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7章 暗地筹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37章 暗地筹谋

    长谷川正人打量着地图道:“陆大人,我还有一个疑问。”

    我道:“大将军请讲。”

    长谷川正人往前倾了倾身子问道:“石川开出的价钱不低,陆大人手上应该没有那么多的钱财吧,您是怎么从他手上把地图换过来的?”

    我沉吟了一会,脑子飞速的转动起来。

    长谷川正人道:“怎么,陆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我道:“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下官怕说出来大将军不信。”

    长谷川正人道:“陆大人说来,难道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吗?”

    我道:“石川五右卫门让我欠他一个人情,然后他便把这地图给我了。”

    长谷川正人一怔道:“确实是件新奇的事情,陆大人的面子可真够大。”

    我道:“可能是暗忍和各方势力的搜查让他倍感压力,为了脱身他故意趁着这茬将羊皮卷地图丢给我们。”

    长谷川正人笑了笑道:“这个石川也有顶不住的时候吗?”

    我道:“或者他畏惧于大将军您的神威,为了讨好幕府故意这样做。”

    长谷川正人道:“陆大人真会说话。”

    我道:“这是实话。”

    长谷川正人道:“好了,你们忙去吧,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们。”

    我们三人拱了拱手,随即便是退了出去。

    管家引着我们出了将军府,之后我们一起回到了王卫府。

    长谷川正人得到这份羊皮卷地图之后王都城内肯定会安稳不少,毕竟这份地图落在幕府手中后也就没有多少人敢打主意了。

    我们回到王卫府之后足友次郎从摘月楼喊了饭菜和酒水。

    长谷川正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此次功劳他肯定已经记在心中,足友次郎和李成良已经在他心中挂上号了,以后有什么晋升机会的话他绝对忘不了两人。

    推杯换盏之间足友次郎的言语之中极尽感激之情,毕竟这件事情我若是不带上他的话也没什么。

    李成良也对我非常感激,毕竟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也有份,能够拿到羊皮卷地图他也是有功劳,凭借着这份功劳之后他在王卫府的仕途肯定会一帆风顺。

    我被两人灌了不少的酒水,下午醉呼呼的回到了大学寮。

    闲来无事我径直朝大学寮的书馆仓库那边去了。

    鹤田正良正在讲解兵法,这个小家伙听得是津津有味。

    鹤田正良见我来了皱了皱眉头道:“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我道:“今天高兴,我找到羊皮卷地图然后交到长谷川正人那里去了。”

    鹤田正良十分无语道:“阿远,你到底搅和到这件事情里面去了。”

    我耸了耸肩道:“没有办法,甄家小姐不打算放过我,本来想着好好惩戒她一番,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认识石川五右卫门,我顺藤摸瓜的就把羊皮卷地图弄到手了。”

    鹤田正良长舒了一口气道:“这样也好,省的为了这东西影响到流民安顿。”

    我揉了揉脑袋道:“正毅,给我倒杯茶水喝。”

    玄正毅拱手应诺,他转身下去准备去了。

    我来到书桌前拿起毛笔道:“师兄,给我找张白纸过来。”

    鹤田正良道:“你这个臭小子,想干什么!”

    我道:“师兄,若是有那物件,我的抱负就能实现!”

    鹤田正良道:“师弟,你醒醒吧,就算咱们有了地图,可又有几个人能找到那个地方!”

    我坚决道:“众人拾柴火焰高,我就不信了!”

    鹤田正良叹息了一声,他随即给我拿来了一张白纸。

    我展开异能控制着小麻雀将大学寮附近监控了起来。

    我按照脑海之中的记忆将整份地图重新誊录了下来。

    鹤田正良见那块断崖道:“亡命谷?木巢王宫在那里吗?”

    我道:“师兄知道这个地方。”

    鹤田正良点了点头道:“十年前我曾经听一名木巢矮人说过,这个地方是整个北方雪岛最冷的地方,而且常年萦绕着诡异的迷雾,生活在里面的雪兽能够瞬间撕成碎片。”

    我道:“有趣,有趣。”

    鹤田正良道:“有趣什么,那可是要命的地方!”

    我看了他一眼道:“师兄放心,我心里有数。”

    鹤田正良叹息了一声道:“罢了,罢了,你愿意折腾就折腾吧,只希望你能够活着回来。”

    我笑了笑,随即便把地图折叠起来了。

    玄正毅拿着黑陶茶壶和两个黑陶茶杯走了进来。

    他恭敬的给我们倒了两杯茶水。

    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随即把地图交给他道:“正毅,麻烦你一件事情。”「^追^书^帮^首~发」

    玄正毅接过后恭敬道:“师叔有什么事情吩咐?”

    我道:“把这份东西送到堕仙楼,你要亲手交给他家掌柜。”

    玄正毅道:“师叔,那样的地方。”

    我笑道:“怎么,正毅不喜欢那样的地方吗?”

    玄正毅道:“师傅教导我,祸患之水,君子不戏。”

    哈哈哈哈

    我笑道:“正毅认为堕仙楼是一处祸患之地吗?”

    玄正毅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多少美好的家庭因为家中男子沾染了那里的女子最后搞得家破人亡。”

    我道:“正毅,师叔今天也教给你一句话。”

    玄正毅道:“还请师叔不吝赐教。”

    我道:“为人处世,身动心不动,自当无有祸害。”

    玄正毅道:“师叔,小子不懂。”

    我给他解释道:“只要你的心不动,不敢你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玄正毅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想必他的小脑袋瓜子也想不明白。

    鹤田正良道:“师弟这话倒是颇具几分禅意呀。”

    我道:“师兄明白了?”

    鹤田正良道:“你我都做不到这个,正毅又怎么能做到。”

    我道:“师兄错了,正毅正是年少清纯之时,只要严格要求自己,想要做到这个并不是很难。”

    玄正毅拱手道:“师叔,我明白了。”

    我道:“去吧,早些回来。”

    玄正毅将地图塞进怀里离开大学寮朝堕仙楼去了。

    鹤田正良道:“你这是打算把红袖也扯下水吗?”

    我道:“这么危险的地方单凭我自己可去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