理一下头发,叹了一口气,说:“好梦。”

    我下了床,来到山洞外面,张喜儿看我手中拿着酒水,问道:“怎么样?”

    “幸亏发泄出来了,明天应该就没事了。”我长舒了一口气道,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夏岚崩溃又是一个什么景象。

    说着,我将自己杯子里面的酒水都是喝了。

    我晃了晃酒壶,说:“还剩下一些,要不你们分着喝了。”

    蒋丹丹是十分喜欢这果酒的,自然一把夺了过去。我们分着把剩下的酒水喝完了,便是都回山洞睡觉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