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6章 对付公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第726章 对付公堂

    我不慌不忙道:“姑娘说我调戏你,可有人为姑娘作证吗?”

    姑娘扫视了一眼四周的人,周边的茶客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她道:“你这个死流氓,谁又能为你作证你没有调戏我!”

    我心下一愣,虽然这个姑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更是有些胡搅蛮缠,可是这家伙思维敏捷,临危不乱,倒是有些意思。

    寺岛大辉道:“都给我带回去!”

    王卫队士兵得令怒喝道:“放下武器!”

    姑娘给那俏丫头使了一个眼色,她立马会意把武器扔掉了。

    我身后的三个刀客也是把手中的长刀扔到了地面上。

    姑娘道:“你这个死流氓,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我松开手往后退去,这姑娘转身就是给我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脚。

    幸亏我反应的够快,直接躲了过去。

    姑娘气的咬牙切齿直跺脚,寺岛大辉警告道:“都给我老实点!”

    就在这时,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走了上来。

    他见状连忙来到寺岛大辉面前拱手道:“这位将军,不知怎么称呼?”

    寺岛大辉道:“你是什么人?”

    中年男人道:“在下甄三,不知我家小姐犯了什么错,将军要动此架势。”

    寺岛大辉道:“甄家?”

    甄三道:“正是,我家三老爷受贵国大将军之邀前来参加供货商的选拔,那位正是我家小姐。”

    寺岛大辉咳了一声道:“既然是大将军邀请的贵客,那这件事情就更需要好好调查一番了,全部都带回王卫府交给府丞大人处理。”

    王卫队士兵一拥而上,他们将俏丫头和三名刀客先行带走了。

    甄家小姐冷冷的剐了我一眼,随即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甄三一起走了。

    寺岛大辉连忙我面前道:“陆大人,委屈你了。”

    我道:“将军处理的很好,让士兵带着我去王卫府就好。”

    寺岛大辉点了点头,他挥了挥手冷冷道:“莫要暴露了大人的身份,先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闻言笑了笑,这寺岛大辉倒是粗中有细。

    不过能当上第五王卫队将军的人又怎会像表面那么简单。

    王卫队士兵们应诺一声,随即押着我也是离开了茶楼。

    我前脚刚离开茶楼,十名侍从打扮的人走进茶楼跟刚才的看客们接触起来,他们拿出钱财开始封口制作伪证。

    这甄家的行事方式还真是统一,倒是一个独特的家族。

    一路而去,不少人都是朝我们这边投来诧异的目光。

    到达王卫府,收到消息的足友次郎早早的便等在门口了。

    李成良他们也都在外面看热闹,几人见到我这窘迫的样子皆是窃笑起来。

    我十分无语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即便跟着去了西院理事大堂。

    足友次郎高坐在堂上,寺岛大辉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十分客观的叙述了一番。

    甄三道:“府丞大人,我甄家受大将军邀请前来参加供货商选拔,怎么说也算是客人,现在客人在主人家的地界遭遇这样的事情,还望府丞大人为我家小姐做主。”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甄家小姐连忙欠身道:“望大人为小女做主。”

    足友次郎看了我一眼道:“陆远,你可有辩驳?”

    我道:“既然小姐认为我玷污了她的清白,大人判决让她嫁给我不就行了,倒也是省去不少麻烦。”

    甄家小姐闻言立马像是炸了毛的猫一般愤怒的喊道:“登徒子,我要杀了你!”

    我立马道:“大人,你也是听到了,这位小姐想杀了我,从刚才到现在她都抱着这念头,在下也是迫于无奈出于自卫才出此下策,她手下那丫头还有那三名保镖手里可都拿着武器。”

    甄家小姐见自己中计道:“府丞大人,莫要听他强词夺理,我一个柔弱女子怎么能要了他的性命,我家的丫头和护卫也是为了保护我才出手。”

    足友次郎道:“口说无凭,两位能拿出证据来吗?”

    甄三道:“大人,茶楼二楼那么多双眼睛,他们都是证人。”

    足友次郎道:“甄管家的意思是有人愿意做证人了?”

    甄三道:“正是,大人稍等。”

    一刻钟之后,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两人一看就是商人模样打扮。

    足友次郎道:“今天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道:“回府丞大人的话,今天下午这位小姐来到茶楼二楼跟这位先生商量座位的事情,他似有一些不雅的癖好见小姐一身男装起了歹心。”

    另一个人道:“这位先生言语之中颇有调戏之意,后来直接上手耍起流氓。”

    足友次郎十分尴尬的咳了一声,“陆远,人证在此,你可还有什么辩驳的话要说?”

    我问道:“两位怎么知道这位小姐是位小姐?”

    足友次郎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道:“这位小姐来二楼的时候好像是穿着一身的男装吧,两位当时坐在二楼的东南角上,距离我这边最远,又是怎么判断出这位小姐是位小姐的呢?”

    两人闻言一时间语塞,他们相视漠然。

    甄二道:“府丞大人,这人信口胡说,谁又能证明这两人的位置坐在最远处,而且看不到我家小姐的容貌判断性别呢?”

    足有次郎道:“陆远,你可有证人。”

    我笑道:“这个简单,把伺候的小二找来便问清楚了。”

    足友次郎道:“来人,把茶楼的小二给我找过来!”

    不一会,小二跌跌撞撞的来了,他十分畏惧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不停的吞咽起唾沫。

    足友次郎道:“我且问你,那两人坐在二楼的什么地方。”

    小二道:“回大人的话,东南角上。”

    甄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小二,虽然他给在场的人都付了封口费,可是并没有交代具体的事情,眼前这小二还一头雾水呢。

    我笑了笑道:“这两位仁兄似乎是在做伪证呀。”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