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7章 突然变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27章 突然变脸

    “陆大人,您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足友次郎这称呼一改变,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傻眼了。

    甄家小姐和甄三都朝我投来惊异的目光,他们立马意识到我的身份并不简单。

    我道:“算了吧,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甄家小姐见状愤怒道:“府丞大人,我可以认为您这是在官官相护吗?”

    足友次郎道:“这位小姐,刚才您也是听到了,陆大人不打算追究这件事情了,您还想怎样。”

    甄家小姐冷冷道:“这个登徒子说我家作伪证,有本事拿出确凿的证据来。”

    足友次郎道:“这位小姐,真的要这样吗?”

    两名客商闻言直接跪在地面上瑟瑟发抖起来。

    甄三见状连忙道:“误会,都是一场误会。”

    我道:“误会吗?”

    甄三:“肯定是误会,我家小姐向喜玩闹,大人勿要见怪。”

    我道:“你家小姐倒是颇有几分姿色,大将军正好还未娶妻纳妾,到时候我肯定向大将军推荐一番。”

    甄三闻言额头上立马冒出冷汗,他连忙道:“我家小姐身份卑微,哪能配得上贵国的大将军,陆大人说笑了。”

    我挠了挠脑袋笑道:“是吗?我倒是觉得十分般配。”

    甄家小姐已经气的浑身发抖了,不过她还是忍着不发作,她十分理智的把事情交给这甄三来处理。

    甄三道:“这位大人,耽搁您一下午的时间,是我们的不对。”

    我道:“甄家不是向来愿意以钱财解决事情嘛,我的时间可是十分宝贵。”

    甄三道:“是呀,我这就准备一万金币给大人送去。”

    我道:“一万金币差不多是我半个时辰的价格,算算今天下午耽搁的时间再给你来个折扣去掉个零头,五万金币吧。”

    甄三一愣,随即笑道:“好,好,五万金币,不知道要给大人送到哪里去。”

    我道:“晚些时候送到大学寮去吧。”

    足友次郎道:“既然双方都愿意私了,那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吧。”

    强龙不压地头蛇,甄三和甄家小姐都不是傻子。

    当足友次郎称呼我为大人的时候他们就明白自己入套了,而且还被死死的套住了。

    若是我深入追究作伪证的事情,他家小姐定然是跑不了律法的惩戒。

    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然能用钱解决的话那更再好不过了。

    甄三很是爽快的接受了五万金币的开价,我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快答应,现在我有些后悔开价低了。

    足友次郎道:“好了,回家让你家老爷好好看管他女儿,黑齿国比不得大周神都。”

    甄家小姐气的脸蛋通红,甄三恭敬道:“多谢府丞大人提醒。”

    足友次郎挥了挥手道:“带着你家小姐和仆人们回去吧。”

    甄三拱了拱手,他转身来到甄家小姐面前道:“小姐,回家吧。”

    甄家小姐冷冷的看着我道:“陆远,我记住你了。”

    我笑了笑道:“跟小姐折腾这一下午还不知道小姐的名讳呢。”

    甄家小姐冷冷道:“甄诗晴,你给我记住这个名字。”

    我道:“名字倒是个诗情画意的名字,人也是好看,就是这心嘛。”

    甄诗晴道:“我的心怎么了。”

    我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甄诗晴紧紧的攥起了拳头,她的眼睛似乎要往外喷火一般。

    甄三轻声道:“小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甄诗晴冷哼一声,随即便转身走了。俏丫头和那三名护卫紧随而上。

    甄三笑呵呵的来到我面前道:“我家小姐就是如此,陆大人莫要见怪。”

    我道:“甄管家不会还抱着秋后算账的打算吧。”

    甄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陆大人这是哪里话,我们甄家向来不做这样的事情。”

    我颔首道:“甄管家走好。”

    甄三又是朝我拱了拱手,随即也是跟着离去了。

    足友次郎从主位上下来了,卫府大夫过来道:“大人,怎么处理他们。”

    足友次郎看了一眼那两个做伪证的商人道:“陆大人,您觉得该怎么办?”

    两名商人闻言赶忙叩首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我道:“都是些跑商的苦命人,交些罚款就把他们都放了吧。”

    足友次郎道:“把他们都带下去吧。”

    两名商人感恩戴德的跟着卫府大夫走了。

    我看了一眼还有懵懂的小二道:“你也可以回去了。”

    小二恭敬的应诺一声,随即转身也是走了。

    足友次郎道:“陆大人好记性,竟然还能记得那两人的位置。”

    我道:“多年养成的习惯了,以往我们上岸之后有不少不死心的海盗还会跟来。”

    足友次郎道:“倒是忘了,陆大人您以前是跑海运的。”

    小麻雀的眼睛将整个茶楼的情况都牢牢的印在脑海之中,我只需要开动异能调取相关的信息就行了,还原第一现场找个位置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不管这甄诗晴用什么办法制作怎样的伪证,我都能找到突破点。

    寺岛大辉过来拱手道:“陆大人,府丞大人,我继续巡街去了。”

    我拱手道:“这次谢过寺岛将军了。”

    寺岛大辉道:“陆大人想着请我吃顿酒水就行了。”

    我道:“一定,一定。”

    寺岛大辉离开王卫府继续巡街去了,我陪着足友次郎说了几句闲话也是离开王卫府朝大学寮返回而去。

    我边走边接收着小麻雀们送回来的信息,依然没有石川五佑卫门的消息,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藏哪里去了。

    不过甄家倒是来的快,想必再过几天其他几家的代表也会陆续来到王都城吧,到时候这个王都城恐怕要再热闹上几天了。

    正是这样想着,我朝大学寮书馆仓库那边走去。

    玄正毅正抱着一本书入迷的看着,鹤田正良提笔凝神,似乎是在思虑什么事情。

    我走上前道:“师兄,想什么呢?”

    鹤田正良回过神来道:“师弟来了呀,我正在想三十几年前的红桑之乱。”

    我道:“师兄在想怎么对付石越人吗?”

    鹤田正良点了点头道:“石越人生性好战,喜劫掠,不事生产,这些年西南方的大山津见一直在向红桑用兵,也没见多大的成效,前些日子我听了成良的方案,心中倒有了几分启迪,但是想要付诸笔头上又一个字写不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